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先生不要太过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那我先走了。”倪毓珍这回倒很听话,因为知道目的达到了。

  一直到大门关上,客厅里的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为什么?”他嘶哑地低喊。

  “你相信她的话?”她眼眶倏地一热。

  东方凛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你刚才也承认动了流产手术,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的孩子?为什么连问都不问我一声就自作主张地把他拿掉?”

  “……”要她说什么呢?

  以为他会相信她,会跟她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冷血残酷的女人,一定有其他的原因,可惜不是,他相信了,相信是她不要他的孩子。

  “你告诉我为什么?”他握住她的肩头,愤怒地摇晃。

  “你希望我说什么?”晓叆有些头晕。

  哀莫大于心死就是这样吧?

  这就是口口声声说要她相信他的男人?

  那么他又相信她吗?

  缺乏信任的感情真的可以维持得下去吗?

  “雪儿一直想帮我生个孩子,可是她始终没办法如愿,而你呢?你居然狠得下心拿掉我的孩子?”东方凛怒不可抑地吼道。

  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她被他的话彻底击倒了,纤瘦的身躯晃了一晃,表情一片惨澹。

  “你都是这样拿我来跟她做比较的吗?她想要孩子,而我不想;她温柔善良,而我却是狠心无情?”

  “不是……”东方凛也发觉自己失言了。

  “不是这样吗?”晓叆好替自己不值。“我可以接受你心里还有她,因为她是你深爱过的女人,我没有理由埋怨,可是……我无法忍受被拿来做比较,我就是我,是独一无二的,我也永远不会变成她。”

  “我没有这么想……”他试着跟她解释。

  晓叆退后一步,避开他的触碰。“你知道吗?流产不等于堕胎,医生说我是子宫外孕,孩子……根本没办法存活,要是不动手术的话,我也会有危险……”

  她忧伤地觑着他惊白的俊脸,和充满悔恨的目光,继续说:“我也想生,可是孩子不肯留下来,我能怎么办?”

  “天啊……”东方凛悔恨交织地低喊。“我不知道……晓叆,我……”

  她自我防卫地抱住自己。“你是不知道,但我知道,雪儿会永远夹在我们中间,让我们的感情始终存在着一道阴影……”

  “不会的……”东方凛多想杀了自己。

  “我已经对自己没有信心了,这段感情……真的要继续吗?”晓叆噙着泪水,凄然地问道。“我真的一点自信也没有了……”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而且很深……深到无法弥补,我也没有脸求你原谅,可是我爱你的心意没有变……”他的双眸也泛红、泛湿了。

  “或许分开对我们比较好。”她淡淡地说。

  “不……”他瞠眸,整个人如遭雷殛。

  “现在的我没办法忍受,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快乐,所以……我们分手吧。”晓叆痛苦地把话说完。

  “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真的要放弃我?”瞅着她心意已决的神情,东方凛的心冷了,像被万年的冰山给冻结住,全身的血液再也无法流动。

  晓叆垂下眼睑,涩涩一哂。“现在的我……没办法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现在的心好痛,真的好痛,痛到快无法呼吸……若是再跟你住在这里,我怕……我也会想不开……”

  最后一句话,让他犹如坠进了无底深渊。

  他将脸庞埋在掌心中,再多的忏悔和懊恼也没有用了。

  难道他真的想害死她吗?

  一个已经够了。

  “好,我答应。”东方凛哑声说道。如果放她走,才会快乐,那么他愿意忍痛。

  “我会尽快搬走。”她匆匆抹去滑下的泪水。

  “你……会让我找得到你吧?”他只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能够从旁照顾,就算她已经对他心如止水了。

  “嗯。”晓叆悲戚地点头,然后转身走回卧室。

  他真是个混蛋!

  站在阳台上,东方凛突然好想大笑。

  口口声声说已经可以分辨得出她们的不同,可是潜意识里依旧会拿两人来做比较,只因为他无法抹去心中的罪恶感,尤其是面对岳母的责难,那让他觉得自己若是全心全意地爱着晓叆,就是对不起雪儿。

  自己活该失去心爱的女人。

  已经十天了,她好吗?会像他这般相思欲狂吗?

  要怎么做才能挽回这段岌岌可危,甚至已经崩解的感情?

  东方凛失魂落魄地回到屋内,又替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他只能这样惩罚自己,等酒醒了,就算要他下跪请求原谅,他也愿意去做。

  喀啦一声,飞回美国一趟的魏宇恒,拉着行李箱开门进来。

  “我回来了……”才踏进玄关,就先闻到空气中的酒味,客厅的灯也没开,再隐约瞥见坐在沙发上的黑色身影,让他顿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因为这简直像是历史重演。“凛?怎么回事?”

  “是你啊……”东方凛彷佛直到此时才听到他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