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不是……呵呵……咳咳……”关轩雅用袖口捂住唇瓣,可是依旧又笑又咳,宛如被人点了笑穴,怎么也停不下来,笑到连眼角都不禁泛湿了,原来开怀大笑就是这样的滋味,仿佛整个胸口都舒展开来了。

  司徒芍药伸手帮他拍背。“笑得这么激动做什么?有没有好一点?”

  “你……谢谢,我已经好多了……”关轩雅一脸困窘地婉拒她的好意。“咳,真的没事了……”

  “你真的确定?不是在骗我?”她知道这个男人向来很会忍耐,不会轻易跟人诉苦的。

  “我确定,也没有骗你。”两人独处一室已经是不应该,要是再有肢体上的接触,那他可是要负责的,关轩雅顺过了气,这才问道:“阿良呢?”

  司徒芍药已经走到桌案旁,想帮他倒杯热开水。“你的小厮吗?他去帮你煎药了……这开水都冷了,我去端壶热的来。”

  “这种事不敢劳烦二小姐……”关轩雅喘着气,很吃力地把话说完。“二小姐还是请回吧。”

  不想听关轩雅又老调重弹,司徒芍药踅回了床榻前,一向说话就不喜欢迂回,于是直接跟他挑明了。“就算真有什么闲言闲语,我也不会硬赖着你,非要嫁给你不可。”不知怎么,当她这么说时,心里居然有些酸酸的,不懂这种莫名其妙的滋味是什么,只知道很不好受。

  尽管身体虚弱,关轩雅听到她这么说,才知道自己还保有脸红的力气。“我不是……绝对没有嫌弃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了……”其实是自己没有资格赖上她才对。

  “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想欺骗自己一点都不关心你,因为明明就担心你担心得整夜都没睡,却什么都不做,那违背了我的个性。”司徒芍药的这番坦白让关轩雅不由得怔住了,硬是要筑在两人之间的围篱也出现了松动。

  “你……”关轩雅多希望她不要花任何心思在自己身上,该离他远远的,因为自己实在无法回报,可是却开不了口拒绝,也许自己的潜意识里正渴望着得到这样的感情。

  司徒芍药清了清喉咙,有些羞窘,但又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觉得难为情,赶忙换了个话题。“你应该饿了,我去厨房看看早膳准备得怎么样,人是吃五谷杂粮的,光是喝药,病不会好的。”

  瞥见司徒芍药开门出去,他使出所有的力气坐起身来,又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此时此刻,关轩雅更加痛恨自己有这么一副虚弱没用的身躯,如果他跟正常人般健康,或许他和她……

  不!他不能有这样的期待和奢求,若是纵容自己的心去喜欢她,又能给司徒芍药什么呢?关轩雅这么告诫自己,必须将刚刚冒出芽的感情压下去。

  直到天色大亮,司徒仁便偕同妻子一块前来探视。

  “……能够退烧就好,我这颗心才能放下。”司徒仁口气和蔼慈祥,没有半点不耐烦。“当年之所以坚持和‘杭州关家’继续做买卖,不单是因为看在跟你爹娘多年的交情,而是因为佩服他们做生意讲求的是信用,还有责任感,供应的药材绝不会偷斤减两,而且还是给最好的,那已经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就因为这样,我才不能置之不理,幸亏你们这几个孩子都很争气,相信他们在天之灵,也可以暝目了。”

  关轩雅鼻头不禁泛酸。“我和大哥这些年来都牢记着司徒伯伯的恩情,只要有咱们能做的,请尽管吩咐。”

  “你们有这份心意,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司徒仁见他这么懂事,相当欣慰。“还有于情于理,我都该派个人去知会三少爷一声,让他知道你目前的状况,所以方才已经让人去了。”

  “让司徒伯伯和司徒伯母操心了。”关轩雅脸上盛满了歉意之色,不过他同时也观察到一件事,那就是相较于司徒伯伯的热络好客,司徒伯母就显得冷淡许多,对于这种事他可是很敏感。

  司徒夫人自然也要说些客套话,表达关切。“你就好好养病,想要出去走一走,也得等身子好了再说,到时我会叫白术陪你,男人跟男人总是比较方便,不会有什么闲言闲语传出来。”

  最后两句话让关轩雅先是一怔,接着若有所悟。

  原来司徒伯母的态度全是因为不希望女儿跟自己走得太近,关轩雅不禁在心中苦笑,他该早点想到才对。

  “是。”关轩雅温顺地回道。

  司徒仁也听懂了妻子话中的涵义,不满地横了她一眼。“好了,咱们出去吧。”不想当着晚辈的面跟她发生争执,打算私下再好好沟通。

  目送两位长辈出去之后,关轩雅知道不能继续在这儿叨扰下去,得想个好理由离开才行。

  就在司徒仁夫妇走后,同样待在寝房内的周大夫才开口问:“二少爷现在觉得如何?”

  “好多了。”关轩雅收回心思,温温一笑,只要有人这么问,他都是如此回答。“折腾了大家一个晚上,真的很过意不去。”

  “二少爷就别这么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也幸好这次染上的风寒来得快去得也快。”周大夫仔细的望闻问切之后,决定在药方上再加几样药材。“方才听阿良说,二少爷早膳没吃多少,要把身子养壮,得先要有体力才行。”

  “这个我知道。”

  关轩雅苍白的唇角漾开一抹极浅的笑意,接着又下意识地望了房门一眼,只有自己明白是在期待谁走进来。

  “二少爷有事?”周大夫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有些疑惑。

  “没、没什么。”司徒芍药还是离自己远一点好,关轩雅摇头笑了笑,却不知道这笑看起来有多苦涩。“我想再睡一下。”

  “那等二少爷睡醒,药应该也煎好了。”周大夫扶他躺下来说。

  关轩雅又跟他道了声谢,这才掩上瞳眸,不想让眼里的惆怅被人窥见了,就算对司徒芍药真的动了心,甚至也喜欢上她,都得把这份感情藏好,这也全是为了她着想。

  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这个。

  在沉进黑暗梦境的那一瞬间,关轩雅有了这样的决定。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

  “二哥总算醒了。”一个醇厚的男子嗓音在耳畔响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