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叫我二小姐,那我是不是也要称呼你为二少爷,这样才叫公平?”司徒芍药横睨着他问。

  “这是该有的礼数。”关轩雅轻道。

  司徒芍药撇了下嘴角,没有说话,因为周大夫已经在帮他把脉,于是静待诊断后的结果。

  “二少爷今天觉得如何?”周大夫一面把脉一面问道。

  关轩雅微微一哂。“比起昨日,精神已经好上许多,还劳烦周大夫这一趟陪我到京师来,有你在也安心多了。”

  “哪儿的话,大少爷可是有付我丰厚的出诊费用,所以二少爷不要放在心上。”说到这儿,周大夫便专注在病人的脉象上。

  “如果周大夫不反对,我今天想到外头走一走。”关轩雅望着窗外,虽然已经立冬,不过除了冷了点,还没开始下雪,他可不希望来到了京师,却还是整天关在寝房里头。

  周大夫过了半晌才收回手指。“二少爷不用心急,再休息个两天,状况都稳定之后自然就能出门了。”虽然赞成他出去透气散心,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免得弄巧成拙了。

  闻言,关轩雅多少有些失望。“我明白了。”

  这位关家二少爷可是他遇过最合作的病人,周大夫点了下头。“那我去煎药,二少爷用完午膳之后再喝。”

  “……好。”关轩雅真想任性一次,说他不想喝。

  待周大夫步出房门,另一名随行的奴才正好端了几道清淡的饭菜进来,一一摆上了桌,然后出去了。

  关轩雅这才抬起俊首,注意到司徒芍药似乎还不打算离开,轻声地问:“二小姐还有事吗?”

  司徒芍药自然也听见关轩雅和周大夫刚刚的对话,自顾自地拉了张凳子坐下来。“其实你很想出门,为什么不老实的说出来?就只会一味地忍耐,把话闷在心里,日子久了不生病才怪。”

  “谢谢二小姐的关心,周大夫说得也没错,还是等过两天……”关轩雅把笑意固定在唇畔,不想这么容易被看穿了。

  “不需要否认,这不就是你甘冒风险,一路从杭州来到京师的目的,就是想要在死之前看看外头的世界。”她能够体会这样的心情。

  被司徒芍药一语道中了心事,而且还道出了从来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的“死”字,关轩雅的脸色倏地刷白了。

  “你……说什么死不死,我家二少爷会活很久……会长命百岁的……”小厮气急败坏地嚷着,巴不得将她轰出去。

  “我说对了是不是?”司徒芍药没有理会小厮的叫嚣抗议,直勾勾地望着面白如纸的关轩雅。“当我误食了有毒的药材,那几天一直都是昏迷不醒,可是却能听到爹娘以及姊姊的哭声,还有大哥就站在床榻旁猛叹着气。虽然当时年纪还小,却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就这么死了,我真的好害怕,一直大叫救命,希望有人来救我,却没有一个人听见……心里只想着我还没有孝顺爹娘,还没有跟家人道别,还有好多好多事想要去做,至少要等把那些事都做完再死也不迟。”

  她是第一个了解自己在想什么的人,关轩雅胸口倏地绷紧,长久以来,他总是习惯去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想让人知晓他心中的恐惧和无助,但是司徒芍药这番话却击溃了这层伪装。

  “那么你都做到了吗?”关轩雅喉头紧缩地问。

  “我很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不是完全都办到了,但是至少要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不会觉得后悔。”司徒芍药说到这儿,噗哧一笑。“这些话我可没告诉过任何人,就连家人都不曾,因为他们都很忌讳我说那个字,说不定还会狠狠地骂我一顿。”

  关轩雅看着眼前男装打扮的姑娘,秀雅明朗的小脸上充满生气勃勃,即便面对死亡这个话题,也能毫不逃避,侃侃而谈,心头有着从未有过的悸动,跟司徒芍药相比,自己显得太过软弱了。

  “我想出门。”他道出心中最渴切的话。

  “没问题,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司徒芍药漾开笑靥,拍了拍胸脯。“你先把肚子填饱,我去准备一下,很快就回来。”说完,她便冲出房门了。

  小厮一脸忧心忡忡地说:“二少爷真的要出门?可是周大夫说……”

  “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关轩雅叮咛一句,此刻已经有了胃口,端起碗筷,两、三口就把半碗白饭吃完,还多要了半碗,这样的食量可是少有的。

  过了好半天,司徒芍药才又折了回来。

  “周大夫还在煎药,暂时不会过来……”司徒芍药连忙要小厮把保暖的斗篷取过来,将关轩雅整个人团团裹住,又要他将唐巾换成浩然巾,可以用它来挡风。“马车已经在大门口等了。”

  “二小姐……”关轩雅感激地启唇。

  司徒芍药也跟着他唤道:“二少爷还有什么事?”故意加重前面三个字。

  “没有了。”他笑着摇头。

  她横睨了一眼,然后在房门口往外探头探脑。“外头没人,快点走吧。”

  在小厮的搀扶之下,关轩雅展开他来到京师的第一次冒险。

  待三人踏出大门,就见白术已经在马车旁边等了。

  白术不太放心地问:“芍药,这样真的好吗?”像这样带着病人到处乱跑,要是出事谁扛得起责任。

  “有事我自会担待,不会连累二小姐的。”关轩雅心想周大夫那儿,等回来之后再来跟他解释。

  “凡事担心这又担心那的,什么事也不用做了。”司徒芍药瞪了白术一眼,白术是两岁时被人遗弃在百安堂店门外,而让爹带回家来养,并亲自为他取名,两人不只是主仆,也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所以私底下都直呼她的闺名。

  “只要是你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了。”白术叹了口气说。

  司徒芍药笑得一点都不愧疚。“要是娘问起我来,你就跟她说我去药铺了。”母亲不希望她跟关轩雅太过接近,还是先瞒着再说。

  说完,她便坐上驾驶座,确定关轩雅主仆都进了篷车内,于是甩动缰绳,让前头的马匹缓缓前进。

  “你想先去哪里?”司徒芍药朗声地问着坐在后头的年轻男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