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哪天再娶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当年我妈才过世不久,他说要专心创作好赚钱来养活我们父子,而亲戚们也嫌我们麻烦,没有人愿意暂时收留我,所以才会跑去拜托孤儿院的院长帮这个忙,他也会每个月汇钱给孤儿院当做一点补贴,只是想不到还不到一年,他就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还让那个女人怀了孩子,当他终于来接我了,还口口声声说得很好听,再婚是为了给我一个完整的家,那全是骗人的,其实应该说他早就忘了我妈。”靳海扬口气冷硬,胸口的愤怒快要爆发了。“所以你以后也不要再提起那个人了。”

  “好。”欣荷知道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而且她也怕再追问下去,他会生气,不跟她说话。

  若是按照自己的个性,她绝对会不死心地缠着他,直到他没辙把事情说出来为止,可是现在却不敢多问一句,就怕破坏眼前的亲密关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太爱他,所以才会这么在意他会有什么反应吗?明知道不能这样,但她就是开不了口。

  “做好了,形状很完美,相信味道也是最棒的。”靳海扬这才褪去脸上的冰冷,换上轻松的笑意。

  “哪有人这么自夸的?要我吃了才知道。”欣荷嗔笑。

  “那你快吃吃看!”靳海扬满眼期待地催促。

  “那我吃了。”欣荷两手小心地捧着饭团,咬了一口,仔细地品尝。“嗯,饭粒煮的刚刚好,里头的料很丰富,很香……”

  “我说得没错吧,是不是很好吃?”靳海扬沾沾自喜地问。

  “好啦,算有九十分。”欣荷笑睨他一眼。

  “才九十分?应该有九十九点九分,做人要谦虚一点,不能给满分的。”靳海扬搂着她的腰,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心情也就格外的愉快。“你要是真的喜欢吃,我以后每天做给你吃。”

  “这样会不会很累?你还有工作,那可是要花上很多精神和时间去思考和创作的。”欣荷不想加重他的负担。

  靳海扬不得不自夸一下。“只是做饭团算什么?就算要我每天晚上都满足你也没问题,我的体力可是好得不得了。”

  “谁要你每天晚上的?”欣荷娇嗔道。“我们把饭团拿到外面去吃吧!”

  “你先把这些端出去,我要把剩下的材料放进冰箱。”靳海扬把装了饭团的盘子递给她,然后将材料用保鲜膜包住,又忍不住瞅了一眼走出厨房的纤柔身影,这样的同居生活虽然不错,可是他的心总是觉得不够踏实,还无法满足,想要得到更多,想要欣荷真正属于他。

  待靳海扬收好东西,关上冰箱门,也做出了决定。

  欣荷见他出来,马上露出美丽的笑靥,不过他却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纳闷地问:“怎么不坐下来?”

  “……我们结婚吧!”靳海扬正色地说。

  怔了两秒之后,欣荷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结婚?”她一脸诧异。

  “对!既然你没有亲人,我也差不多,那么就选择公正结婚,又快又省事。”靳海扬口气坚定。“还是你想要有个婚礼,我可以请婚庆公司来处理,只是我不希望有太多不认识或不相干的人来参加,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只是觉得现在谈结婚的事会不会太快了?”欣荷还在错愕中。“我们才刚重逢,然后就决定住在一起,现在又……”

  “你不想嫁给我?”靳海扬心口一沉。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我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彼此,再来决定要不要结婚才对。”欣荷从沙发上站起来,试图表达自己的心意,她不是不爱他、不想嫁给他,而是希望能给两人多一点思索的时间。

  “等结婚以后,你有的是时间来了解我。”靳海扬还以为她听了会很开心,会马上点头答应,是他太高估彼此的感情了。

  “海扬……”欣荷慢慢地走向他。

  “你不想结婚,那我们就分手吧!”话就这么从靳海扬嘴里脱口而出,他也不想这么蛮横霸道,可是听到欣荷还不打算嫁给他,因为害怕会失去她,一时冲动地口不择言,明知道不该这样逼迫她、威胁她,该再给她一点时间,可是他多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庭,还有家人。

  “你这么说好过分……”欣荷眼眶倏地泛红。

  “我就是这么过分的人!”见欣荷快哭了,靳海扬多想开口解释,他不是有心那么说的,根本从来没想过要跟她分手,可是他不允许自己认错,不允许自己心软,如果她不肯答应,那么他宁可现在就放弃。

  靳海扬俊脸一凛,态度强硬地下了最后通牒。“趁你以前住的地方还没有租出去,现在分手还来得及。”

  丢下这一串伤人的话,靳海扬就冲出了家门,可是当电梯门打开,他却有股冲动想要折回去,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的厌恶自己。

  他配不上她的,更不值得像她这么善良、这么温柔的好女人来爱,就算她决定分手,那也是自己应得的惩罚。

  靳海扬咬紧牙关,强迫自己踏进电梯下楼。

  欣荷看着空荡荡的屋内,拼命地想忍住眼泪,她没想到靳海扬会这么轻易地说出“分手”着两个字,要住在一起也是他说的,现在又说不想结婚就分手,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难道他还不明白她的心意吗?

  欣荷不停地抹去不听使唤的泪水,不期然地看到眼前的饭团,想起靳海扬方才说的话,还有他那避而不谈的冰冷态度,是因为他的父亲再娶,失去了父亲这唯一的亲人,所以让他如此害怕会失去她吗?所以他才会急着想结婚,急着让他们的关系稳定下来,可以名正言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可以说,可以告诉她,她能够理解的。

  欣荷就是气他这一点,气他总是不肯说出心里话,让她既担心又不安。

  还有,每天早上她要出门上班,靳海扬总要她在起床时也要把他一块叫醒,然后亲眼送她上了公交车,那眼神像是要把握两人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珍惜所有的时光,也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他,又一直到不到机会跟他讨论,不过她也很清楚这男人根本什么也不会说的。

  用力吸了吸气,欣荷决定去找靳海扬把话说清楚,她不想就这样分手,更重要的是自己放不下这个男人,她拿了大门卡片,脚步匆促地出去了。

  待欣荷来到位在小区后方的工作室,里头一片静谧无声,而她爱的男人就呆呆的坐在凳子上,眼神空洞,表情像是痛苦到已经没有感觉,只剩下苍白和茫然,仿佛被人遗弃了般,看着这样的他,她好想扑过去抱住他,给他温暖和安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