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三弟?”关轩雅万分惊喜地看着许久不见的弟弟就找了张凳子,坐在自己的床榻边,不由得喜出望外。“怎么不叫我呢?你来多久了?”

  关家三少爷马上从凳子上起身搀扶。“才来了一会儿,见二哥难得睡得这么熟,当然不能吵你,能多睡一会儿总是件好事。”

  “如果公务繁忙的话,可别因为我耽搁了。”关轩雅靠坐在床头,望着比自己小上一岁,外型和五官介于大哥和自己之间的三弟,身上还穿着官服,多半是来不及换下就跑来了。

  “这几天因为有太多事要处理,知道二哥住在司徒伯伯这儿,也就安心不少,没想到却听说二哥昨晚发烧了,当然得赶紧走这一趟,要不然让大哥知道我没把你看好,可是会打死我的。”话才说着,关家三少爷已经取来斗篷,披在兄长的肩上,对这位二哥可是呵护备至。

  关轩雅笑睇着穿起官服来威风八面的三弟,有着说不出的骄傲。“周大夫的医术好,也多亏有他在,所以不会有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关家三少爷等着兄长说下去。

  “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住到你那儿去吧。”想说三弟正好来了,关轩雅便乘机提出自己的想法。

  “这当然没有问题了,不过……”说到这儿,关家三少爷毕竟在朝为官,又跟在皇帝身边,虽然时日还不算久,但已经懂得察言观色,推敲别人的心思,自然隐约察觉背后似乎另有隐情。“二哥在这儿住得不好吗?”

  “当然不是。”关轩雅马上否认。“司徒伯伯和司徒伯母都待我很好,也一直希望我能住下来,是我不想太叨扰他们了。”

  关家三少爷深深地觑着兄长,不过没有再追根究柢。“既然这样,我明天一早就派马车来接二哥,咱们兄弟俩好久没见面了,也可以像孩提时那样,睡在同一张床榻上,聊上一整夜。”

  “嗯。”他微哂地颔首。“晚上我也会跟司徒伯伯说,就说……咱们兄弟俩难得见面,想要多相处些时候。”这么一来,司徒伯伯应该也不会继续坚持要自己留在府里作客了。

  而事情也如同关轩雅所料,司徒仁当晚回府之后,听他这么说,也不便再挽留下去。

  司徒仁一面颔首,一面捻着胡子。“说得也是,你们兄弟俩一年难得见上一面,是该好好聚聚才是,你也要好好地保重身子,有任何需要,随时跟司徒伯伯说,千万不要见外。”

  “我会的。”关轩雅打从心底感谢身旁有那么多关心自己的人,所以要更坚强的对抗病魔。

  待关轩雅让小厮搀扶回房,司徒仁便把他的决定告诉妻子。“多半是听了你白天说的话,不好意思再住下去。”

  “老爷,我说得或许过分了些,但也全是为了芍药着想,你总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吧。”司徒夫人委实松了一大口气,心想这下子女儿不会再老是把心思放在这位关家二少爷身上,自己更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司徒仁叹了口气。“夫人,有些事要看缘分,要是芍药真的喜欢轩雅那孩子,又何尝不好呢?”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她依旧坚持己见。

  见妻子这般固执,司徒仁也不跟她争辩,一切只能随缘了。

  当司徒芍药从白术口中得知关轩雅隔天早上就要离开的事,因为白术奉命担任护送的任务,要平安地将人送到关家三少爷的府邸,即便亥时都快过了,她还是无法等到天亮,决定马上去问个清楚。

  “二小姐,这么晚了还有事吗?”小厮纳闷地问着杵在房外的司徒芍药。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吞咽一下唾沫才说:“我有事要见你们家二少爷,麻烦帮我通报一声。”

  小厮回头瞧了房内一眼,不希望司徒芍药打扰到主子的睡眠。“我家二少爷已经在休息了,二小姐有事,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可是我……”司徒芍药知道没得到答案,今晚铁定又睡不着。

  房内的关轩雅还没有睡着,听见两人的对话,于是将长袍又穿了回去,再披着斗篷下榻。“阿良,请二小姐进来吧。”

  “是。”小厮应了一声,把门扉开大些,人已经先回到主子身边伺候了。

  司徒芍药立刻跨进了门槛,三步并两步地来到关轩雅跟前。“你……我听说你明天要走,这是真的吗?”

  “二小姐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坐在桌案旁的关轩雅披着一头黑发,让脸形看来更为瘦削。

  “不是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她急切地询问。

  关轩雅知道自己的口气必须强硬一点,好显示他的决心。“因为舍弟和我许久不见,有很多话要说,自然是住在他那儿较为方便。”

  “如果是因为这样,他随时都可以来这儿找你,咱们会很欢迎的,你也没必要搬过去……”司徒芍药气呼呼地问道:“还是觉得咱们待你不好?”

  “当然不是。”他很快地澄清。

  司徒芍药口气顿时变得有些迟疑。“那么……是因为我的关系吗?因为我老是来找你,难免会引起别人的误会,而你又担心会坏了我的名节,所以才想离开,是不是为了这个原因?”

  “二小姐说得没错,我的确是有这层顾虑在。”关轩雅坦白地回道。

  “我不在乎的,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随便他们说去,只要咱们行得正坐得直,自然什么都不用怕。”司徒芍药就是不希望他碍于世俗的眼光而离开。

  他下颚抽紧,硬起了心肠说:“可是我没办法不去在乎,更不想和二小姐扯上任何关系,引起大家的误解,这点还请见谅。”

  闻言,司徒芍药仿佛挨了一记耳光,面颊热辣辣地。“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只是单纯地想跟你交个朋友,难道这样也不行?”

  “男女有别,咱们还是避嫌的好。”关轩雅不许自己心软地说。

  司徒芍药脸色倏地由红转白,勉强地挤出了抹笑来,以掩饰心头的难堪。“意思是说我的脸皮太厚,是我在自作多情,却不知道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原来是这样,这下子我都明白了,其实……你该早点说才对,造成你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已经快哭出来了。

  “是我的错,该老实的告诉二小姐,这点还请原谅。”关轩雅听到她的声音在颤抖,喉头紧缩了下,努力保持客气疏离的口吻说道。

  司徒芍药嘴角兀自抽搐着。“不,该说原谅的人是我,我不该凭借自己的想法,就硬缠着你不放,还以为自己很了解你,多少可以帮得上忙,没想到却惹得你心生厌烦,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丢脸……是我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