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谢谢二小姐的体谅。”他很困难地把话说完。

  “打扰你休息了,那我……先出去了。”说着,司徒芍药便在自己哭出声来之前,夺门而出了。

  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被用力关上了,关轩雅咬紧下颚,强行要将自厌的情绪按捺下来,他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伤人,简直是把司徒芍药的一番好意给掷回对方的脸上,这是多么可恶的行径……

  但是他只能这么做。

  关轩雅是这么告诉自己,可是他的心却好难受,明明是做了对的事,却是这么痛苦,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右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襟口,咬紧了牙关,想要将这心如刀绞的滋味给压制下来。

  “呃……”他才站起身来,想要回到床榻上躺着,嘴角已经逸出疼痛的呻吟,整个身子也弯下来。

  “二少爷怎么了?是不是旧疾复发了?”小厮失声地嚷道。“小的这就去请周大夫过来……”

  他从齿缝中进出声来阻止。“不要……我没事……扶我躺下来……”

  小厮只好又折回来,半扶半抱的将主子搀到床榻上,让面色惨白的关轩雅慢慢地躺下。“二少爷,还是让小的去请周大夫来吧……”

  “我不想再喝药了……”关轩雅背过身去,被褥下的身躯整个蜷缩成一团,独自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其实他知道这不是胸痹心痛之症复发,而是因为伤害了司徒芍药所引起的自责、内疚和不忍,所以得去承受这份后果。“很快就没事了……不用管我……”

  “二少爷……”小厮只能急在心里。

  关轩雅紧闭着眼皮,用意志力来对抗痛楚,直到昏昏沉沉地睡着为止。

  而在此刻,司徒芍药快步的在光线不明的长廊下走着,不停地用袖口拭去滑下面颊的泪水,可是怎么也擦不干。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是因为被拒绝而感到不堪吗?司徒芍药快要看不清眼前的路,还差点绊倒。

  “男女有别,咱们还是避嫌的好……”

  其实关轩雅这么顾虑也没错,这也是为了她着想,可是他那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却很伤人,活像……他压根儿就不想跟自己扯上一丁点关系,以免要负责,所以才会用那种听起来委婉,实际上却无情的口气来拒绝,这个想法让司徒芍药不由得停下心乱的脚步,在电光石火之间,总算想通了。

  原来自己之所以会流泪、会难过,是因为……关轩雅一点都不喜欢她,更怕会被迫负起责任,不得不娶她为妻。

  司徒芍药用力地抹去脸上的泪痕,又哭又骂地说:“我又不会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硬逼着他拜堂成亲,根本不需要跑得这么快……我又没想过要嫁给他……犯不着怕成这个样子……”

  是啊!她这辈子都不嫁人的,就算遇到喜欢的男子,也不会改变初衷,这个想法让司徒芍药宛如遭到雷殛,脑子豁然开朗,领悟到了最重要的关键。

  “我喜欢上他了……”司徒芍药怔怔地喃道。

  以前总认为所谓的喜欢就像她喜欢药铺里的那些伙计,就像她喜欢白术,如今才明白那种喜欢是亲人之间的感情,而对关轩雅的那种喜欢……却是会心痛的,会不知不觉地想哭。

  她更没想到喜欢上一个人会这么快,会这么的让人毫无所觉,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可是他不喜欢我……”这才是司徒芍药心里最在意的,泪水跟着扑簌簌地往下掉了。

  奔回居住的院落,司徒芍药推开一扇房门,屋内的烛火已经熄了,床榻上的人也睡得正熟,她顾不了那么多,踢掉了鞋,便钻进被窝里去。

  “嗯……芍药?”被这个突来的动作惊醒的主人,用着挟着困意的温软嗓音问道。“睡不着吗?”想到妹妹已经好多年不曾跟自己睡了。

  她抱住同胞所生的亲姊姊。“我今晚……可以睡在这里吗?”司徒芍药只是想要有个人陪自己说话,也能够让她撒娇。

  “当然可以了……”听见妹妹的声音似乎怪怪的,不过司徒青黛并没有起身,点燃烛火来询问原因,只是伸臂回抱。“有什么烦恼也可以跟我说。”

  “青黛……”司徒芍药唤着姊姊的闺名。

  轻拍着妹妹的背,这才柔声地应道:“嗯?”

  司徒芍药喉头一哽。“他讨厌我……原来被人讨厌是这么难受……尤其是自己在意的人……我真的有这么令人讨厌吗?”

  “既然这样,就别理对方了。”司徒青黛诧异地听着一向开朗自信的妹妹居然说出自我否定的话来,暗暗地在心中琢磨着原因。

  “可是……我办不到……我就是没办法不去理他……”要是自己能做到就好了,司徒芍药呜咽地说。

  沉吟了半晌,司徒青黛才轻启红唇。“即便会让对方更讨厌你,你也还是打算继续理他吗?”

  “应该是吧。”司徒芍药用力吸了吸气。“就算他讨厌我,不喜欢我,我还是想要再见到他,跟他说说话……还跟神明祈求他的身子快点好起来,可以像健康的人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听到这儿,司徒青黛不需要多问,也猜得到妹妹说的人是谁了。“你的个性就是这样,想做什么就去做,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不在乎,那么就不要让自己后悔,照着自己的心意走吧。”

  “你不会笑我这么爱哭吧?”她难为情地问。

  司徒青黛笑叹一声。“我怎么会笑你呢?你可是我最宝贝的妹妹……快点睡吧,等明天天亮,所有的伤心难过都会消失,再说我的妹妹可没那么脆弱,一定会勇敢的去面对所有的困难。”

  “嗯……”有了姊姊的安慰,司徒芍药几乎才闭上眼皮,就马上睡着了。

  感觉到妹妹的身子放松,显然已经睡得很沉,司徒青黛反倒相当清醒,睁着双眼盯着帐顶,想到母亲曾对她提起的事,那些担忧果然成真了,芍药确实喜欢上那位关家二少爷。

  这件事到底该如何处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