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娘不要生气,下次我一定会先跟您说的……”司徒芍药摆出忏悔的姿态,只求母亲快快息怒。

  “还有下次?”司徒夫人难得厉声地责骂。“娘不准你再靠近那位关家二少爷,听到了没有?”

  “娘何必在意别人的想法,我只是想要和他交个朋友,有谁会说闲话?”

  司徒芍药不假思索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娘说不准就不准!”司徒夫人坚持地喝道。

  “娘!”她索性就跪在母亲面前,希望得到允许。

  见状,司徒夫人气呼呼地从从圆凳上站起来,了解这个女儿脾气有多倔,从来不为任何人下跪,这会儿为了关家二少爷不惜这么做,让她更是忧心忡忡,一定要阻拦到底。

  “你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了?娘这么做都是在为你着想……好!既然你这么爱跪,那就这么跪着,不要起来。”见女儿就是不明白她这个当娘的苦心,让司徒夫人更加气苦。

  “娘……”司徒芍药望着母亲步出小厅,真的不想伤她的心,可是又无法照着母亲的意思去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她只能继续跪在小厅内,想要等母亲心软,开口叫自己起来,说不定还会收回成命,不会再反对她去找关家二少爷了。

  酉时——

  外头天色都暗了,关轩雅才昏昏沉沉地醒来。

  “二少爷醒来了正好,药还热着,快喝下去吧……”周大夫把药碗交给小厮,由他来伺候。

  “我睡了多久?”关轩雅让小厮扶坐起来,喉头有些干。

  “二少爷大概睡了一个多时辰了……”小厮小心翼翼地将白瓷瓢羹儿凑到主子的唇畔,慢慢地喂他喝完。

  入口的苦涩药汁让关轩雅的脑袋稍稍清醒一些。“她……周大夫别怪司徒家的二小姐,是我要出去走走,才会请她帮忙的。”

  周大夫叹了口气。“我不是不了解二少爷的心情,可是也不要急于一时,咱们既然到了京师,有的是机会,慢慢来。”

  “是,我明白。”关轩雅勉强地笑了笑,他不是急,而是希望能有一次可以照自己的心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个时候,房门响起一声轻敲,接着白术便进房来了。

  “二少爷没事吧?”白术心想要是病情严重,得去百安堂通知老爷。

  关轩雅轻扯了一下没什么血色的唇瓣。“劳你担心了,喝了药之后应该会好些……对了!二小姐呢?她没挨司徒伯母的骂吧?”

  “她……”白术不知该不该说。

  “怎么?司徒伯母很生气吗?她是不是怪二小姐自作主张,私自带我出门?”关轩雅也很后悔没有思虑得更周全,这才会害了司徒芍药。

  白术反过来安慰他。“夫人向来疼爱二小姐,不会那么狠心让她跪太久的,等老爷回来就会叫她起来。”

  听到司徒芍药正在罚跪,教他怎么还躺得住,这么一想,关轩雅便不由分说地掀开被褥,作势要下榻。

  “二少爷要做什么?”小厮见主子要起来,赶忙伸手扶住他。

  周大夫也开口制止。“二少爷的烧还没退,要多休息才行。”

  “我必须去跟司徒伯母解释……”祸是他闯的,他才是元凶,怎么能让司徒芍药代为顶罪,关轩雅于是咬紧牙关,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帮我拿袍子来……”要罚也要两个人一起罚。

  “是。”小厮匆匆地转身,把袍子拿来,帮主子穿上。

  关轩雅确定自己都穿戴整齐,靠着小厮的搀扶,步履艰难地往房门口走去。

  而另一头,司徒夫人终究还是心疼女儿,舍不得让女儿跪太久,在寝房里坐了好一阵子,这才又回到小厅来。

  “现在肯听娘的话了吧?”司徒夫人俯视着跪在冰冷地面的女儿,心想她应该想通了才对。

  “娘……”司徒芍药跪到膝盖麻了,都快没有知觉,却还是不肯起来。“关家二少爷是个正人君子,您连见都没见过,为什么这么讨厌他?”

  “娘也不是讨厌他,只是……”司徒夫人不知该如何跟女儿解释,就因为关轩雅是个药罐子,加上那副虚弱的身子,谁也没把握他能捱几年,要不然她也不反对跟关家结为儿女亲家。

  司徒芍药频频地为关轩雅说着好话。“其实他也跟娘一样顾虑到我是个姑娘家,怕人家会闲话,所以连跟我多说句话,都有所顾忌,他真的是个好人,是个君子,不能因为他是个男子,我是个姑娘,就连朋友都做不成。”

  “如果只是单纯做个朋友,也不是不好,娘就怕……”

  听母亲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司徒芍药一头雾水地问:“就怕什么?”

  司徒夫人看着女儿对于男女情爱还没完全开窍,至少还来得及阻止,别等到她愈陷愈深,那时就太迟了。“总而言之,就是不准你再去找他。”

  “就算我现在答应娘了,难保还是会忍不住跑去找他,所以……”她满是歉意地说。“娘,对不起。”

  “你这丫头……”司徒夫人为之气结。

  就在这当口,白术已经带着关轩雅主仆朝这个院落而来,当他们跨进小厅,就见司徒夫人举起右手,恨不得一巴掌把女儿给打醒,不过终究还是舍不得打下去,只是做做样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