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明天一早再来看他。”说完,司徒芍药只能悬着一颗心出去,不过也知道今晚大概怎么都睡不着了。

  熬到了大半夜,关轩雅在喝下药之后,状况总算稳定下来,而跟着白术一块回府的司徒仁这才搁下压在心头上的大石。

  “老爷,怎么样了?”司徒夫人也尚未就寝,见夫婿终于进房,连忙问道。

  司徒仁颔了下首。“应该没事了。”

  “老爷,依我看……还是请关家三少爷来把他接回去吧?”她知道夫婿会生气,不过还是得这么说。“唉!要不然我实在很担心。”

  “要不是芍药把轩雅那孩子带到外头去,他也不会染上风寒,还好这次病情不算太严重,不然怎么跟关家交代?等天亮之后,得好好的说说她不可。”司徒仁是在听了白术说明之后,才知道女儿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来。

  司徒夫人自然袒护着女儿。“我已经罚过她,老爷就别再生气了,不过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而是……芍药对待关家二少爷的态度不太一样,我真怕那丫头喜欢上人家了。”

  “芍药跟你说的吗?”他错愕地问。

  “是我看出来的,我要芍药别跟那位关家二少爷太过接近,她就是不听话,万一真被我料中了,那该怎么办才好?”司徒夫人是万万不会答应将女儿嫁给一个无法给她幸福的男子为妻。

  司徒仁想着女儿向来大而化之的个性,笑着摇了摇头。“我看是你想太多了,芍药从小就跟白术玩在一块,也没听你说过什么。”

  “那不一样。”她反驳地说。

  “芍药的个性跟男孩子没什么两样,说不定根本没想到那个地方去,是你老爱胡思乱想的,只怕是看错了。”司徒仁并没有把妻子的话放在心上。“我也累了,想先歇着。”

  “老爷……”见夫婿才躺下来,就开始打呼,司徒夫人只能急在心里,又拿不出点主意来。“希望是我看错了,那就什么事也没有。”

  这个晚上,司徒夫人辗转反侧,睡睡醒醒的,怎么都不安稳。

  而除了她之外,司徒芍药也是一样的状况,就是不敢睡得太沉,只等着天色一亮,就可以去看关轩雅了。

  就在司徒芍药合上眼皮没多久,远处就传来鸡啼,她马上惊醒过来,看到窗外还暗着,气温虽低,她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被窝。

  “他应该没事才对……”因为没有人来通知她,就表示病情稳定,司徒芍药在心中吁了口气,先洗了把脸,穿好衣服,便悄悄地开门出去,就怕吵到睡在隔壁寝房的姊姊。

  司徒芍药在天色将亮未亮之下,很快地来到关轩雅居住的院落,在门扉上敲了两下,负责守夜看护的小厮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开门。

  “二小姐这么早就来了?”小厮看清门外的人是谁,不禁惊讶地问。

  司徒芍药往里头探了一下头。“我睡不着,你们家二少爷没事吧?”

  “烧已经退了,不过还没醒来,待会儿还得再煎一帖药给二少爷喝。”小厮一面说,一面忍不住打起呵欠。

  “你去煎药,我来看着他就好了。”说着,司徒芍药便跨进房门,嘴里催着小厮。“快点去!”

  小厮不由得左右为难,想到周大夫半个时辰前才回房歇着,这会儿只怕还起不来,实在没人可以接手,只好照司徒芍药的话去做了。“那就麻烦二小姐帮忙看着我家二少爷,小的这就去煎药。”

  待房门关上,司徒芍药藉着桌案上的油灯所发出的光芒,走到床榻旁,慢慢俯下身去,好看个清楚,见关轩雅的眉头似乎舒缓开来,不再那么痛苦,她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

  “你要快点醒过来,要不然我……我……”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只无形的手掐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我会很难过的。”

  还在昏睡状态的关轩雅依旧一无所觉。

  眼看他一时半刻不会醒来,司徒芍药便在桌案旁的凳子上坐下来,一手支着下颚,闭眼假寐。

  又过了三刻左右,关轩雅摆脱了混沌的意识,感觉全身不再发热,脑子也渐渐清朗,四肢终于可以动了。

  “阿……阿良……”他困难地蠕动唇瓣,唤着伺候多年的小厮。

  听到床榻上传来说话声,司徒芍药马上冲上前去。“你醒了?你真的醒了?”见关轩雅总算掀开眼皮,她是欣喜若狂,一放下心,喉头不禁梗住了。“我还在想要是再不醒来,该怎么办才好?”

  关轩雅没想到张开双眼第一个看到的是她。“你……怎么会在这儿?”周大夫他们不该让司徒芍药待在自己的房里。

  “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当然是因为关心才来,司徒芍药半嗔半骂地问。“也不想想让人家有多担心……”

  “你……哭了?”听她带着浓浓的鼻音,关轩雅心口一紧。

  “我这是太高兴了,才不是哭……”她用袖口抹着眼皮,不过泪水反而掉得更多,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我没事……真的没事了……”关轩雅咬着牙根,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好不容易才坐起身来,本能地朝司徒芍药伸出右手,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连忙缩了回去。“让你操心了,真是抱歉。”

  司徒芍药吸了吸气。“我才不是在为你操心,而是怕你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家人说不定会来找我报仇的……”

  “不会有那种事的……”他哭笑不得地回道。

  “糟糕!你大哥会不会要我……”司徒芍药用手刀往自个儿脖子上一抹。“自刎谢罪?”

  关轩雅知道自己不该笑的,可是当笑声自然而然地滚出喉咙时,已经来不及咽回去了。“咳咳……”开怀大笑的结果就是引来一阵剧咳。

  “我的话有这么好笑吗?”她啐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