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幽魂美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宋夫人听他说得干脆,反倒有些不确定。“英儿,真的就选她吗?”

  “只要娘喜欢就好了。”

  她深深的看他一眼,“英儿,娘知道你孝顺,不过娘还是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你真的想娶她吗?”

  宋麒英沉吟片刻,“娘,只要对方能谨守本分,尽一个做媳妇儿该负的责任,我没什么好要求的。”

  “难道那个王半仙真的没说错,要是娘没替你作主的话,恐怕你这辈子就要抓孤单单的过了,唉!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娘就跟对方联络一下,选个日子让你们订亲。”

  “全由娘作主。”说完,他郁郁寡欢的离开沁雪院。

  宋夫人看到长子脸上落寞的神情,不禁自问:“我是不是逼得太紧了?要是把人家闺女娶了回来,两人相敬如宾倒还好,万一没有我想象中的好,岂不是害了他们,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得好好的斟酌才行。

  她不晓得自己死后为什么没有到地府报到?

  是因为生前的执念吗?

  这么漫长的岁月,她被幽禁在黑暗中,在阴阳两界飘飘荡荡,除了寂寞还是寂寞,宛如这世上只剩下她一个,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想再见到表哥一面,想亲耳听到他说她才是他最喜欢的姑娘。

  如果这次依旧没办法如愿,她还要等多久?

  现在她能将魂魄依附在宋麒英身上,若是等到他百年之后,那她不就成了孤魂野鬼,或是再回到黄金手环上,等待下一个有缘人?

  “福伯,这上面写着府里每个下人的年节钱,你让他们领了之后,就让他们返乡过年,还有这是过年需要采买的用品……”宋麒英将列好的明细交给福管事,表情严肃的叮喝。

  心儿专注的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她喜欢看他全神贯注的表情,无论多么困难的事到了他手上,很快的便能迎刃而解,似乎没有事情难得了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依赖他。

  她记忆中的表哥是个文弱书生,自然缺少一份魄力,而且……这一刻对于表哥的长相,她居然很难再拼凑完整,为什么会这样?表哥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为什么她却想不起他的模样?

  “……这样明白了吗?”宋麒英一口气把事情交代完。

  “明白了,我马上去办。”福管事领了命,便恭敬的退下。

  宋麒英没有给自己喘息的空间,马上又转向站在一旁待命的福家两兄弟,“你们到藏玉阁去一趟,把东西整理好之后,再分送到名单上的各个商行,就说是年节贺礼……”

  唉!没有身体,什么事都没办法做,这种滋味真的好痛苦,心儿轻蹙娥眉,沮丧的忖道。

  “大少爷……”织造坊的管事进了帐房,“这些是下一季布料织纹的最新图样,请大少爷过目,如果可以,待来年春天便可以开始制作。”

  宋麒英接过他递来的图样,一张一张评选,“嗯!的确相当精致美丽,尤其是这款图样……”

  “这款名叫真红大百花孔雀锦,十分华贵,想必会造成轰动,若再配上泥金或描金之类的装饰,整体的感觉会更华丽……

  “还有这些四季花、动物、卷草、云朵、人物、几何图案等花纹,尤以狮子滚绣球花最为生动,适合用在男人的衣袍上……”

  他重复看了几遍,立刻下定夺。“嗯!就照你说的,先将它们各制成一件样品,再和其它人讨论。”虽然历任皇帝多次限制平民使用华丽织物,但各类的丝织品仍被民间大量采用,供不应求。

  “是。”织造坊的管事退了出去。

  似乎留意到心儿的视线。宋麒英忙里偷闲的将目光转向她。

  “你在看什么?”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赧色。“谁在看你了!”

  宋麒英一脸的戏谑,“我可没说你是在看我。”意思是她不打自招。

  “公子,你别取笑我了。”心儿垂下小脸,“我刚刚想到我表哥。”

  他不由得脸色微愠,像喝了好几缸的陈年老醋,满嘴的酸味,“又是他,你就不能一天不想他吗?”

  “我怎么能不想他呢?公子,我一直不愿到地府报到,为的就是冀望再见他一面,可是方才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我……”她愁眉深锁的睇向宋麒英,傍徨的说:“我居然想不起他的模样,怎么会这样呢?我实在不明白,我明明把他的长相记得牢牢的。为什么会一点也想不起来?”

  “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宋麒英心里有些高兴。

  心儿面带愁容,“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不该是这样的……”

  “那就不要再去想他了,也许你在阳世等待了一千年,根本不是为了他。”

  她越想越胡涂,“真是这样吗?”

  宋麒英不舍见她一脸迷惘,“或许是时间经过太久了,记忆自然也就淡了。”

  “是吗?”心儿掩下美目,唇畔掀起悲愁的笑弧,“也或许这一千年来是我在自欺欺人,不肯面对现实,其实在我死去的那一天,就是表哥迎娶表嫂的日子,可我却打心底不愿承认这么残酷的事实,总认为表哥是被逼的,公子,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他整颗心都揪紧了。“不是傻,是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