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以夫为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既然相公亲口答应了,那我自然以夫为天,不客气地说了……”她抬起下颚,看风煜棠的眼神好像在看个三岁小孩,只会任性、耍脾气。“相公,我的出身是不好,又没什么见识,不了解这个安公公到底权力有多大,在皇帝老爷面前又有多红,但是我却懂什么叫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免得将来惹祸上身,我想公公也是在担心这一点。”

  “你以为我不懂这个道理?”风煜棠嗤笑地问。

  盼弟没有回嘴。

  “该不会是无话可说?”他昂起下巴笑问。

  她真的很想叹气。“相公实在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已经拥有那么多东西了,还不知足,哪天什么都没有,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风煜棠瞪着眼前这个敢对他出言不逊的女人,但是既不想赶盼弟走,又不能赏她一个耳光,他不想去深究其中的原因,只想着难道拿她没办法?

  “罚你不准吃早膳!”他擅于抓住对手的弱点。

  “为什么?”盼弟马上从凳子上跳起来,吃可比性命还要重要。

  他就知道这么说有用。“当妻子的居然开口教训相公,还有把我当作天吗?”

  “是你自己要我说的。”盼弟也快翻脸了。

  “我可没要你骂我!”风煜棠昂起下巴哼道。

  她磨着牙,却是敢怒不敢言,就怕这个男人加重处罚。

  这时,婢女已经将早膳端进房来了,看着摆了满桌的菜,以及还冒着热气的白米饭,盼弟用力吞咽了下,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风煜棠自然瞧见她的表情,径自端起碗,扒了一大口白米饭到嘴里。

  “嗯,好香好好吃……”

  “苏。”盼弟两眼直盯着他手上的那碗白米饭,硬把口水吸回去,肚子也叫得更大声。

  他爆笑出来,一副施恩地说:“好吧,看你可怜,就让你吃一口。”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盼弟的自尊被狠狠地刺痛了。

  见盼弟脸上的血色褪去一半,眼眶倏地红了,风煜棠唇畔的笑弧跟着拉下来,霎时明白自己的话有多伤人,以前的他可不会去顾虑这种小事,但是看着盼弟受伤的神情,居然开始觉得自己错了,不过他可不会道歉的。

  “别再逞强了,快吃!”他转头命婢女盛了碗饭给她。

  “我不吃!”盼弟把绷紧的小脸别开。

  “我要你吃就吃!”风煜棠也跟她杠上了。

  她抿着嘴说:“我已经饿习惯了,只是一顿不吃,死不了人的。”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吃?”原本只是想要整整她,没想到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风煜棠不禁气恼,不过多半是针对自己。

  闻言,盼弟唇边泛起苦笑,她还能怎么样,难不成要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男人开口道歉,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盼弟这么自嘲之际,一只白瓷汤勺凑到她的嘴巴前,定睛一看,上头还有白米饭,不禁怔住了。

  风煜棠眼底掠过一道困窘,又佯装高傲地命令道:“吃!”

  这一刻,盼弟似乎看出他脸上的不自在,霎时有些懂了,这是风煜棠最低声下气的姿态,是他表现歉意的方式。

  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可是盼弟已经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让风煜棠把那匙白米饭喂进自己口中。

  “再一口……”他俊脸微窘。

  “我、我自己吃就好。”盼弟的面颊也跟着发烫。

  “是你自己说的,可别又跟我闹脾气。”风煜棠把白瓷汤匙塞进她手中,好掩饰彼此之间的尴尬。

  她一脸嗔恼,早知道就让这男人多喂几口。

  “不是饿、饿了?吃、吃饱一点。”风煜棠差点咬到舌头。

  听他说得结巴,似乎很不擅长说这种体贴的话,盼弟忍不住想笑,赶紧用碗缘挡在小嘴前,不过似乎太晚了。

  “你在偷笑?”他阴阴地问。

  “没有!”她一口就否认,不过嘴角的颤抖已经泄漏了真相。

  “明明就有!”风煜棠恼羞成怒地吼道。

  盼弟用手捂住唇,笑到双肩抖动。

  “杨盼弟……”他霍地跳起来,差点打翻了碗。

  以为风煜棠要对她动粗,盼弟可不会乖乖地束手就缚。“你想干什么?会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谁说要打你?”风煜棠一把将盼弟抓了回来。

  “你……”她才说了个字,小嘴就被堵住了。

  或许连风煜棠也很惊讶,为什么会突然想要亲吻她、想要抱她?可是这样的欲望来得又急又猛,连他都乱了手脚。

  “出去!”他及时想到还有婢女在场。

  小翠红着脸,迅速地退出房外,轻轻地带上房门,也关上屋里的春色。

  比起昨晚的欢爱,这次明显的多了激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