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芍药……”见她这般自惭形秽,关轩雅知道必须认真地看待这件事,就算司徒芍药平时乐观活泼,开朗得像个男孩,到底还是个姑娘家,天底下没有一个姑娘家不爱美的。

  “有了!我刚刚说的那些,我姊姊青黛都具备了,等你见到她之后,一定会喜欢上她的……”司徒芍药小脸发亮地说。

  关轩雅苦笑地接腔。“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就算你姊姊生得再美再温柔,也不会是我想要的。”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她就是无法跨越过去。

  “芍药!”关轩雅想要说服她。

  司徒芍药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仿佛也在逃避什么。“我得赶紧回去了,不然娘知道我偷跑出来,一定会很生气的……”说完,人已经夺门而出了。

  “芍……”他不禁愣坐在凳子上,原以为最难说服的会是司徒伯伯他们,想不到却是自己想娶的姑娘。

  他该如何解开司徒芍药的心结,让她明白自己真的不在意呢?关轩雅陷入苦思地忖道。

  司徒家——

  司徒芍药将马车交给府里的奴才,然后小脸黯然地走回居住的院落。

  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

  听到关轩雅说出这句话,让她好开心好感动,可是……真的可以吗?就因为这样的喜欢他,才希望他能娶到全天下最美好的女子,而自己又有那么多的缺点,根本配不上他的。

  她叹了好大一口气,推开自己的房门。

  “你可回来了。”司徒夫人不知在房里坐了多久,板着脸说。“身子才刚好就跑出去,要是又着凉了怎么办?”

  “娘……”司徒芍药见到母亲,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了。

  司徒夫人一脸怔愕地看着女儿扑倒在自己的大腿上,哭得好不伤心,再大的怒气也都被吓跑了。“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跟娘说……”

  “娘……”她不说,只是哭。

  “快点起来。”司徒夫人将女儿扶到身边的凳子上坐下。“光是哭,娘怎么知道出了什么事你刚刚上哪儿去了?”心想说不定是在外头受了委屈,于是从源头开始问起。

  “我……我去……”司徒芍药不敢看母亲。

  “去找关家二少爷了对不对?”其实她心里也有数。“娘都还没骂你,你倒是先哭了……还是他说什么话惹你伤心了?”

  闻言,司徒芍药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

  “这样娘怎么看得懂?”司徒夫人用手绢擦干女儿面颊上的泪痕。“其实娘也知道你很喜欢他,而你被关在大牢里,他又是那么着急、那么关心,直到你回到家又病倒,他还每天来探望,也不管外头有多冷,雪下得多大,这些娘都看在眼里,也相信他一样喜欢你……”

  哇地一声,司徒芍药哭得更大声了。

  司徒夫人被女儿哭得手忙脚乱的。“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他不喜欢你?”自己应该不会看错才对。

  “不是……他说喜欢我……”她呜呜咽咽地回道。

  “唉!”闻言,司徒夫人心中五味杂陈。“我想也是这样,若他不喜欢你,又怎么会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等他来了,也该问问他的意思,是不是该把你们的亲事办一办。”

  司徒芍药眼眶中的泪珠一颗颗往下掉。“刚刚我去找他……他……说要亲自跟爹娘提亲……说要娶我……”

  “他真的这么说?”司徒夫人有些感慨,若是硬要斩断女儿和关家二少爷之间的缘分,说不定只会让这两个孩子痛苦一辈子,自己又于心何忍。“的确是该如此,等你爹回来,我得跟他说说这件事……”

  “娘,我不嫁!”她粗哑地吼道。

  “你在说什么?”司徒夫人一脸惊愕。

  “我不要嫁给他。”司徒芍药怯怯地说。

  “你喜欢他,而他也说喜欢你,还表明要娶你,为什么不嫁?”司徒夫人被这个女儿搞得头都快晕了。

  她低头不语。

  “娘原本是不赞成这门亲事的,因为天底下没有一个当母亲的希望女儿太早守寡,可是……你又这么喜欢他,而那位关家二少爷也很有心,那么就只能赌赌看,希望能够得到老天爷的垂怜,让你们可以白头到老……”说着,司徒夫人便沉下脸问道:“现在你又说不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芍药默默地掉着泪,就是不说。

  “好,你不嫁是最好,娘也不用操那么多的心。”司徒夫人气得站起身来,便步出了寝房。

  “我想嫁的……”她哽咽地喃道。

  就在这当口,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一道娇柔的女子身影晃了进来,她在外头都听到了,而母亲在步出房门之后见了自己,便要她进来问个清楚。

  “既然想嫁给他,为什么又说不要呢?”司徒青黛几时见过妹妹这么多愁善感的模样,可见得原因不简单。

  “我……”司徒芍药无助地望着姊姊。

  她坐在母亲方才的位子上。“说给我听听看。”

  “我真的好喜欢他……可是就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自己不够好。”司徒芍药闷闷地说。

  “他有说你不够好吗?”司徒青黛挑眉问道。

  司徒芍药摇头。“没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