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明明知道司徒芍药是个姑娘,要如何当她是男子?关轩雅在心中叹了口气,加上他也不想和任何一个女子扯上关系,除了担心坏了人家闺女的名节,也因为自己连想要负责,只怕都没有资格。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无法否认欣赏司徒芍药的性子,即便才刚认识,但是她不会用看待病人的方式来对待他,关轩雅一直以来最希望别人这样对待自己,而且她有话直说,生性又开朗,和她相处起来十分愉快,忍不住要想,如果司徒芍药是个男子,两人一定可以结为莫逆之交,但……偏偏她是个女子。

  当晚戌时——

  “关家二少爷都安顿好了?”虽然即将过六十大寿,司徒仁却是保养有方,只有两鬓多了几绺白发,身子更是硬朗得很,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只有四十来岁,不见一丝老态。

  府里的奴才点了下头。“老爷,都安顿好了。”

  才刚进家门的司徒仁颔了下首。“我这就去看看他。”

  “老爷,让关家二少爷住在咱们府里真的好吗?”年约五旬的司徒夫人样貌端庄美丽,平日行善不落人后,此时却对关家的做法颇有微词。“关家的人想亲自来帮老爷祝寿是好事,不过为什么要让二少爷来,万一……”

  “不准胡说!”司徒仁低斥。

  “我也不希望有那种事发生……”司徒夫人叹了口气。“咱们也知道‘杭州关家’这位二少爷打小身子差,平日都不出门,再过几天老爷就要过六十大寿了,我是担心会有晦气……”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的,不能全怪她会这么想。

  “什么晦气?你这是妇人之见!”司徒仁又是一阵斥责。“就是因为知道轩雅那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却愿意大老远的来为我祝寿,这份心意比什么都还要重要,我欢迎都来不及,才非要把他留在咱们府里作客,你可别在他面前乱说话。”

  司徒夫人被夫婿这么训诫,也不敢再多说下去。

  “爹!”司徒芍药听说父亲回府了,于是过来找他。

  见到最小的女儿进门,司徒仁赞许地说:“关家二少爷这件事你办得很好,爹就知道交给你没错。”

  “那是当然了。”得到父亲的夸奖,就是给司徒芍药最大的鼓励。“我也派了个人去关家三少爷那儿,让他知道二少爷住在咱们家的事,免得他接不到人,以为出事了。”

  “很好!很好!”司徒仁拍着小女儿的肩,笑得合不拢嘴。

  “老爷还真把芍药当成儿子看待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让她穿上男人的衣裳,整天待在药铺里抛头露面也就算了,这会儿还要她负责招呼关家二少爷,要是传了出去,将来怎么嫁人?”虽然青黛和芍药这对姊妹是侧室所生,并不是她的亲生骨肉,不过司徒夫人怜她们一出生就没了亲娘,于是打从襁褓开始就一点一滴的带大,早就视如己出,自然关心她们的终生大事。

  司徒芍药亲热地倚着虽非生母,却视同亲娘的司徒夫人。“娘,我不嫁人的,要一辈子留在爹娘身边,以后帮大哥打理百安堂。”

  “芍药不嫁人也好,将来百安堂就交给她和元参,继续把咱们司徒家济世救人的家业传承下去。”司徒仁抚着下巴的胡子笑说。

  司徒夫人轻轻打了下女儿的手背。“姑娘家怎么能不嫁人呢?说什么娘都要帮你挑个好婆家。”

  “那帮姊姊找就好了。”司徒芍药早就决定要当个老姑娘,不想勉强地嫁了人之后,将来又被夫家嫌弃自己有这样难听的声音,见不得人,那岂不是更难堪?她不想让自己过得那么凄惨。

  “两个都得嫁!”这点司徒夫人绝不退让。

  司徒仁摆了摆手。“好了!我先去看看轩雅那孩子,你们母女慢慢聊吧。”说完便走了。

  “娘不跟爹一块去吗?”司徒芍药被母亲拉着坐下来。

  “你爹一个人去就好了。”她对关家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怨怼。“那位二少爷是不是病得很严重?”要是在这儿有个什么,要怎么跟关家交代。

  司徒芍药摇了摇螓首。“倒也不是,除了外表看起来苍白虚弱,人也瘦了些,走路需要有人搀扶之外,其实也还好。”

  “那么招呼的事就让白术去就好了,你一个姑娘家在男人住的地方进进出出,总是不太方便。”司徒夫人不忘嘱咐一声,就怕女儿的名节受损。

  “娘……”司徒芍药并非想要违背母亲的意思,而是对于这位关家二少爷,就是情不自禁地想多关心他,不是因为同情,或是可怜,就像看待那些来百安堂看病抓药的病人一样,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

  她不由得想起关轩雅在恶梦中的呓语,也许他本人不记得自己喊了什么,可是司徒芍药却听得一清二楚,甚至相当了解那样的恐惧,因此内心最柔软、最女性的部分被触动了,不禁心软了,也……心动了。

  司徒芍药忆起父亲曾经说过的话,关家二少爷经历过两次生死交关的时刻,花了多少心力才熬过来,或许就是因为他们同样面对过死亡,更能够感同身受,对他也就多了份怜惜,无法视而不见。

  “答应娘!”见女儿不回答,司徒夫人板起脸孔。

  “我知道了。”司徒芍药不得不先点头。

  翌日——

  “二少爷醒了?”趴在桌案上打盹的小厮听到床榻上有动静,连忙起来察看。

  关轩雅嗯了一声。“什么时辰了?”

  “都巳时了,二少爷难得睡得这么晚,而且夜里也不曾惊醒过,这还是小的头一回看到。”小厮见主子能够得到一夜好眠,高兴得眼圈都湿了。

  “这有什么好哭的?”关轩雅温和地笑了笑。“先来帮我梳洗一下,总不能整天都是这副病恹恹的样子,这是住在别人府里,不是在自个儿家中,凡事都不能太过随便了。”

  最重要的是司徒家要办的是寿宴,府里却住了个病人,总是触霉头,这个道理关轩雅自然懂得,只不过昨晚见到司徒伯伯,才开口说要离开,他老人家还很生气,说是不是嫌他招待不周,让关轩雅想走也走不了。

  小厮依着主子的吩咐,赶忙去端了洗脸水进来。

  “昨天没见到司徒伯母,得去跟她请个安……”关轩雅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口中低喃着,小厮也已经熟练地帮主子梳好发髻,戴上唐巾,最后穿上宽袖右衽的深衣,紫色的布料上还绣有吉祥图案,总算让他看来精神许多,原本俊美的面相,也在衣装的衬托下,散发出温文儒雅的气质。

  才这么想,周大夫便来了,还有……仍然是男装打扮的司徒芍药。

  “你今天的气色可比昨天好看多了。”司徒芍药只是来打个招呼,尽尽主人的义务,不打算待太久,这样也不算违抗母亲的话。

  关轩雅客气又疏远地笑了笑,心想还是避避嫌,这样对双方都好。“这都是托二小姐的福。”他也是昨天从司徒家的奴才口中得知的,原来司徒芍药是司徒伯伯的两个女儿中最小的那一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