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醒来就好,真的快让娘担心死了。”司徒夫人又哭又笑地抱着女儿说。

  司徒芍药这才知道自己昏迷了好几天,小心避开还有些微疼痛的手指,泪流满面地拥抱母亲。“娘……”

  “哭什么?应该高兴才对。”司徒仁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说。

  “对,是该高兴……”司徒夫人拂去泪水,轻抚着女儿的头发。“还好真正下毒的人良心发现,自个儿认罪,要不然……真是祖先保佑,菩萨显灵……”说着,又忍不住泪如雨下。

  这回换司徒芍药帮母亲拭泪。“娘别哭,我已经没事了。”

  此时,司徒元参也听说妹妹醒了,于是偕同妻子一块前来探视。

  “让大哥和大嫂担心了。”司徒芍药笑中带泪地说。

  司徒仁倍感欣慰的笑叹一声。“这个劫难咱们也算是平安度过了,相信往后更会否极泰来。”

  再没有比一家人团圆,更加可贵的事了。

  就在大家闲话家常之际,府里的奴才站在房外禀报。

  “老爷,关家二少爷来了。”

  这句话让司徒芍药差点惊跳起来。“他……来了……”

  “你昏睡的这几天,他可是每天都来探望。”司徒元参心想关轩雅来得正好,总算大家都能松口气。

  司徒芍药先摸摸自己的脸蛋,又摸摸自己的头发,开始慌乱起来。

  “请关家二少爷过来……”司徒仁才对奴才这么说,女儿已经慌张失措地大嚷着阻止。

  “先不要让他过来……怎么办?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司徒芍药掀开被褥,想要下榻,没料到躺了太多天,双腿无力,就这么滚下了床。“哇……”

  司徒夫人赶紧要媳妇儿一块扶她起来。“别这么慌慌张张的……”

  “我要梳洗……还有衣服……”她一脸无措地朝婢女嚷道。“先去帮我端洗脸水进来……娘,我现在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

  “呃,还好。”司徒夫人何时见过女儿这么注重外表,也只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这样,难道这桩婚事已经由不得她反对了?

  司徒芍药又坐在铜镜前,抓起梳子,顾不得手指上未愈的伤口,开始梳理都已经有些打结的发丝,然后又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想要让它红润些。

  “咱们先出去吧。”司徒仁跟其他人示意地说。

  接收到夫婿的眼神,司徒夫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女儿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若是反对婚事,她又会有多伤心难过。

  “唉!”她深叹地忖道。

  关轩雅从司徒伯伯口中知道司徒芍药醒来的消息,心中大喜,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婢女才来转达二小姐的话。

  “请跟奴婢来。”婢女屈了下膝说。

  怀着无比欣喜的心情,关轩雅在小厮的陪同之下,来到司徒芍药的寝房内,不过为了避嫌,婢女并没有离开。

  “听我大哥说,你这几天都有来看我?”司徒芍药梳了个简单的髻,露出脸颊上的小擦伤,以及略微苍白的气色,身上依然穿着短褐,只是感觉瘦了一圈,衣服变得宽松。

  他颔了下首。“我想亲眼看到你醒来才会放心。”

  “谢谢。”司徒芍药努力不让自己脸红。“咳,坐下来再说。”她想着只要他能这么关心她,自己就该心满意足了。

  “好。”关轩雅将目光调到她的双手上。“伤口好些了吗?”

  她用力颔首。“已经好多了,就等结痂。”

  “那就好。”他微哂地说。

  婢女呈上刚沏好的茶水,然后又回到二小姐身后。

  “咳……你……”司徒芍药开口欲言。

  关轩雅也同时启唇。“你……”

  “你先说!”司徒芍药突然想到他去大牢探监时,曾经紧紧抱住过自己,而她也忘形地扑向关轩雅,顿时浑身不自在。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房里还有婢女在,有些话不太方便说,关轩雅决定等她痊愈之后再表明自己的心意,彼此都有了共识,再向司徒伯伯和司徒伯母正式提亲。

  司徒芍药听见他问的是这个,不知怎么,有种小小的失落感,也许她是想听关轩雅说他已经有一点点喜欢自己了。“再过两天,我就会恢复过去生龙活虎的样子了,不用担心,倒是你要多保重。”

  “今早醒来,周大夫还说我的身子比以前好了很多,脸色也红润了些,可能是有了充分活动的关系,心脉更比之前还要有力。”他也是这么觉得,似乎离健康又跨前了一步。

  “真的吗?那我这场病也生得有价值了。”她为他感到高兴。

  “不许你这么说!”关轩雅难得用斥责的口气说道。“我只希望你这一生都能无病无痛,过得快快乐乐的。”

  “只要是人,没有不生病的,不过我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司徒芍药又感动又窝心地说。

  关轩雅就是喜欢她这么有生气的模样。“这样才像你,那么等你好了,我有事想跟你谈。”

  “为什么不要现在谈?”她困惑地反问。“这样要说不说的,我会胡思乱想,你就快点说吧。”

  “还是等你好了再说。”关轩雅缓缓地起身。“我明天再来看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