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闻言,白术颔了下首,垂下布帘,不让外头的冷风吹进篷车里头,接着抽动缰绳,驱车前进,随着车轮的转动,马车上下震动着。

  “嗯……”关轩雅逸出一声呻吟,吃力地掀开眼帘。

  那粗哑的声音又在他耳畔响起。“很不舒服吗?”

  “还好,不打紧的,你是……司徒伯伯的公子吧?”他微弱地说。“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司徒芍药顿了一下,没有多作解释,因为她现在是男装打扮,加上任何人听到声音也都会以为自己是名男子,这种误会已经习惯了。“一点都不麻烦,我爹知道你亲自来为他祝寿,可是开心得不得了,所以不用跟咱们客气。”

  “比起司徒伯伯为关家所做的,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就是因为这样,关轩雅才不想去增添他们的困扰。“还是请你送我到舍弟那儿。”

  “我都说不用客气了,要说几遍你才听得懂,一个大男人这么啰哩啰嗦的。”司徒芍药哑声地啐道。“出门之前,我爹还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请你到府里作客,你可别害我挨骂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关轩雅还是生平头一遭被人这么数落,因为在府里,没人敢对他说半句重话,奴仆们对待自己更是小心翼翼,都当他是易碎的花瓶,彷佛轻轻一碰就会倒地不起,就连嘴巴最坏的四弟也不曾用挖苦嘲讽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心想司徒伯伯这个儿子说话还真是率直,可是也因为这样,让关轩雅感觉自在许多,不再觉得自己是个说不得、骂不得的病人。

  说着,关轩雅便想坐起身,他已经躺腻、躺烦了。

  “要是真的不舒服就好好躺着,不要勉强……”虽然篷车内光线昏暗,不过司徒芍药还是能看见身影的晃动。

  关轩雅不期然地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不过并非自己身上长年累积的,而是当“他”靠近时,从“他”身上飘过来,因为家族经营药铺生意的关系吧,反倒有种亲切感,整个人也放松下来了。

  “我这会儿已经好多了,坐着没关系。”关轩雅喘了口气,才又开口问道:“周大夫和其它人呢?”

  “他们坐在另一辆马车上,就跟在后头。”司徒芍药朝在外头驾驶马车的年轻人嚷道。“白术,速度慢一点!”

  说完,马车果然渐渐慢下来了。

  “咳、咳。”关轩雅忍不住咳了几声,一只柔软的小手立即伸了过来,探测自己额头上的温度,让他脑中不禁闪过一丝困惑,因为这种触感不像是男子所有。“不要紧的,请不用担心……咳,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

  “通常顽固的病人都是这么说,我可是见多了,等到知晓病情严重时,再来哭得呼天抢地也已经太迟了。”司徒芍药哼道。

  关轩雅轻笑一声。“这倒也是。”

  “我是在骂你。”还笑!

  “我知道。”他唇畔的笑意又深了些,因为关轩雅分得出是恶意还是好意,只有感激,岂会不高兴。

  司徒芍药横他一眼。“你这人是真的没脾气,还是太会忍气吞声?”

  “应该都有吧。”关轩雅淡淡一哂。“只因为不想带给别人麻烦,造成身边的人的困扰,所以……才会拚命压抑自己的情绪。”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个初次见面的人说出心里话,这是连对亲手足都不曾说过的。

  司徒芍药索性过一下当大夫的瘾。“把你的左手给我。”

  闻言,关轩雅纳闷地把左手伸了过去。

  “让我看看……嗯……”司徒芍药有模有样的掐着他的脉搏。“依我的判断,你生的不是什么大病,而是气郁、多思虑,这种人易招心脾肝虚症,要先让气血调畅,所以药方得以清肝泻火为主。”

  关轩雅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你还是个大夫?”据自己所了解,司徒家的祖先原本只是走街串巷行医卖药的郎中,之后开了间小小的药铺,因为开的药方有效,让无数病人吃了药到病除,百安堂的名声才因此传开,如果“他”懂得医术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呵、呵。”司徒芍药逸出粗哑的笑声,将手指缩了回去。“可惜不是,只不过镇日待在药铺里配药,再看咱们百安堂的坐堂先生为病人把脉看病,解说病情,听多了自然也会说上几句。”自己虽然也想过要当大夫,偏偏就是少了慧根,光是望闻问切这门学问怎么也学不会。

  “原来如此。”关轩雅笑不离唇地说。

  司徒芍药不忘学坐堂先生的口吻,对病人说起教来。“如果心情太过压抑,反倒容易郁积成疾,切记要放宽心,心宽了,病自然也就会好了。”

  “是,谢谢大夫。”关轩雅笑得太用力,马上捂住唇,一阵剧咳。

  “二少爷……”小厮连忙抚着主子的背。

  “不打紧。”他又咳了几下,总算顺过气来。

  听他似乎咳得很难受,让司徒芍药不禁有些歉意,不该跟关轩雅说这么多话才对。“就快要到了,再忍一忍。”

  果然不消多久时间,马车便已经停在司徒府外头,司徒芍药率先掀起布帘,一跃而下。

  “白术,你过去帮关家二少爷,我进去跟娘说一声。”说完就先上前敲门,门房来开了门之后,人便进去了。

  这时,关轩雅也在小厮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了。

  “二少爷,还是让我来背你吧。”白术走过来说。

  关轩雅望着眼前体格粗壮、一张方正的脸孔,约莫二十的年轻人,原来他就是方才背自己下船的人。“无妨,我可以自己走。”只要他还能动,宁可靠自己,话才说着,目光自然而然地搜寻周围的脸孔,像是在找人似的。

  “二少爷,咱们快点进去吧。”小厮只想让主子能够好好歇着。

  “嗯。”关轩雅伸手将斗篷拢好,然后很慢很慢地往前走。

  在白术的带路下,关轩雅住进了一处僻静的院落,虽然不是司徒府内最好的,却因为有个小厨房,也方便周大夫煎药,以及煮食,所以才会安排让关家主仆住进这里。

  “司徒伯伯真是设想周到。”听完白术对环境做了简单的介绍,正在让周大夫把脉的关轩雅感激地说。

  周大夫先观察了关轩雅的气色,把过脉之后说:“我这就去帮二少爷煎药,你先躺下来歇会儿。”司徒家开的是药铺,临时需要什么药材,也不怕没有。

  “我得先去跟司徒伯伯和伯母两位老人家请个安。”关轩雅懂得礼数,既然来人家府里作客,总得先跟主人打声招呼才不会失礼。

  “老爷要到晚上才会从百安堂回来,他有交代要二少爷先歇着,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不要客气。”白术照着老爷的话说。

  “那么司徒伯伯的公子呢?”他忘了问对方该如何称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