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再见伤脑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为什么晶钰会在男友家中?

  你真的不担心毛舜远变成劈腿族?!

  男人都不能相信,你最好也到美国陪陪他……

  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男人不会偷吃就不是男人了……

  我们是好姊妹,所以我会帮你盯牢他……

  她不想往坏的方向去想,可是发冷的四肢,让她的心脏都在微微打颤,不由自主的抱住膝盖,想把自己缩起来。

  这时,手中的电话霍地响了,让她惊跳一下,不想去接,可是对方不止目死心,连响了二十几声。

  “喂?”她怯怯的开日。

  “洁西卡,刚刚那通电话是你打的吗?你不要误会,晶钰只是暂住在我这里——”

  “她为什么会暂住在你家?”英苔已经往最坏的方向去想了。“她告诉我要带团出去,那些团员呢?难道让他们自己搭飞机回来吗?”

  毛舜远一时哑口无言。“她……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难道你不相信我?下个月我有假可以回台湾,我们先去公证,等以后再补请客。”

  她的心好乱,分不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洁西卡,我好想你。”

  英苔咬住下唇,登时鼻酸眼热。“告诉我你真的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她想要亲耳听他说出来。

  “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对你的心也一直没变过,你知道的不是吗?”

  在他殷切的表白当中,电话里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然后听到他厉声的吼叫。

  “够了!你在干什么?”

  “你没有良心……”

  模模糊糊的,英苔可以听到萧晶钰对他又哭又叫,她整颗心都往下沉。

  她想逃避事实的真相,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可以维持现状,可是心痛如绞的滋味让她无法漠视。

  “让我跟晶钰说话……”那是她的好姊妹、好同学。

  毛舜远断然的拒绝她的要求。“你不需要跟她说什么,我跟她之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可是有欲望不是吗?”英苔心寒的问。

  梁杉博说得没错,文字和语言是抵不过肉体的接触。他可以嘴巴上说爱她,身体却能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光是想像他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上床,英苔就觉得想吐。

  “你听我说,我承认自己一时糊涂,加上她又存心引诱我——”

  紧接着电话里又是一阵激烈的争吵。

  两人吵得很凶。

  英苔觉得自己好像是局外人,听着他们在电话那一头争辩,指责对方并没有拒绝,而且还热情的回应。

  感觉麻痹了,她的心似乎不像刚开始那么痛。

  切断电话,她无意识的按了几个号码。

  “喂?是哪位?”梁杉博的声音有些急促,似乎用跑的来接。

  找到可以哭诉的对象,英苔一时悲从中来。“呜呜……”

  “呃?!”

  梁杉博听见女人的哭声,脸上出现好几条黑线。

  惨了!她到底是谁?是他前一任的女友,还是前前一任?前前前一任?

  “有话好说,你先不要哭,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呜哇……”她哭得更伤心了。

  梁杉博试探的轻唤。“呃,安妮?”

  “呜呜……”

  呃?不是。“那么就是辛蒂?”

  英苔用力擤着鼻涕。“呜……”

  又不是。“我知道了,你是摩妮卡对不对?”

  “哇哇……呜……”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都是这么花心。

  他耳朵快聋了,想破了头还是想不出来。

  “你有这么多女人,小心得爱滋病!”英苔迁怒的咒骂。

  梁杉博总算认出她的声音,会这么骂他的女人,全天下只有一个。

  “原来是你啊,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你不要玷污了人家梁山伯的名声,他可是被传颂数十年的痴情种子,结果在你身上就变成花心大萝卜。”

  “祝小姐,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我哪时候花心让你看见了?”他非重振自己的声誉不可。

  英苦不自觉的和他斗起嘴来。

  “还敢说没有,三天两头跟不同的女人约会,不是花心是什么?现在这个社会真是越来越乱了,大家都喜欢搞一夜情,要不然就是找大陆妹,也不想想现在大陆染上爱滋病的有多少人口?那些当丈夫的把病带回去传染给妻子,倒楣的还不是我们女人!”

  他拍了拍胸脯给她挂保证。“这点你尽管放心,我从不找大陆妹,而且每次都有做好完美的保护措施,还有每年定期健康检查,所以绝对不会有问题。”

  “很光荣吗?”她瞪眼。

  梁杉博干笑两声。“是谁惹我们祝小姐哭成这样?”

  “还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鼓励我打电话到美国,我也不会知道舜远他……

  呜呜——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呜呜——我该怎么办?“

  “他怎么了?该不会……”他有不好的预感。

  她哭得太凶,连打了几个隔。“他居然背着我跟别的女人上床,还被我捉奸在床!!”

  “捉奸在床?你亲眼看到?”除非她有千里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