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少爷请保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霜降,寒气肃凛,草木黄落,虫皆垂头而不食,入冬眠。

  “二少爷午寐醒了吗?”寝房外传来耳熟的中年妇人询问声,知道这个主子夜里容易心悸失眠,所以得靠午寐来养神。

  游移在半睡半醒之间的关轩雅慢慢地掀开眼皮,挪动了下清瘦身躯,还没开口,就听到伺候自己的小厮压低音量回答——

  “二少爷还在睡,兰姨把东西给我就好了……”说着,小厮就要伸手接过对方手上的食案。

  关轩雅掀动两片淡粉色的嘴唇,扬声告知对方,自己已经醒着了。“兰姨找我吗?”

  在这座大宅内,兰姨在身分上虽是当年跟随母亲陪嫁过来的婢女,不过自从双亲在他十一岁那年因意外过世,就负起照顾几个小主子的责任,还帮忙看管关家的生意,所以在情分上,就像是第二个娘,已经超过了主仆的分际。

  听到他的声音,年纪不到五十,却因为操烦过度已经满头银丝的瘦小妇人,跨进了门坎,笑吟吟地说道:“没有吵到二少爷吧?”

  “没有,只是方才看书看得累了,才稍微合一下眼罢了。”年方二十四的关轩雅因为长年都待在屋内,脸庞显得没有血色,只见他乌木般的头发在头顶梳成简单的髻,让整个五官完全展露出来,即便带了几分病气,却无损他的俊美。“兰姨找我有事吗?”他温和地笑问。

  兰姨走到桌旁,先将食案搁下。“我刚刚让厨房炖了盅鸡汤,还照着周大夫说的,在里头加了几样清肺补气的药材,这天气开始变冷,更得要调养身子。”

  “谢谢兰姨……咳、咳。”话才说着,他便用袖口掩唇,想止住喉间的搔痒,因为这一咳可是会惊动不少人的。

  “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兰姨紧张地对小厮说。“你快点去请大夫……还有找个人去跟大少爷说一声……”

  关轩雅就知道会这样,只能找个理由敷衍。“我没事……只不过吞咽时不小心被唾沫给呛到了,真的没什么,兰姨千万不要让大哥知道,免得他又大惊小怪,连生意都丢下不管了。”

  “真的没事?”兰姨再确定一次。

  他依旧笑不离唇的,好藉此安抚眼前的中年妇人,因为每当自己的身体稍有不适,兄长便寝食难安,实在不想再让他操心。

  “真的没事,我怎么会欺骗兰姨呢?现在只要想到大哥和账房姑娘……对了!该改口叫未来大嫂才对,想到再过半年他们就要成亲了,我比谁都还要开心,身体有什么不适也都消失不见了。”

  原本关轩雅见兄长对这位新来的账房姑娘有意,正打算想个办法撮合他们,却没料到红线早就系在两人的身上,这位账房姑娘居然就是“扬州赵家”的大小姐,而且关赵两家还曾经有过口头上的婚约,老天爷早就安排好让他们相遇,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

  “二少爷真是贴心……”兰姨一面盛着鸡汤,一面安慰道:“其实只要能让你的身体健康起来,就是大少爷最大的心愿了。”

  闻言,关轩雅缓缓地掀被下榻,弯下身穿好毡靴。“这一点我再明白不过了。”兄长为了关家,还有为他们这几个弟妹付出太多,而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心里总是觉得愧疚,如今兄长即将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他的心中只有诚挚的祝福。

  见主子从温暖的被窝里起身,小厮已经眼捷手快的将保暖的斗篷披在关轩雅肩上,把他裹得密不透风。

  “唉!缘分就是这么一回事,该你的怎么也跑不掉,相信老天爷对二少爷也会有所安排的。”兰姨脸上堆满笑意地说。

  关轩雅淡淡一哂。“我这样的身子,能给人家的闺女什么幸福呢?”他连自己能活多久都无法确定,成亲也只会害苦了对方。

  “我不喜欢听二少爷说这种丧气话。”兰姨难得对这个从小就最乖巧听话的主子板起脸孔来。“快点趁热把这盅鸡汤给喝了。”

  “好。”关轩雅不想拂逆她的好意,执起白瓷瓢羹儿,舀了口鸡汤吹凉,也因为有兰姨在旁边盯着,便多喝了几口才停下来,免得她又叨念了。“对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司徒伯伯的六十大寿,大哥有想好要送什么礼吗?”

  兰姨“啊”的一声。“二少爷没说,我都忘了要提醒大少爷这件事,司徒老板的六十大寿都快到了,得想想要准备什么礼才好。”

  由司徒家经营的百安堂可是京师顺天府最大也最有名气的药铺,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不只升斗小民,就连皇亲国戚都喜欢上那儿抓药,什么贵重礼品没见过,所以挑选起来得更慎重些。

  “司徒伯伯和咱们可是有三十多年的渊源,就连爹娘在意外中过世,他还是坚持百安堂的药材一定要跟‘杭州关家’买,多亏了这份坚持,才让咱们在最艰困的时候稍稍稳住脚步,来往的商家才没有全部弃关家而去,所以这礼更不能马虎。”关轩雅在心里盘算着说。

  闻言,兰姨点头如捣蒜。“这是当然的了,我得赶紧去跟大少爷说,说不定大少爷会走一趟京师,亲自去为他祝寿。”

  这番话让关轩雅脑中生起一个念头。

  “兰姨,大哥在府里吗?能不能请他过来一下,就说我有事要跟他商量。”关轩雅心里有了主意地说。

  “刚刚有见到大少爷,应该还在府里才对,我这就去找他。”兰姨忙不迭地起身出去了。

  待门扉轻轻关上,关轩雅一面喝着鸡汤,一面想着该如何说服兄长,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

  没过多久,听说二弟有事找他,就算有天大的事,关轩海也会先丢在一边,马上来到关轩雅居住的院落。

  “兰姨说你有事要找我?”头戴唐巾,身穿蓝色直裰的关轩海在桌案旁的圆凳上坐下,身形高大魁梧的他望着仅小上自己一岁,却是体弱多病的二弟,表情和语气透着关怀和慈爱。“什么事?”

  关轩雅搁下白瓷瓢羹儿,沉吟一下。“方才我还在跟兰姨说,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司徒伯伯的六十大寿,咱们总要准备份大礼送去才行。”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兰姨刚刚已经跟我提了,我还在想要派谁送去比较好。”他搔了搔脑袋。“四弟前两天才去了扬州,七弟做事又不牢靠,看来只有我走一趟京师,亲自去向司徒伯伯祝寿,也能表示咱们的诚意……”

  “大哥,让我去吧!”不等兄长把话说完,关轩雅便正色地说。

  关轩海脸色一变。“你在胡说些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