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你是说……刘公公?”司徒仁当然知道这号人物了,对方虽是宦官,却是皇帝最宠信的人物,权势极大,放眼朝野,没人敢得罪他。

  “没错,所以我家大人说他也无能为力。”他说。

  司徒仁瞬间像是老了十岁。“那小女现在……身在何处?”

  “自然是关在牢里,不过我家大人也知道她是个姑娘,所以另外关了一处,也算对得起司徒老板了。”幕友叹道。

  “请代我谢谢大人设想如此周到。”司徒仁老泪纵横地说。

  “要想救你的女儿,除非能找到比刘公公更有力的靠山,不然等刘公公亲自来审问……”他话没有全部说完,但暗示得很明白了。

  “谢谢,我明白了。”司徒仁感激地告辞了。

  司徒元参看着老父默默垂泪的模样,自己也是束手无策。“所有的人都知道有时连皇帝都要听刘公公的话,还有谁的权势比他还要大?咱们除了顺天府尹,也不认识其他官员……”

  “对了!我怎么忘了他?”司徒仁抓到了一线生机。

  “爹指的是谁?”他问。

  司徒仁赶忙要长子快点坐上马车,然后要驾马车的奴才调头往回走,转另外一条路。“……我说的人就是关家三少爷,那孩子中了探花之后,现在还是都察院的监察御史,听说深受皇帝倚重,说不定有办法救芍药……”

  事到如今,也只有求助于他了。

  就这样,在一片白雪纷飞中,马不停蹄的直奔关府。

  当司徒仁父子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问了门房才知道他们家大人要到晚上才会回府。

  “那么二少爷在吗?”司徒仁又问。

  门房只好先请他们进去。“两位请稍候!”

  “爹别太着急。”尽管父亲身子硬朗,但毕竟年事已高,禁不起这般心力交瘁的折腾,司徒元参忧心忡忡地说。

  司徒仁长叹一声。“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就不该让她到药铺里帮客人配药……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她配药向来小心,从没出过差错,辨识药材的能力谁都比不上,我不相信芍药会抓错药。”他斩钉截铁地说。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要刘公公相信问题不是出在她身上才行。”司徒仁想到女儿被关在牢里,一定很害怕,心就像刀子在割。

  不到片刻,他们已经被请到关轩雅居住的院落了。

  坐在房里喝着茯苓杏仁甘草汤的关轩雅见到司徒家父子进来,连忙起身相迎。“司徒伯伯……还有这位应该就是司徒大哥了?”他们父子长得很像,一眼就能看出来。

  司徒元参朝他颔了下首,也是同样第一次见到这位关家二少爷。“打扰你休息,实在是事态严重,才来请你帮忙。”

  “司徒伯伯先坐下来再说。”关轩雅早就注意到这位长辈脸色不对,几乎可以说跟他一样苍白了。

  “轩雅,你一定要救救芍药……我只能靠你了……”司徒仁抓着他的手,泣不成声地说。

  关轩雅神色倏凛。“她怎么了?”

  “她被关进大牢了……”司徒仁很快地把经过情形说一遍。

  “她比谁都还要清楚吃错药的后果,绝对不会抓错的……咳咳……”关轩雅一时情绪太过激动,连咳了好几声,小厮慌忙过来帮他拍背。“不过三弟还没回府,等他回府,我会请他想办法……司徒伯伯放心……我一定会尽所有的力量救她,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

  闻言,司徒仁已然老泪盈眶。“好、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舍妹的事就拜托你了。”司徒元参也连声道谢。

  “我会救她的……”他怎么能不救她,关轩雅按着抽疼的心口思忖。“司徒伯伯先回府里等候消息,这件事就交给我。”

  把所有的希望都托付在他身上之后,司徒仁父子才离去。

  一直到戌时都过了,关轩雅才等到三弟回府。

  “……如果和刘公公扯上关系,那就真的难办了。”三少爷听完了始末,俊脸更为严肃。“他那人心胸狭隘、公私不分,而且心狠手辣,对于铲除异己更是毫不手软,只要得罪他的都没有好下场,就连我也不想和他正面为敌,怕就怕连咱们关家都会惹祸上身。”

  关轩雅一颗心直往下沉。“救不了吗?难道就不能想想其他的办法?司徒伯伯可是对咱们有恩。”

  “这一点我也明白,所以会尽量试试看。”三少爷语气十分沉重,心想这顺天府尹究竟有没有派人去追查剩余的药渣里头是否被搀了其他的毒物,如果配的药没有错,那么就有可能在煎药途中出了岔子。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顺天府尹答应司徒伯伯他们到牢里头去探监,她……平时再怎么坚强勇敢,毕竟是个姑娘家,现在一定很害怕,加上天气又这般寒冷……光是用想像的,我就……”关轩雅满脸痛楚地按着胸口,咬紧牙根地说。“无法忍受……”

  三少爷急着让小厮去请周大夫过来。

  “我没事……只是心……好痛……”他哽声地喃道。

  “二哥别着急,我会想出法子的。”三少爷知道这次无法逃避,势必得和刘公公正面交锋。

  跟兄长再三保证之后,三少爷又嘱咐小厮好好照顾主子,这才离开寝房,对这棘手的问题得要仔细合计合计。

  “三少爷一定会救司徒家的二小姐,二少爷得先顶住。”小厮安慰地说。

  关轩雅靠坐在床头,手上紧紧攥着香囊,想到三弟口中的刘公公,若他一味认定是司徒芍药的错,会做出什么事来,自己连想都不敢去想。

  不!他必须要有信心,更要相信三弟的能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