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想大哥也舍不得离开未来大嫂那么多天,而三弟虽然人在京师,不过如今的他是皇上身边的亲信,又身为都察院的监察御史,总有公事要忙,或许还分不开身来,更不能让九妹和十妹两个姑娘家出这一趟远门,那么就只剩下我了……”关轩雅声量很轻,还有气无力的,但也听得出口气十分坚定。

  “我不答应!”关轩海不想听任何理由,沉下粗犷的脸孔喝道:“到京师有一大段的路程,这舟车劳顿可是相当辛苦,你的身子又怎么顶得住?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只要好好待在府里就够了。”

  闻言,关轩雅叹了口气,因为兄长的反对早在他预料之中。“这二十多年来,我几乎很少出门,连这座杭州城,都还不曾看遍,就因为这个身子,不知道还能再撑上几年,可也因为这样,才想趁这会儿精神还算不错,还有体力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关轩海不想被二弟的神情和话语给动摇。“就因为你的身子不好,需要有人随时在身边照料,要是真的上京师去,也会给司徒伯伯增添麻烦和困扰的。”希望这么说能打消他这荒谬的念头。

  “我可以住在三弟那儿,不会去打扰司徒伯伯的,大哥,这辈子从来没求过你任何事,这是唯一一次,就请你答应我吧。”关轩雅近乎恳求地说道。

  “你要大哥怎么点这个头?”关轩海咬了咬牙根,着恼地从凳子上跳起来。“万一你在半路上有个什么,教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娘?”

  看兄长红了眼眶,关轩雅眼圈也热了。“从小我就一直梦想着自己有副健康的身体,能够搭一回船、或者骑一次马,去看看外头的世界,而不是镇日关在这间狭小的寝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灵魂被困在这样一具瘦弱的躯体内,不管怎么挣扎都逃不出去,我已经受够这种沉重的无力感……”

  “二弟……”关轩海从来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感觉,以为这个弟弟性子温顺如水,即使有了病痛,也不曾埋怨,如今才明白他内心有多么痛苦不堪,喉头顿时梗住,怪自己从来没有去设想和体会这种心情。

  关轩雅很快地整理了下濒临崩溃的情绪,微哂地凝望着兄长。“大哥,请你原谅我的任性,让我去冒一次险,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我都不后悔。”

  “我……”关轩海胸口窒了窒,从来不曾拒绝过二弟的任何要求,可是这个要求又让他无法点头答应,真的是天人交战。“让我考虑一下……”

  说完,关轩海有些狼狈地夺门而出,心想自己这个兄长当得真是失职,以为只要多关心二弟,想办法调养好他的身体就足够了,却不知道二弟的心承受着比身体更大的折磨。

  该答应他吗?关轩海左右为难地思忖。

  就在整整考虑了两天两夜之后,关轩海总算勉为其难地点头答应了,对他来说,何尝不也是个痛苦的决定。

  “我会先捎封信到京师,劳烦司徒伯伯多多关照,另外也要知会三弟一声,要他为你安排吃住,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千万不要太过逞强……”关轩海不放心地再三叮嘱。“还有我会多派几个奴才跟着,当然也要请周大夫一块去,他是最了解你身体状况的,这样我才能放心。”

  “我听大哥的就是了。”关轩雅清楚兄长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

  “你要是真能这么听话就好。”他叹气地说。

  “让大哥为难了。”关轩雅不禁内疚地说。

  如果可以的话,关轩海多希望能把自己的健康分一半给他,不过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只要能让你开心,大哥愿意为你做任何的事。”

  “我知道。”兄长的话让他为之动容。

  关轩海握紧拳头,再怎么样的忐忑不安,还是得放开二弟的手,因为他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要怎么走下去。

  就这样,三天后,关轩雅坐上了前往京师的船只,即便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可是这一刻他的心却是飞扬雀跃的,因为这是二十四年的生命当中,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冒险。

  经过将近二十天的航程,船只沿着运河来到了京师顺天府。

  已经到了吗?

  关轩雅想要开口询问身旁的小厮,他用意志力硬撑到现在,就是不想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倒下,可是他发现自己快要陷入昏迷状态了。

  不行……

  他不能晕厥过去……

  “……这位就是咱们二少爷,坐了这么多天的船,身子快要撑不住了,小的刚刚怎么叫,二少爷就是睁不开眼睛,正在想该怎么办才好,没想到你们就来了,真是太好了……”看到有帮手出现,小厮这才如释重负地吸了吸气,拚命用袖口抹着泪水,而这番对话也将关轩雅渐渐涣散的思绪拉了回来,有些好奇地想要掀开眼皮,看看他是在跟谁说话。

  司徒芍药望向躺卧在眼前的关家二少爷,听说他从小身子不好,更不曾出过远门,想不到这回却千里迢迢的从杭州前来京师为爹祝寿,这份心意委实令人感动。她不由得仔细打量对方,只见关轩雅一头檀木般的黑发披散在枕上,瘦长的俊美脸孔上嵌着两道浓密的长眉、挺直的鼻梁,和两片略显没有血色,但又弧形好看的嘴唇,更增添了一股柔弱的美感。

  在一旁关切的周大夫见身旁这名头戴网巾,身穿深色短褐,却生得眉清目秀的“少年”似乎看二少爷看得都呆住了,忙不迭地清了清喉咙。“咳、咳,咱们还是先带二少爷下船再说吧。”

  “呃,我知道了。”司徒芍药这才回过神来,逸出唇瓣的却是粗哑的嗓音。“白术,你来背关家二少爷下船。”

  是谁?

  关轩雅在意识飘忽之间挣扎着,听到说话的人嗓音像是磨在沙子上一般难听,却不像是老人该有的,分不出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兀自猜测着对方的身分,身子在这时忽然腾空,让人背了起来。

  随侍在侧的小厮连忙取来斗篷,覆在主子的身上,以免着凉了。

  周大夫忽然想到了什么事。“不过二少爷说不方便上贵府打扰,打算住到三少爷那儿,我想三少爷应该也有派人来接才对。”

  “可是我爹说关家二少爷难得来京师一趟,当然要住在咱们府里,而且也准备好住的地方,你们就不用太客气,回去之后再派个人去通知关家三少爷一声不就得了。”司徒芍药继续用粗哑的声音说道。“白术,咱们回去吧!”

  关轩雅从对话中听出对方的身分,心想自己要是记得没错,司徒伯伯膝下有一儿两女,那么“他”应该就是司徒伯伯的公子了。

  待关轩雅感觉到自己被人背下了船,走了一小段路,接着安置在一辆有着宽敞篷车的马车上,里头还有软垫和被褥,多半是特地为自己准备的。

  “可以走了。”司徒芍药等伺候关轩雅的小厮也上了马车才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