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结婚好好玩 > 上一页    下一页


  赵韵如吓了一跳,翻坐起身,把羽绒被揽在胸口。“什么事?”见到是套房内的私人管家,她连忙拢了拢秀发,整理自己的仪容。

  “如果小姐已经醒了,要不要帮你叫出租车?”话说得很客气婉转,不过意思就是下逐客令了。

  她先是一怔,接着问:“戴先生呢?”

  “戴先生正在用早餐。”管家简略地说。

  “那我也要吃。”她抬起高傲的下巴。

  “戴先生习惯一个人用餐。”管家面有难色。

  “我跟他的关系不一样。”赵韵如不想这么快就被淘汰出局。“出去!”

  “是。”管家转身走出房间。

  她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打点好,化上浓妆,遮盖因为长期化妆而缺少血色的脸蛋,一头长鬈发也是三两下就绾出个美美的发髻,用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镶钻发夹固定住,身上的露背晚礼服虽然隆重了些,不过也只能将就了。

  摇曳生姿的踩着金色凉鞋步出主卧室,见到坐在这间拥有最新高科技配备起居室中的男人正在吃早餐,还能一心二用,两眼专注的盯着超薄液晶电视中的股市行情,还一边讲手机,看似随兴的姿态,却又透着冰冷。

  “我要一份同样的早餐。”赵韵如趾高气昂的命令立在一旁的管家,俨然是未来戴家少奶奶的态度。

  管家没有马上照办,他觑向正在讲电话的主人,等待裁决。

  “还不快去?”她就是要趁这时候,想办法赖在这里。

  “等一下──”低哑冰冷的嗓音先向电话那头的人道了声歉,才淡漠地瞟向赵韵如。“你还没走?”

  这句话彷佛当场打了她一记耳光,让她颜面扫地。

  “你就这么希望我走?”因为不满,声音也变得尖锐了。

  戴斯皓直勾勾的看着她,那两颗黑色的瞳仁没有流露出一丝留恋,更别说感情了,看得她打心底发冷。

  “没错。”

  “你……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了?”她为之气结。

  “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他冷冷地回了一句,便继续讲电话了。“刚才说到哪里?”

  “戴斯皓,你去死!”赵韵如真的是气坏了。

  “……我再打给你。”他很快地结束通话,冷漠的黑眸终于表现出厌烦。“要撒野就回你家去,别在我的地方大呼小叫。”

  “那昨晚算什么?还有前几次?”她开门见山地问。

  他冷哼一声。“当然是各取所需了,别跟我说你们女人没有欲望,既然我也满足了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你……”赵韵如忍住怒气。“你不怕我跟戴伯伯告状?他要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一定会要我们马上结婚。”

  戴斯皓瞟她一眼,然后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高大修长的身躯往后靠在椅背上,然后一声不吭地看着她,目光幽冷淡漠,要是聪明的话,应该不难看出这是他发怒的前兆,就该适可而止了。

  “我也不想这么威胁你,谁教我实在太爱你了。”以为他怕了,赵韵如姿态跟着放软,娇媚地笑说。

  他微启两片薄唇,语调很冷。“我们的关系就到今天为止,以后不用见面了。”

  “戴斯皓,你再说一次!”她不信地嗔道。

  既然是她先破坏这个游戏规则,他也不用客气了。“你可以走了,送客!”换床伴虽然麻烦,但也不想留个乏味的女人在身边。

  管家谨守本分,弯了下身。“是,赵小姐请往这边走。”

  “你别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没有人可以玩过我之后,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赵韵如不顾形象的叫道。

  “玩?”唇角泛出一抹嗜血的冷笑。“你还真懂得怎么贬低自己,就算玩也要玩得有格调,只不过几次肉体关系,就要我娶你,你太高估自己了。”

  赵韵如登时倒抽了口气,被人侮辱成这样,这口气她可咽不下去。“戴斯皓,我不会放过你的!”

  “想怎么对付我,我随时奉陪。”他重新打开电视。

  “我们走着瞧!”她跺了跺珠宝凉鞋,气呼呼地走了。

  饭店里的私人管家跟在后面,亲自送她下楼,对于这种场面,不知道处理过几次了,不过戴斯皓可是很重要的客人,就算再困难的任务都要做到尽善尽美,唉!这年头的钱真是不好赚。

  回到戴家大宅,这里才是戴斯皓的家,而在天喜饭店租的那间套房则是他想纾解压力和放纵欲望时才会去的私密空间。

  “小皓,你回来了。”

  外表雍容大方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看着戴斯皓的眼神多了几分慈爱,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他的亲生母亲。

  戴斯皓对她的态度多了些敬重。“二妈今天没去教油画?”由于她不像其它贵夫人,只会买珠宝、古董,或是出国看服装秀,就晓得花钱享受,当年在大学选修艺术的她正好可以学以致用,开了间小小的画室,开班授课,因此连死去的爷爷也很少给她脸色看,算是默认她在家中的地位。

  对于名义上也算是父亲的妻子,其实却只是个妾室,无法将名字写在户口簿上的方绣云,他不像外人所想的那样憎恨这个夺走生母位置的女人,潜意识里已经把她当作半个母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