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司徒芍药果然马上抬起头来。“你去见他做什么?”她想见他,可是又怕见他,这种心情真的很痛苦。

  “我是想既然你不肯嫁他,而他继续待在京师,也只会惹你心烦罢了,所以……就去请他早点回杭州。”司徒青黛想知道她的反应。

  “你……真的这么说?”她惊跳起来。“为什么?他来到京师,都还没有四处走走逛逛,你就要赶他走?”

  司徒青黛没好气地斜睨着她说:“外头都在下雪,他那副身子要怎么走走逛逛?还是早点回杭州去,不要再来招惹你。”

  “那他……怎么说?”司徒芍药屏息地问。

  她笑在心里。“那位关家二少爷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就说……既然你都不肯答应亲事,也不相信他的保证,还不如归去,免得平添惆怅。”

  “我没有……也不是不想嫁给他……”以为关轩雅真的心灰意冷,司徒芍药紧张地直跳脚。“青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是因为你这么犹豫不决,我这个当姊姊的只好替你做决定,等关家二少爷离开京师,咱们可以恢复原来的生活,我也不用跟你分开了。”司徒青黛口气很平淡,听的人却是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不要他走……”司徒芍药都快急哭了。

  “反正他早走晚走,最后都是要走的。”她凉凉地说。

  “那……不一样……”说着,司徒芍药便转身要去找关轩雅。

  及时抓住妹妹的小手,司徒青黛佯作不解地反问:“你又不嫁他,还要去挽留他做什么?希望人家继续当你的朋友吗?这么做是否太矫情了?”

  “我……我……”闻言,泪珠一颗颗地滚下她的面颊,想到昨天拒绝关轩雅的求亲,一定伤了他的心,又怎么能希望对方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和她相处,司徒芍药也觉得自己好过分。

  司徒青黛将妹妹拉到凳子上坐下。“刚刚那些话,都是骗你的,我并没有开口要他离开,只是去探探他的口气,想知道他对你有几分真心而已。”

  “真的吗?”司徒芍药都快吓死了。

  “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要是他真的回杭州了,或者娶了别人,你真的放得下这段感情吗?”她多希望妹妹肯去面对自己的心。

  司徒芍药总算承认了。“要是他真的娶了别人……我会好伤心好难过……心都会跟着碎了……”

  “既然这样,你就好好想一想,到底走哪一条路才是对的。”司徒青黛知道这是她为妹妹做的最后一件事,以后要靠她自己了。

  闻言,她的心好挣扎。

  该走哪一条路好呢?

  冬至——

  酉时左右,关轩雅看着大哥从杭州捎来的信件,无非都是关心他的身体状况,不忘再三叮嘱要照顾好自己,看来三弟前阵子写回去的家书,应该还没有收到,所以信中并没提到司徒家的冤屈是否得到平反。

  于是,关轩雅让小厮准备了文房四宝,亲自回信,除了让兄长能够安心,也希望他知道自己有意迎娶司徒芍药的事,如果时间上来得及的话,更希望兄弟俩能在同一天成亲。

  “派个人送去民信局。”他将封好的信件交给小厮。

  小厮谨慎地接过,马上转头出去了。

  “……不过这个愿望还是得等芍药点头才行。”关轩雅在口中低喃,想起昨天司徒青黛来访之后,他便决定不去找司徒芍药,就算多急着想说服她,那也得等当事人想通才行,否则不管他怎么说,她也是听不进去。

  所以关轩雅只能耐心地等待,直到司徒芍药主动来见他为止。

  “二哥在休息吗?”三少爷的声音在外头晌起。

  关轩雅偏首望着房门口。“没有,快进来吧。”

  “我还在想难得今天能早一点回府,就想跟二哥一块吃顿饭。”已经换下官服的三少爷走到桌案旁,瞥见文房四宝,随口问道:“在写信吗?”

  “这是今天刚收到的。”关轩雅将兄长捎来的信递给了三弟。“所以方才我就回了一封,也告诉大哥司徒家的事已经顺利解决,免得他担心得寝食难安。”

  看完了信,三少爷把它折好收妥。“那么二哥和司徒伯伯的女儿的事呢?大哥若知道二哥动了成亲的念头,一定比谁都还要来得高兴。”

  “我在信上有稍微提了一下,不过……就怕不成功,让大哥白高兴一场,所以没有说太多。”关轩雅轻描淡写地说道。

  三少爷望着一向坚强的去面对身体病痛的二哥,只要自己能帮得上忙,真的很希望为他做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晚膳。”

  “咱们兄弟难得坐下来吃顿饭,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微哂地说,就算还不饿,也不想让三弟失望。

  就在三少爷起身,要去叫奴仆把晚膳端到房里来,伺候关轩雅的小厮回来了,原来是有客人来访。

  关轩雅跟小厮再确定一次。“你说司徒伯伯他们来了?”

  “是,二少爷,司徒老爷和司徒夫人,以及司徒家的二小姐都来了。”小厮又睇向另一位主子。“现在人全坐在大厅等候,说是为了前阵子司徒家二小姐被关在大牢,三少爷四处奔走的事,想要亲自来跟三少爷道谢。”

  “原来是这样。”三少爷颔了下首。“二哥,那我先去招呼客人。”说完,他便往大厅走去。

  待三少爷在大厅见到司徒仁一家,彼此先寒暄一番。

  “司徒伯伯和司徒伯母真是太见外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更遑论咱们两家的交情,更不能袖手旁观。”三少爷一脸笑容可掬地说。

  司徒仁依旧满口感激。“幸好有你们兄弟俩在,否则芍药这条小命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芍药,还不快点谢谢人家。”

  “谢谢。”司徒芍药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这位关家三少爷,但她依然觉得关轩雅比较容易亲近,而眼前的年轻男子看似客气有礼,不过却像隔了层纱,让人看不清他的笑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