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终于天亮了,关轩雅浑浑噩噩地醒来,他不知道昨晚有没有睡着,只觉得头很重,不过心如刀绞的滋味已经缓和下来。

  关轩雅面无血色地让小厮伺候自己梳洗更衣,又简单地用了一点早膳,周大夫才进房就见他气色极差,赶紧坐下来把脉,不过被他拒绝了。

  “我只是昨夜没睡好,不需要担心……”关轩雅迅速地把手腕抽回去,他已经厌烦这些看诊的动作,也不想再喝药,连半口都不要。“阿良,去看看三少爷派来的马车到了吗?”

  小厮速速去了。

  “二少爷心情似乎不太好。”周大夫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烦躁的模样。

  “这样才像个病人该有的反应不是吗?”关轩雅淡嘲地回了一句,旋即失笑。“不过这比较像是四弟说话的口气,而不像我的。”

  周大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以前我就想这么对二少爷说了,情绪如果能获得适当的宣泄,对病情也会有好处的。”

  “我知道。”关轩雅苦涩地喃道。

  “你就只会一味地忍耐,把话闷在心里,日子久了不生病才怪……”

  司徒芍药是第一个跟他这么说的人,就因为她跟其他人不同,不怕话说得太重会伤着了他,才让他分外感动,只是以后很难再听到了。

  “二少爷,马车已经在大门外等了。”片刻之后,小厮回来了。

  他颔了下首,在小厮的搀扶之下,步出了住了好几天的寝房,先去向司徒仁夫妇辞行。

  当关轩雅跨出大门门槛,就见外头停了两辆马车。

  白术走到他面前。“老爷交代要我护送二少爷到目的地。”

  “有劳你了。”关轩雅轻哂地道谢。

  就在关轩雅要爬上马车时,身后传来一阵跑步声,有人从屋里冲了出来,让他心头一凛,不该期待再见到她,却偏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奢望着能再瞧上一眼也好。

  “等一下!”司徒芍药娇喘吁吁地跑出来,扬声叫道。

  关轩雅迅速地整理好情绪,才转身面对她,见司徒芍药眼皮微肿,显然昨晚哭了很久,胸口不由得一窒。

  “二小姐。”他连嗓音都哽住了。

  “我不会打扰太久的,只是有样东西昨天忘了交给你……”司徒芍药目光湛湛地看着他,就算关轩雅讨厌她也无妨,她只想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不希望将来后悔了。

  “什么东西?”关轩雅困惑地问。

  司徒芍药将握在手上的香囊递给他。“昨天下午我去庙里帮你求了张平安符,就放在这个里头,你要天天带在身上,相信菩萨会保佑你身体快点好起来的。”

  听她这么说,关轩雅眼眶倏地发热。“二小姐,承蒙你的关心,可是……”他又怎么能收下她这份心意呢?

  “不要跟我说你不需要,就算你不想跟我扯上关系,但是这个香囊请你务必要收下……”说着,司徒芍药便将东西硬塞到他手中。“这也是目前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如果你真的不想要,那就……等我没看见时,你再把它扔了吧。”

  闻言,关轩雅鼻头跟着泛酸了。“那么……我就收下了。”他必须用所有的意志力,让语调听起来很正常。

  “那你多多保重,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我爹六十大寿那天,你一定要来,不然他会很失望的。”司徒芍药努力笑着,就是不想露出半点难过的神情。“我就不送了,再见。”

  说完,司徒芍药在这瞬间泪水已经盈眶,可是她想要用笑容来送关轩雅离开,而不是哭哭啼啼的,于是转身奔进大门内。

  “二少爷,上马车吧。”小厮的话让关轩雅回过神来。

  “嗯。”他手上紧握着香囊,待坐进了篷车内,更是将它按在心口上,心脏霎时又一阵阵地抽痛起来。

  片刻之后,马车动了,开始往前行驶。

  关轩雅清瘦的身躯斜倚在软垫上,怔怔地看着周遭的昏暗,直到感觉面颊上有了凉意,才知道自己落下泪来了,而当意识到达了脑中,滚烫的泪水接着又翻涌而出,即便在濒临死亡的当口,面对亲人的呼喊,他也是用微笑来安抚,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怕死,有多恐惧,更不曾掉过一滴泪,可是这一刻,他却阻止不了……任由泪水决堤了……

  他这一生能期待拥有司徒芍药这个姑娘吗?自己能够有这样的奢望吗?

  关轩雅问着自己,如果自己生来就是个健康的人,必定立即请媒婆上司徒家提亲,可是……就因为这般的喜爱她,才不想害她年纪轻轻就守寡,那么他在地下有知,也不会原谅自己。

  过了十日——

  外头下起雪来,街上的行人也变少了。

  在京师顺天府享誉盛名的百安堂,药铺伙计们却跟往常一样忙着帮客人配药,没有因为气候的关系而冷清下来。

  “小哥,照这药方子帮我抓三天的药,这可是我家老爷要喝的,绝不能出错。”一名唇上蓄着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来到店门外,先用手拍去肩上的雪花,这才跨进门槛,来到司徒芍药面前说。

  司徒芍药接过对方手上的药方子,先看了一遍列出的药材,然后朝对方颔首。“请你稍等一下,很快就好。”

  “没关系,我可以等。”说着,中年男子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晚一点雪应该会下小一点才对。”

  她也跟着看向外头。“希望如此,那您就先坐一会儿。”

  中年男子没有在听她说话,只是抚着唇上的胡子,心事重重地看着外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对于配药这份差事,司徒芍药一向都很谨慎,因为她尝过吃错药的后果,所以当她一一从药柜里拿出需要的药材来秤重,到了最后,也一定会确认三次,确定自己都没有拿错,才能安心地让病人服下。

  “您的药都包好了。”她亲自拿到中年男子面前。

  那名中年男子道了谢,付完药钱,眼看雪依然没有变小的迹象,还是撑起油纸伞走了。

  “芍药,明天就是老板的六十大寿了,你要不要回去帮忙,这儿交给咱们就好了?”一个药铺里最资深的伙计见店内没有客人,于是大家闲聊了起来。

  “想到明天晚上有很多好吃的,就忍不住流口水……”

  “你就只想着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