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白术愣了一下。“公子?”

  “就是方才跟我坐在同一辆马车上的那位。”对关轩雅来说,除了亲人和府里的奴仆之外,他不曾有过朋友,难得跟“他”相谈甚欢,说不定两人可以结为好友,这是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渴望有一个志趣相投的知己,能够一块品茶,一块谈天说地。

  “呃……她……应该马上就来了。”白术欲言又止地说。

  关轩雅不疑有他,颔了下首。“那我就先睡一下。”清楚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硬撑。

  闻言,小厮扶着主子坐在床榻上,然后蹲下来帮他脱去毡靴,关轩雅才躺在床榻上,可比睡在船上舒适多了,几乎一沾枕便睡着了。

  “嘘。”小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周大夫点了点头,示意大家有话出去再说。

  没有听到房门被人顺手带上的声音,关轩雅很快地跌进一个很深很黑的梦境当中,梦境中的他伸手想要抓住东西,让自己不要再往下坠落,可是下坠的力道太强,又什么也抓不到,这样的恐惧是自己最熟悉的。

  我不想死……

  谁来救救我……

  关轩雅想要叫,却发不出声音来,因为他不能叫,如果叫出声来会让兄长更加忧心操烦,所以只能把所有的惊惧害怕都咽进肚子里去。

  冷不防地,他抓到了什么,也不再往下掉。

  他得救了……

  “唔……”关轩雅成功的挣脱了梦境,缓缓地掀开眼皮,这才知道自己真的伸手想要抓住东西,而此刻正紧紧地握住某人的手不放。

  待关轩雅定睛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个身形纤细修长的“少年”,有着一张秀雅的瓜子脸,嵌着两道弯弯的柳眉、一双黑白分明的炯亮瞳眸,眉宇之间带着些许属于男孩般的英气爽朗,此刻正用着坦率直接,又闪动着关心的眸采,瞬也不瞬地凝望着自己……

  “是不是作恶梦了?”司徒芍药轻启红唇,用着粗嗄的嗓音问。

  这个声音?

  “你……”关轩雅听到这个极为特殊的嗓音,马上猜到“他”是谁,只不过眼前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而司徒伯伯的公子年纪应该比自己大才对,不禁有些疑惑,而“少年”虽头戴网巾,身穿短褐衣裤,一身男装,但从五官看来,却又像极了姑娘家。

  “你是司徒伯伯的……女……”关轩雅不太确定的喃道。

  “没错,我是他的女儿。”司徒芍药知道他想说什么,很干脆地道出真相,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呃……”关轩雅面颊一热,本能地松开手掌。“失、失礼了。”

  “不用太在意,你又不是故意的。”司徒芍药见他露出腼觍的神情,害她也跟着不自在起来,连忙换个话题。“刚刚看你好像在作恶梦,所以才想叫醒你,是作了什么可怕的梦?”

  关轩雅挪动身子,好坐起身来说话。

  “我已经忘了,或许是因为头一回出远门,心里有些不安所造成的。”他三言两语的带过。

  “是这样吗?”司徒芍药没有追问下去,走到桌案旁倒了杯热开水过来。“听白术说你找我?”

  “谢谢。”关轩雅接过茶杯,听她这么问,心想如果事先就知道“他”其实是“她”,绝对会保持距离,就连像这样单独面对面说话都是不合宜的。“没事,只是想跟你道声谢罢了。”毕竟男女有别,是无法做朋友的,更何况他也不想和对方过于接近,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司徒芍药瞪着斜倚在床头的年轻男子半晌,然后两手环胸,跟他把话说白了。“咱们刚刚在马车上的时候,你说起话来还比较老实,这会儿知道我是个女的,就变得有所保留,一点都不坦白。”

  “不是这样的……”他试图辩解,却也明白对方说得没错,因为自己不习惯跟人吐露心事,即便是亲手足也一样,而在马车上,因为光线昏暗,加上以为“他”是男的,一时没有防备,才会道出心里话。

  “因为你顾虑到我是个姑娘家,像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要是传扬出去,担心会有人说闲话对不对?”司徒芍药自然猜得到他的用意。“是你想太多了,我爹交代我要好好招呼你,他都不担心,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话不是这么说……”关轩雅还是认为不妥。

  “更何况根本没人当我是个姑娘家,连我爹都快以为自己有两个儿子,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司徒芍药故作轻松地说,虽然嘴里说不在意,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些失落感。

  “就算你穿上了男装,也不可能当你是男子。”关轩雅不解地说。

  司徒芍药大方地在床沿坐下。“还不是因为我的声音……小时候每个见到我的长辈都会露出同情和惋惜的眼神,然后摸摸我的头说,明明生得这般可爱,为什么声音如此粗嗄难听,将来长大怎么找个好婆家,听得我的耳朵都快要长茧了,干脆换上男人的衣裳,之后不认识的人都当我是个男的,也就不再用那种可怜的眼光看我,久而久之便不想换回来了。”这世间对女子总是过于严苛,对男子反倒诸多的纵容,真的很不公平。

  “你的声音……应该不是天生的才对。”关轩雅不禁心有戚戚焉,因为他何尝不是同样讨厌别人用怜悯的眼神来看待自己。

  “当然不是,这是在我七岁那一年,因为听我爹说了神农氏尝百草的故事之后,决定要效法他的精神,就跑到百安堂,每一种药材都偷偷拿出来尝尝看,结果……差点把自己给毒死。”

  说到这里,司徒芍药忍不住大笑,似乎把这件事当作笑话来看,并没有在心中留下任何阴影。

  “还好最后被救活了,却也在催吐当中伤了喉咙,声音就变成这样了,不过我倒是一点都不后悔干出这种蠢事,因为让我更想要学会如何分辨药材,现在连我爹都夸我比咱们药铺里的伙计还要厉害,上千种的药材,我都能分得出来,也叫对名字。”

  关轩雅因她的乐观态度而笑弯了眼,即便气色不好,但天生俊美的五官也因这抹笑意而更加迷人。

  “咳。”司徒芍药险些又被他的“美色”给迷住了,心想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不该生得这般好看才对。“总而言之,你就跟其它人一样,直接叫我芍药,当我是个男的就好了。”她豪气地说。

  “芍药?”原来这是她的闺名。

  司徒芍药用力颔首。“你难得出一趟远门,有空的话我会带你到处走一走,咱们京师可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所以不必太过拘谨。”

  “可是……”关轩雅为难地说。

  “你就不要学那些读书人,满脑子迂腐浅陋的想法,咱们就趁这机会交个朋友,下回换我上杭州玩,你可得要好好招待我。”司徒芍药有些半强迫,不容许对方说个不字。

  喀!喀!

  关轩雅才要开口说话,房门就被人轻敲了两声,接着小厮便端着刚煎好的汤药进来。

  “那我先出去了,晚一点我爹会来看你。”说完,司徒芍药便旋身往外走。

  关轩雅看着房门片刻,才慢慢地收回视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