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司徒芍药泪水在眼眶中凝聚了。“因为你不想看到我,觉得我很烦人是不是?这些你早就告诉我了,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这些都没关系……只要我喜欢你就好了……”

  这番直截了当的告白,让关轩雅傻了、呆了,说不出话来了。

  “反正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是自己要喜欢的……就不会要求别人回报……更不会勉强你喜欢我……可是……至少不要避着我……好像我染上瘟疫似的……”她愈说愈伤心,泪水更是猛掉。

  一旁的小厮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我真的没有这么以为……”关轩雅喉头像是梗着硬块。

  “我怎么一直掉眼泪?”司徒芍药用袖口猛力地抹着湿漉漉的双眼。“我不想哭的……哭是最懦弱的行为……”

  “对不起……”关轩雅慢慢地走到她面前,想要伸手触碰司徒芍药,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我从来不想这样伤害你的……”就是因为不想让她哭,才要远离她,结果还是失败了。

  司徒芍药误解他的意思,以为关轩雅向她道歉,是因为他无法喜欢上她。“你不喜欢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不会生气的……”

  “我……”是喜欢你的,而且好喜欢、好喜欢。可是这些话不能说,关轩雅提醒自己,必须理智些,不能感情用事。

  她抹干了面颊的泪痕,也已经哭够了。“好了,把话通通说出来,心里总算舒服多了……放心吧,以后你不会再看到我了。”

  闻言,关轩雅心头蓦地揪紧了。

  “那我回去了,你多保重……”虽然司徒芍药已经哭红了双眼,却还是对他露出笑靥。“再见。”

  关轩雅僵立在原地,听着房门关上,凝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见了,面容也更加惨白。

  “二少爷!”小厮见主子快要倒下来,连忙冲过来扶他。

  “她走了吗?”关轩雅无力地问。

  小厮颔了下首。“应该是走了。”

  这次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关轩雅被扶到床沿坐下来,伸手从衣襟内找出香囊,然后紧紧地将它攥在胸口,用来抚平此刻的心痛。

  连下了几天的雪,今天终于稍稍停歇了。

  “芍药,怎么无精打彩的?是哪儿不舒服吗?”在百安堂内负责帮病人把脉看病的坐堂先生,已经打量着呆呆望着门外的司徒芍药好半天,见她不像平时那么活泼开朗,不免关心地问。

  她摇了摇螓首。“没有,我很好。”

  坐堂先生摆了摆手。“反正也没客人,你到里头休息一下。”

  “好,那我进去喝口水。”司徒芍药也担心自己注意力不集中,待会儿万一包错了药可不好。

  “快去!快去!”坐堂先生催道。

  不过司徒芍药才走了两步,就听到店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本能地回头,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冷不防地,只见好几名官差跨进门槛,个个像是凶神恶煞,活像是来缉拿朝廷要犯似的。

  “几位差爷……这是……”坐堂先生惊疑不定地问。

  “到底是让谁配的药?”带头的官差回头问跟在后头的中年男子。

  “就是那位小哥!”那名中年男子马上用食指比着司徒芍药。

  “发生什么事了?”司徒芍药见对方比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昨天让你帮我配的那几包药,今天早上让我家老爷喝下,结果他……却死了,一定是你配的药有问题。”中年男子指控地说。

  “我不可能配错药……”司徒芍药倏地刷白了脸,认出这名中年男子最近几天的确常来抓药,也都刚好是自己配的,但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致命的错误。

  中年男子一脸愤慨地说:“差爷,一定是他拿错了药材,害死了我家老爷……”

  “把人带走!”带头的官差喝道。

  司徒芍药满脸惊慌地嚷道:“你们要做什么?我没有拿错药……你们要查清楚再来抓人……”

  “差爷……”坐堂先生想要阻止,却被官差推开。

  几个药铺伙计也慌了手脚。“赶快去通知老板……”

  其中一名匆匆忙忙地回去报信,就在一团混乱当中,待在府里的司徒仁夫妇已经接获消息了。

  “老爷,你快去衙门问个清楚……”司徒夫人六神无主地哭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你要救救芍药……”

  司徒仁努力定下心神。“她是我的女儿,当然要救了……元参,跟爹一起到衙门见大人。”

  “是,爹。”司徒元参神情凝重地回道。

  父子俩马上前往顺天府衙门,没想到却吃了一记闭门羹,连顺天府尹的面都没见到,幸好想到可以使银子私下打点,这招应该有用才对,结果等了半天,居然被退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司徒元参询问顺天府尹身旁的幕友,感到相当不解,因为他们跟顺天府尹也算有好几年的交情,平日又经常送些昂贵的药材,还有喝酒吃饭,理该通融才对。

  顺天府尹身旁的幕友见四下无人,便凑到司徒仁耳边嘀咕。“不是咱们大人不通情理,而是这件事很棘手……要知道死去的这位胡老爷,和宫里的刘公公私交甚笃,所以我家大人不敢作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