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只要再等几天就好,我可以跟你保证。”关轩雅伸手轻抚着她垂散下来的长发。“就算要用我的命来交换,我也愿意。”

  司徒芍药啐骂一声。“我才不要用你的命来交换,我要你好好活着……将来好娶自己喜欢的姑娘……两个人幸福地过一生……”虽然新娘子不会是自己,但是她还是由衷地祝福。

  “你这傻姑娘……”她这么坦然地对他倾诉心意,而自己却只会逃避,还算什么男人。“这牢里又湿又冷,斗篷就留着,可不要着凉了。”

  “嗯。”司徒芍药听话地应声。

  关轩雅缓缓地起身。“那我走了。”

  “……嗯。”虽然希望他再多陪自己一会儿,不过司徒芍药也知道不能这么任性。“再见。”

  他必须强迫自己弯下身,钻出牢门。

  “我回去了。”关轩雅再次道别。

  窝在墙角的司徒芍药好不容易把哭声咽了回去,这才“嗯”了一声。

  而关轩雅则是咬紧牙根,迫使自己跨出脚步,才能离开大牢,直到步出顺天府衙门,外头的光亮让他眼花头昏,身子先是摇晃了下,总算及时稳住。

  “二少爷!”小厮空出一只手扶住主子。

  他不能倒下!

  他更要活下去!

  从未有过的求生意志让关轩雅昂起下巴,目光跟着燃起火光。“咱们回去吧……”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和芍药厮守终生。

  待主仆俩回到府里,关轩雅又让小厮走一趟司徒家,将芍药的大致状况转达给两位长辈了解,不过避重就轻,免得让他们过于忧虑。

  “二少爷先把这碗人参汤喝了。”这时,周大夫进来,将药碗递给他。

  关轩雅倚着床头,稍做休息之后,才把人参汤喝下,然后闭眼假寐,周大夫见他似乎很累,又悄声地退出房外。

  “我要活下去……”攥在掌中的香囊被关轩雅握得死紧,仿佛想要从里头得到力量。

  此时此刻,就算是阎王爷亲自来抓他,他也不会跟着走……

  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从小到大,他总是认命的居多,也看得很开,只有觉得对不起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兄长,还有赐予生命的爹娘,可是现在已经不同了,他不会再跟命运妥协,一定要活下去。

  他不要再认命了,关轩雅掀开眼皮,俊眸流露着强烈的决心。

  又过了难熬的一天。

  “二哥!”三少爷知道兄长有多么渴望能听到好消息,所以才回府,就马上来见他。

  关轩雅瞥见穿着官服的三弟站在房外,他的唇畔还挂着一缕笑意,希望也油然而生,连忙屏住气息地问:“查得如何?”

  他先解下沾满雪花的披风,交给伺候的奴才,这才跨进房内。“昨儿个我请顺天府尹将胡老爷剩余的药渣,还有其他未煎的药包找出来,已经确定里头的药材都没有问题,很明显是事后让人在里头下毒。”

  “那么可以释放芍药了吗?”关轩雅急切地问。

  三少爷敛起笑意。“暂时还不成。”

  闻言,他的心又凉了半截。“为什么?”

  “我刚刚就是进宫见了刘公公,他说除非找到真正下毒的人,否则……就得有人偿命……”三少爷说完又赶紧安抚。“二哥别担心,顺天府尹已经在审问胡家的奴仆,还有胡老爷的家人,一定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关轩雅按捺住焦躁的情绪。“我懂,我会耐心地等……你这两天也辛苦了,用过膳了吗?”

  “不打紧,待会儿再用。”三少爷取下头上的官帽,拉张凳子坐下。“二哥要来京师之前,大哥有先捎封信给我,信上的意思就是要我多捎信回去,将二哥的情况告诉他,好让他能安心,所以昨天我连同司徒家的事都一起写了。”

  “大哥就是爱操心,不过到了春天,他就要娶妻了,也许再过不久,咱们就有侄子或侄女,得改操心他们了。”他温和地笑说。

  三少爷深深地望着他,问出心中的疑惑。“那么二哥呢?二哥这么关心司徒伯伯的女儿,不单只是因为司徒伯伯对咱们的恩情吧?”因为兄长激烈的反应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对。”关轩雅不再隐藏自己的感情。“不过还得经过司徒伯伯和司徒伯母的同意才行,我会用最大的诚意来说服他们把女儿嫁给我。”

  “那真是太好了。”三少爷虽然知道冲喜这套说法不可信,不过娶了喜欢的姑娘为妻,身边有人照料,说不定也能让兄长的身子好起来,他得把这个好消息再捎信回去给大哥。

  而关轩雅也很清楚要说服司徒伯伯他们不容易,可是他会争取到底,为他和芍药未来的幸福而努力。

  时间似乎比平时还要漫长,当天色再度由暗转亮,胡老爷的命案居然来了一个大逆转。

  唇上蓄着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胡家的管事,此刻跪在顺天府衙门的大堂之上,他亲口认罪了。

  “……胡老爷真的是你毒死的?”顺天府尹再问一次。

  管事重重地点头。“是我偷偷在他的汤药中下了毒,我全都认了。”

  “为什么?”兹事体大,顺天府尹还是要问个清楚。

  “就在十三年前,胡老爷看中了我家的传家之宝‘钟馗像’,只因为它可以帮主人抓妖避邪,所以胡老爷想要献给长年为梦魇所苦的刘公公,只为了要巴结他,才想要得到这幅画像,可是我坚持不肯卖,没想到……就在某天的夜晚,我刚好出门不在,胡老爷居然派了好几个人闯进了家中,还杀了我的妻子,以及当时不过三、四岁大的女儿……”

  说到伤心处,管事大声哭嚎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