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睇着一片漆黑的牢笼,关轩雅一脸忧急地要小厮将灯笼凑近些,然后往里头唤道:“二小姐……二……芍药……芍药……”

  蜷缩在角落的司徒芍药在模糊之间,听到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在叫她,于是吃力地集中精神,想要确定是真是假。

  “芍药……”没有听到回应,关轩雅怀疑芍药并不是关在这儿。

  “呃……嗯……谁……”司徒芍药发出微弱的呻吟。

  “芍药,是你吗?”他焦灼地问道。

  半晌之后,她渐渐地听出这年轻男子的嗓音是属于谁的,不禁悲喜交加。“关……轩雅……是你吗?”心中的狂喜淹没了一切,也没有时间细想关轩雅唤的是自己的闺名。

  关轩雅不由分说地推开嘎嘎作响的牢门,钻了进去,身后的小厮也连忙提着灯笼跟上,好让主子看个清楚。

  “芍药……”他只看到角落的身影也在挣扎地坐起身来。

  “呜……关轩雅……”司徒芍药见声音的主人靠近,马上扑了过去。“真的是你……我不是在作梦……”

  再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也不在乎有人会说什么闲话,关轩雅一把抱住她,终于确定她还活着,在这一刻,他懂了,也明白了,比起死亡,他更害怕会失去司徒芍药,害怕永远见不到她。

  “不是作梦……是我……我来看你了……”他哽咽地说。

  司徒芍药不由得嚎啕大哭。

  “我在这儿……”关轩雅热泪盈眶地安抚着,感觉到怀中的人全身冰冷,赶忙脱下身上的斗篷,换成裹在她身上。“因为……不准司徒家的人来探监,所以我来了……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她哭得好不凄惨。“呜……哇……我刚刚还梦到你……你就来了……我以为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我当然关心你……”听司徒芍药哭成这样,他的心都要碎了。

  “我不想这样哭的……我的哭声比说话还要难听……”在关轩雅面前,她就是想要表现出最好的一面。“不想让你听到……”

  关轩雅不由得流下了一行泪,“你哭……尽情地哭……我不在乎……更不会嫌弃的……”想到司徒芍药身上或许有伤,不敢抱得太紧,结果不小心碰到她的小手,马上就疼得她哇哇大叫了。

  “好痛……”司徒芍药把小手缩回去。“那个什么公公好可恶……他居然让人用东西夹我的手指……”

  关轩雅心中大恸。“让我看看……阿良,把灯笼凑过来。”

  待灯笼些微照亮了司徒芍药的双手,就见十根手指上头又红又肿,还有血迹,关轩雅眼中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滑下来。

  “我……带了伤药给你搽……”他多希望能替她受这些苦。

  小厮转身把药箱拿进来,好让主子帮她上药。

  “那个臭太监居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要我认罪……我又不笨……明明就不是我害死的……才不要认罪……”司徒芍药哇啦哇啦的大骂。

  他动作很轻柔地抹着药膏,每抹一根手指,心就痛一次。“这只能暂时处理,等出去之后,得让大夫瞧一瞧……你能再忍耐个几天吗?我已经让三弟想办法洗刷你的冤屈,一定可以救你出去。”

  司徒芍药一面掉泪,一面点头。“我知道,我会忍耐……”

  听她回答得这么勇敢,关轩雅却是泪流不止。

  “你、你哭了?”虽然不是看得很清楚,她却听到可疑的呜咽声。

  “没有。”关轩雅用袖口往脸上拭了几下。

  “明明就有……不过男子总是爱面子的,我就不拆穿你了。”司徒芍药见到他来看自己,身上的疼痛都不在乎了。

  “呵、呵……咳……”她总是能让他发自真心地大笑。

  她想帮他拍背,却忘了自己的手指有伤,连忙朝痛处猛呵着气。

  “手上有伤就别乱动。”关轩雅攒眉提醒着。“我还拿了几样吃的过来……我来喂你吧。”

  “你……要喂我?”司徒芍药有些受宠若惊。

  “不然你要怎么吃?”他端起白饭,用筷子挟了一小口到她嘴边。“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这样才有力气撑下去。”

  “这应该是我对你说的话……”司徒芍药乖乖地张嘴让他喂。

  关轩雅又挟了菜和鸡肉。“我相信那位胡老爷的死跟你无关,只是究竟是谁在他喝的汤药中下毒,就是要调查的关键。”

  “你真的相信不是我的错?”他的信任让司徒芍药感动。

  “那是当然了。”关轩雅又喂她一口白饭。“我相信你帮人配药,绝对不会马虎随便的。”

  这番话让司徒芍药又哭又笑。

  “还要吃吗?”他问。

  她摇了摇头。“我吃不下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