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以夫为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对于女人,风煜棠向来冷淡,再美也引不起他一丝的冲动,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体内仿佛有团火球,可以连理智都燃烧殆尽。

  原来自己是如此迫切地想得到盼弟的心,还有在乎……

  风煜棠将她压在身下,褪去两人身上的衣物,更把热情全都投注在盼弟身上,听着她在身下呻吟细喘,执意要让她无法抗拒自己的求欢。

  他想只要让她渐渐习惯自己的抚触拥抱,盼弟就会把心思多拨一点到自己的身上……

  风煜棠不在乎使这种心机。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以利用身边的人、事、物,这是他从小在娘亲身上学到的,也是他唯一知晓的方式。

  一直到他的欲望得到餍足,盼弟就像只煮熟的虾子,羞窘地蜷缩在自己怀中,风煜棠可以从她眼底觑见爱恋的光芒,知道自己已经跨出成功的一步。

  他一定能得到盼弟的心以及在乎,至于自己要给她多少,主导权还是在自己的手中,没有人可以操控。

  过了数日,这两天气温变化大,已经有了瑟瑟凉意。

  从早上到现在,都已经未时了,盼弟还是坐在桌旁发呆,想到风煜棠的夜夜求欢,情不自禁又冒出了不该有的期待,想着那个男人应该是喜欢她的,才会这么经常地跟自己做夫妻之间的事。

  要开口问吗?

  万一自己又会错意了呢?

  她叹了口气,这个烦恼跟下一顿饭在哪里同样让盼弟头疼。

  “不想了!”盼弟决定趁这会儿风煜棠不见人影,去看看两个弟弟。

  盼弟在婢女的陪同之下,来到大少夫人李氏居住的院落,很熟门熟路地往书斋的方向走去。

  走在穿廊下,即便还有一段距离,她还是一眼就见到两个弟弟在书斋门外的院子里罚站,小小的身影站得直挺挺地不敢动。

  “永春、永冬?”盼弟步出穿廊,走进院子里,轻唤着两个弟弟的名。

  两个男孩见到姐姐来了,像是做错事般地低下头。

  盼弟来到他们面前,先看了两个弟弟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望向书斋,还能听见里头传来夫子教书的声音,所以眉心一攒。“怎么都站在外头?是不是你们不守规矩、不听话,惹夫子生气了?”

  “我跟哥哥才没有!”永冬嘟嘴地嚷道。

  永春把两手藏在身后。“因为我和永冬没有认真读书,夫子才会处罚咱们,姐姐,没事的,你先回去。”

  “才不是这样……”永冬呜咽地说。

  “那么是怎么样?”她蹲下身来,轮流看着他们。

  “姐姐不要听永冬的,真的什么事也没有,你不用担心。”永春不想让姐姐知道,就怕她会难过。

  盼弟很自然地伸出双手,要将两个弟弟的小手握住,然后说些要忍耐的话,这是他们一直以来互相打气的方式,不过永春怎么也不肯把手从身后伸出来,这才让她觉得有异。

  “这是……怎么回事?”她稍稍用了下力,这才将弟弟的两只小手从身后抓出来,看到细嫩的手掌心上布满一条条红色抽痕,一看就知道是刚才被打的。“是谁打你的?”

  “一点都不痛,明天就会好了……”永春拼命地想把自己的手藏起来。

  永冬跟着瘪起小嘴,“哥哥是被夫子打的……因为玉疆少爷不肯读书,夫子很生气,可是又不能打他……”

  “所以就要你代替他受罚……永春,是不是?”话还没说完,大颗大颗的泪珠已经从盼弟的眼眶中滚了下来,只因为玉疆是风家的宝贝,永春却不是,所以可以打得这么狠。

  “姐姐……我真的一点都不痛……你不要哭……”永春红着双眼安慰她,想到只要忍着痛,就不会被发现,结果还是让姐姐伤心了。

  盼弟用手捂住唇,想到两个弟弟从小到大,爹娘和她都不曾打过他们一下,就算家里再穷再苦,也没让他们受过这种委屈,现在却得替人受罚,只因为他们姐弟三人都得仰赖风家生存,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让姐姐看看……”她泪水盈眶地审视着小小的手心上被藤条抽打过的红肿,想着自己虽然是这座府里的三少夫人,永春、永冬是她的亲弟弟,不过毕竟只是姻亲,论起出身,根本是天差地远,如今又是伴读,所以夫子这么做并没有错,可是盼弟说什么也舍不得,泪水也愈掉愈多了。

  最小的永冬也跟着哭了。

  “男孩子要勇敢一点,哥哥真的不痛……”永春不顾手心像火烧一样疼痛,只想着安抚姐姐和弟弟。“姐姐也不用再哭了,不然我会更难过……”

  “姐姐不哭……”她用袖口抹去泪水,但怎么也抹不干。

  “姐姐不用担心……我会忍耐的……”永春哽咽地说着勇敢的话。

  “是姐姐没用……”盼弟抱住两个弟弟,哭成一团。

  “光在这里哭有用吗?先帮他上药吧!”一个意想不到的男性嗓音在盼弟身后响起,把她吓得站起来。

  “相、相公……”之前都是直接叫奴仆来找她回去,这次居然亲自来了,让盼弟有些惊惶,就怕他又不高兴,“你来多久了?”

  风煜棠瞥了下她泪痕未干的脸蛋,再朝永春的手心瞟了一眼,原本听婢女说盼弟又跑来这儿,所以打算亲自来逮人回去,不想到正巧撞见这一幕,不想理会,但又无法视而不见。

  “房里有药,先带他们回去。”说完,风煜棠便率先转身离开了。

  “永春、永冬,你们跟姐姐走!”既然相公都这么说了,盼弟便牵着两个弟弟回他们居住的院落。

  就在盼弟带着两个弟弟进了寝房之后,风煜棠已经去拿了药膏等着他们,俊脸上不见一丝嘲弄或笑意,而是难得的严肃之色。

  “这是宫里的人常用的,对于消肿去淤很有效,让他抹个两天应该就没事了。”直到这一刻,风煜棠才用正眼看了下那两个男孩,想到自己年幼时,即便真的遇到难过的事,也只能躲起来哭,可没有人在身边安慰,他们可比自己幸福多了。

  “谢谢你,相公,谢谢。”风煜棠这个出人意料之外的贴心举动,让盼弟的心都快融化了,再多的怨怼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声道谢让他怔愕一下,因为第一次从盼弟脸上看到真诚的笑意和感谢,只不过是为了她的两个都弟弟。

  “不用谢我,我只是想到小时候也曾被夫子打过,好几天都没办法拿筷子吃饭,就算我这个人再傲慢冷血,还是能够体会那有多痛……”风煜棠不忘自我解嘲一番。“如果你真的要谢我,以后少跟我顶嘴就好。”

  看着之前即便受再大的委屈和侮辱,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的盼弟,却因为弟弟挨了打,哭成了泪人儿,让风煜棠看得心烦,可不承认自己有多善良好心,那些东西他可是完全没有。

  “是,相公。”盼弟笑得好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