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听到关轩雅说明天还会来,司徒芍药就不再追问,这样就能每天见到他了。“那你一定要来,不能又让我呆呆的等。”

  “我保证说到做到。”他扬起唇角,那迷人的笑脸让司徒芍药看得差点又失了神。“芍药,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司徒芍药傻乎乎地笑着,直到关轩雅跨出了房门,都走得老远了,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件事。“他……刚刚叫我什么?”对了!被关在大牢里时,关轩雅也是唤她的闺名。

  他不再叫她二小姐了,这代表……他愿意当自己是朋友了?

  “你有没有听到?他叫我芍药。”她对着婢女傻笑。

  “奴婢听到了。”婢女掩嘴笑说。

  “不许笑!”她脸蛋一红。

  婢女咳了两声,不敢再笑。

  咿呀地一声,房门在这时又被人推开了。

  “芍药。”司徒青黛在确定关轩雅离去之后才过来。“你可醒了,都快把全家人给吓坏了。”

  “你也没事吧?”她知晓其中一方病了,另一方肯定也会身体不适。

  司徒青黛拉着妹妹的小手。“你好了,我自然也会没事的,看你气色还没完全恢复,快点躺着休息。”

  “你也跟我一块躺着。”司徒芍药拉着姊姊说。

  “好。”司徒青黛笑说。

  婢女见她们姊妹要说悄悄话,便退下去做自己的事。

  “手指抹了药,可别碰水,才会早点好。”见妹妹被关又受伤,她这个当姊姊的可是万般不舍。

  司徒芍药偎在姊姊身畔。“我知道……青黛,被关在牢里时,他还有去看我,而且不断安慰我,给我打气,这表示他已经不讨厌我了对不对?”

  “你说呢?”司徒青黛自然清楚这个“他”是指谁。

  “我觉得应该是吧。”她笑了一声,不过旋即又露出忧愁的神情。“等他回杭州去,我一定会很想念他的……”

  “等你嫁了人,我也会很想念你的。”经过这次的无妄之灾,也看得出关轩雅这个男人没有外表那么虚弱没用,他对待妹妹的心意,全家人都感受到了,两家似乎真的有可能会成为亲家,司徒青黛想到这儿,已经开始思念这个打在娘胎中就不曾和自己分开过的妹妹。

  “我才不要嫁人,倒是你,爹娘也该帮你挑个好对象,希望不要住得太远,不然咱们得好久才能见上一面。”她亲热地搂着姊姊说。

  司徒青黛柔柔地笑了笑。“你不嫁,那我也不嫁,咱们姊妹永远不分开。”

  “好哇!不过爹娘可要一个头两个大了……”司徒芍药大笑地说。“等到咱们老了,头发都白了,还可以像这样躺在床榻上有说有笑的,那感觉一定很棒……”

  “傻瓜。”要是有个男人能一辈子对她的妹妹好,司徒青黛只能忍痛放手,看来得找机会和那位关家二少爷见上一面了。

  距离冬至只剩下几天,亦代表旧的一年就快过去了。

  “二少爷,先吃点东西再出门吧。”小厮端着食案进房。

  关轩雅望着窗外,想说雪已经变小了,打算现在上司徒家去,却见到小厮端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圆上桌,不禁莞尔一笑。“这是厨子准备的吗?不过冬至又还没到。”只因为南方人有在冬至这一天吃汤圆等甜食的习俗,没想到这儿的厨子也帮他们设想到了。

  “厨子说这些汤圆今早有拜过菩萨,吃了可以保佑身体健康,所以一定要二少爷吃上一碗。”说着,小厮便扶着主子在桌案旁落坐。

  “那就帮我谢谢他。”关轩雅舀了一口,吹凉了再吃。

  才吃了两口,房门传来轻敲声。

  “二少爷,司徒家的二小姐来了。”外头的奴才说。

  闻言,关轩雅一怔。“快点请她过来!”想到司徒芍药才大病一场,身子也刚康复,不应该就这么跑到外头来,待会儿得说说她。

  “是。”外头的奴才应声去请了。

  关轩雅将手上的汤圆吃完,对于别人的一番好意,他都不能随便糟蹋了,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由远而近,最后来到寝房外头,不等敲门声响起便启唇。“阿良,快去开门。”

  正在帮主子整理床榻的小厮便走到房门口,才拉开门,果然见到司徒芍药站在外头。“二小姐……”

  “我现在方便进去吗?”司徒芍药性急地问。

  小厮让到一旁。“二小姐请进。”

  “外头这么冷,你怎么跑来了?”关轩雅见她跨进门槛,便用手撑着桌案,慢慢地站起身来。“阿良,去沏壶热茶进来。”

  见小厮顺手带上房门出去了,司徒芍药才来到他跟前。“这半个月来,都是你去看我,现在我已经好了,总该换我来了。”

  “是我自己想去看你的,你不要放在心上。”说着,关轩雅伸手拨落沾在她头发上的雪花,这亲匿的动作让司徒芍药忍不住小脸发烫了。“很冷吧?”

  “不……不冷……”司徒芍药险些就咬到舌尖。

  “坐下来再说。”他温柔地说。

  她乖乖地照做了。“呃……你……我是说……”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徒芍药真的快被搞糊涂了,因为这些日子他不但对自己很好,而且看她的眼神也跟之前不一样,总让人不由得脸红心跳,究竟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改变,怎么也想不透,这个疑问一直搁在心头,实在令她坐立不安。

  “你把两只手伸出来给我看看。”在司徒家,总有婢女在一旁,关轩雅也不便查看她伤口的愈合状况。

  “喔。”司徒芍药本能地把双手递上前。

  关轩雅轻轻执起它们,一一检视。“还好都没事了。”

  “嗯……”她红着脸蛋,颔了下首,然后用力甩了甩头,好让脑袋可以清醒一点。“差点忘了要跟你说什么了……今天之所以会来找你,是因为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他问。

  司徒芍药将小手抽回去,清了清喉咙,这才道出来意。“你那天不是说了,等我的病好了之后,有事要跟我谈,再不问清楚是什么,会害我晚上都睡不好。”

  “为了这件事,你就跑来了?”关轩雅失笑地问。

  “没错,你就快点说。”她可是急性子的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