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自从昨天知道司徒芍药被释放之后,他就好想快点见到她,没想到司徒家又传来她病倒的消息,关轩雅想到司徒伯伯那儿必定一团混乱,而且忧急如焚,自己也不便选在此时上门打搅,只好先留在府里等。

  “外头还下着雪,不如让阿良去就好。”周大夫看了下窗外说。

  “这雪是不会停的,我还是想亲自去看看才能安心……”关轩雅浅哂一下。“何况我今天精神不错,不用太过担心。”

  周大夫知道阻止不了他,便送关轩雅主仆到大门外,然后乘坐马车离去。

  马车平缓地行进着,随着布帘的掀动,冷风灌了进来,靠在软垫上的关轩雅拢了拢身上的斗篷,不会因为这点寒意就打退堂鼓。

  她的烧退了吗?都过了一夜,病情有没有好转?

  光是这么想,关轩雅心头就像压了块大石,连呼吸都会疼。

  就在他沉思的当口,马车到达目的地了。

  司徒家的门房认出来客是谁,不用先通报一声,就赶紧开门请关轩雅主仆进入府里,先在厅里稍坐片刻。

  听说关家的二少爷来访,司徒元参想到爹娘累了一晚,此刻都在房里休息,便出来招呼客人。“轩雅,你来了。”

  “司徒大哥。”见到芍药的兄长,关轩雅扶着座椅的把手起身。

  司徒元参神情郑重地说:“这次真是谢谢你们兄弟俩,不然芍药这个劫难只怕会过不去,这个恩情,司徒家记下了。”

  “司徒大哥别这么说,咱们也不过是回报罢了。”他不敢居功地说。“芍药……呃,我是说二小姐的病情如何?”

  “烧是已经渐渐退了,不过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司徒元参自然也注意到他直呼妹妹的闺名,虽然和妻子才返家半个多月,不过也从双亲的对话当中,对他和妹妹之间的事略知一二。

  关轩雅满眼忧虑地提出请求。“可以……让我进去见见她吗?我知道这是个不情之请,保证不会耽搁太久。”

  见他眼底的焦急,司徒元参毕竟虚长十岁,与妻子结缡多年,夫妻情深,对于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光是用眼睛看就能明白。

  “当然可以了,跟我来吧。”司徒元参如今知道妹妹对他有意,而关轩雅又对妹妹有心,就算母亲再怎么反对,只怕也很难分开他们。

  “多谢司徒大哥。”说完,关轩雅便迈开步伐跟上对方,虽然走得不快,可是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双脚走去见司徒芍药。

  在穿过了庭园,以及弯曲的回廊之后,司徒元参已经带他来到两个妹妹居住的院落了。

  在房里伺候的婢女见到大少爷进来,便屈膝行礼。

  “二小姐还没醒吗?”司徒元参看了躺在床榻上的妹妹一眼。

  “是。”婢女回道。

  走到呼吸微促的关轩雅也跟着跨进了房内,当他亲眼见着了司徒芍药,才有了真实感,确定她真的平平安安地回到家中,而不是还被囚禁在那座潮湿黑暗的大牢之中。

  “她很强壮的,我相信一定很快就会醒来。”关轩雅站在床头,痴痴地凝望着昏睡不醒的司徒芍药,多想再靠近一点,好能触碰到她。

  司徒元参充满信心地说:“是啊,七岁那一年,芍药差点把自己毒死,不过她熬过来了,这次一定也行。”

  “我也相信。”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关轩雅才收回目光。“司徒大哥,我明天会再来看她。”

  “但是这样来回奔波,你的身子……”司徒元参不希望他太过劳累,接着换他病倒了。

  关轩雅眼神坚定。“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来。”

  “好吧。”司徒元参也忍不住被关轩雅的固执和坚持给说服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知道双亲都睡醒了,司徒元参便将关轩雅前来探病的事说给他们听,接着又道出自己的看法。

  “我看他对芍药真的有那个心……”

  司徒夫人闷闷地打断儿子的话。“那又怎么样?总而言之……我是不会答应把芍药嫁给他的。”

  闻言,司徒仁和长子相觑一眼,他们决定还是等关轩雅开口表态,到时再想要怎么说服她。

  于是,到了第二天,关轩雅真的又来了。

  听说司徒芍药烧已经退了,不过还是没有醒来,他有些失望,但还有更多的担心,心想会不会有其他问题。“大夫怎么说?”

  伺候的婢女回答他。“大夫说没有关系,只要等二小姐恢复了元气,自然就会醒来了。”

  关轩雅这才稍稍安心,瞅着床榻上的那张睡颜半晌,这才告辞。

  就这样,第三天,无论外头雪下得多大,他还是又乘坐马车来到司徒家,只为了看司徒芍药一眼。

  这一切都落在司徒夫人眼中,她不想被关轩雅的诚意给打动,可是有个男人对自己的女儿这么用心,没有一个当父母的会无动于衷。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终于,第四天早上,司徒芍药睁开了双眼,意识也恢复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