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先生不要太过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星期天晚上──

  “来!这是四神汤,我不知道你敢不敢吃肠子,不过少了它就不像四神汤了。”晓叆正好排休,煮了一桌的菜,好好地发挥一下手艺。

  “只要是你煮的我就吃。”东方凛满眼温柔地笑着。

  “呕……”坐在对面的魏宇恒听了掩嘴想吐。“拜托一下,你们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我快受不了了。”

  他瞪了过去。“要是你不想吃,请便。”

  魏宇恒听了都要搥心肝。“亲爱的表弟,好歹我也是你们的媒人,现在你抱得美人归,居然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你也赶快去交个女朋友吧。”晓叆喷笑地说。

  “他这个人有严重的洁癖,没有女人受得了。”东方凛轻哼一声,挟了一块糖醋排骨到她碗中。“你不用理他,我们吃饭。”

  “你们真是忘恩负义……”还没演完,就听到外头的电话响了。“好啦,你们继续恩恩爱爱,我去接。”

  晓叆瞄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你可不要硬撑,要是不敢吃就说,我知道有的人不敢吃猪的内脏。”

  “只不过是肠子,有什么不敢吃的?”说着他便舀进自己的嘴里,吃给她看。“你看!”

  这个男人有时还真像个孩子,不过可爱得让她想亲亲他。

  就在这时,去接电话的魏宇恒走进了厨房,脸色异常的凝重。

  “凛,你岳父、岳母来了!”是大楼管理员打上来询问的电话。

  这句话让在座的两人心头都为之一震。

  “不是后天才会回台北?”东方凛和晓叆对视一眼,便起身走出了厨房,打开大门,等着电梯上来。

  没有等太久,电梯“当”地开了。

  觑见走出来的中年夫妇,他依旧像过去一样,即便妻子已经不在,还是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

  “爸、妈,怎么决定提早回台北?先说一声,我可以去火车站接你们。”因为他们喜欢坐火车,沿途欣赏风景。

  倪母走在前头,脸上不见往常慈爱的笑意。“那个像雪儿的女孩子呢?毓珍说她现在跟你住在一起?”

  “老婆,有话慢慢说。”走在后头的倪父温温地提醒。

  倪母深吸了口气。“她在屋里是不是?”

  “妈……”东方凛不知道倪毓珍说了些什么,想必不是什么好话,可是他不希望他们因此责怪晓叆。

  “让我进去。”倪母推开他进屋。

  当她走进客厅,见到晓叆,似乎早就猜到了。“真的是你?”

  “伯母。”晓叆心中不免忐忑。

  倪母不太谅解地看着她。“为什么那天不说你们早就认识了?”

  “对不起,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且……”

  不待她说完,倪母回头看向女婿。“你老实跟我说,你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她长得像雪儿,还是真的爱上她?”

  “亲家母,有话好好说……”魏宇恒希望能打圆场。

  “爸、妈,这件事本来打算等你们回台北之后,就要跟你们提了,你们先坐下来……”东方凛脸色一整,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即便会面对他们的责难,也必须坦承自己的心意。

  倪母根本就坐不住。“那么毓珍说得没错,你是真的爱上她了?”

  “老婆,让凛自己说。”倪父在旁边安抚。

  倪母心中所有的怨怼全都涌了上来。“我们的女儿都被他害死了,他现在居然说要娶别的女人……”

  岳母近乎指控的话语,让东方凛的脸色顿时发白。

  “我们不是说过,这跟凛没有关系。”以为妻子的心结已经打开,想不到却因为这件事又打得更深。

  “怎么会没有关系?当初我们把女儿交给他,他答应我们会好好地保护她,结果……结果却把我们的宝贝害死了……”倪母心如刀割的哭倒在丈夫怀中。“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不要答应把雪儿嫁给他……”

  “亲家母,你怎么可以把责任怪到凛身上……”魏宇恒想说句公道话,被东方凛用眼色制止了。

  “妈,对不起,是我的错。”

  “把雪儿还给我!”倪母越哭越激动。

  “老婆,不要这样……”倪父老脸沈痛,却必须保持公正。

  东方凛紧闭着眼皮,承受着她的恨,那是自己无法逃避的罪愆。

  “好,你要结婚是不是?”倪母擦干了泪水。“我想也是,你父母想抱孙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那么你就娶毓珍。”

  “妈?!”他惊诧地低叫。

  她不认为自己的要求有任何不合理。“我要你娶毓珍,她就像是我们的亲生女儿,而且又和雪儿情同姊妹,只要你娶了她,就永远也忘不了雪儿曾经是你的妻子,我想雪儿也不会反对。”

  “妈,我并不爱她……”

  倪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不管你爱不爱,你可以娶毓珍,甚至其他女人,就是不准娶她。”

  一阵冷意倏地窜上心头,让原本就感到身体不适的晓叆,本能地用手臂抱住自己,她没有开口的余地,只能看东方凛如何决定。

  “我办不到……”他绷紧了俊脸,眼神痛楚万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