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超时空辣妹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我的女人我怎么会分辨不出来,语绢,我已经警告过你要小心大神官,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还一个人独自面对他,想让我心脏病发作吗?”他将她拉进怀里搂住,从他身体的紧绷程度来看,方才的情况十分危急,“他刚才有对你怎样吗?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商语绢敲敲自己的脑袋:“我得想想——这人不是普通的诡异,他那双眼睛好像要把我的灵魂吸过去,有点像……对,像催眠术,我在电视上看过催眠术的表演,人一旦接受了催眠,就整个被他控制。”

  “催眠术?若真是催眠术,那他根本不是具有神力,所有人都上当了。沙凯迦准是利用威廉国王迷信的弱点,控制了威廉国王的意志,在不知不觉中受他摆布,我们得设法阻止他。”

  §第八章

  神殿地下密室。

  女人阵阵的喊叫哭嚎声,在四面墙间回荡。

  沙凯迦穿着黑色的披风,哀嚎声愈大,他愈加兴奋,看着人们痛苦的惨状,他就得到无比的快感。

  铁牢中全都是十五到二十岁的处子,拥有青春白皙滑嫩的肌肤,见到他来临,都更加恐惧地畏缩在墙角发抖,默祷着神官不会选上自己。

  数名神殿侍卫守在两边,面无表情地等候命令。

  他挑选着下一位牺牲者,望过一个又一个,却没人比得上他心目中最美的代表,但是不久后,他的愿望将会达成。

  “大神官……求求您……放了我们……求求您……”

  “我要爸爸……妈妈……快来救我……”

  “放我出……去……”

  他笑着瞥见躲在最后面的小女孩,抬起手一指,侍卫立刻动手将她抓出来。

  “不要,姐姐,救我!我不要——”小女孩哭着踢动双脚抗拒。

  “把妹妹还给我——你会遭到天谴的,神会处罚你的。”小女孩的姐姐猛力撞着门,其他人眼睁睁地看着刚满十五岁的小女孩被挑选上。

  沙凯迦按住小女孩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不要怕,没什么好怕的,放松心情,对,就是这样,疼痛很快就结束了。”

  小女孩眼光变得呆滞,神情茫然地望着前方,失去了焦距。

  “很好,这肌肤太完美了,适合用来移植我身上所缺的部分。”他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部分的皮肤已经呈现腐烂的症状,不快点动手术是不行的。

  “把她送上手术台,小心地处理。”他再三嘱咐。

  侍卫听从地将她安置在台上,取来雷光刀,雷光刀即是用红外线加雷射光制成,不仅快速,更不会伤害到皮肤组织,通常用在复杂精密的外科手术上。

  红色的光线射入小女孩的脸,鲜血不断涌出,小女孩浑然未觉地平躺着,感觉不到丝毫痛楚,切割下的皮肤被放进容器中。

  小女孩的姐姐见状,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后昏倒在地。

  一小时后,沙凯迦满意地抚摸着重新获得的肌肤,处子的皮肤向来具有神秘的力量,施以某种仪式,便能得到新生。

  “哈……永生不老,永垂不朽,谁说没有人做得到?只有我,天底下只有我能做到,哈……”

  他站在镜前,一层黑雾盘旋在沙凯加身体周围,只略见眼凹处闪烁着白色的光,在他的笑声中,隐约又有另一个声音重叠,尖锐刺耳得让人忍不住捂住耳朵。

  “就快成功了,安蒂公主,你漂亮无瑕的肌肤将为我所有,我不能再等了,这没用的躯体比我想象的还脆弱,不行,我的愿望——我的愿望还没实现,不能少了他的帮忙,哈……我发过誓,塞伦诺斯总有一天是我的——是我的——我回来了,我回来讨回公道。”

  “陛下,有人来报告最近又有女子失踪的案件,要不要派人去查查?”丽丝王后本想找时间和丈夫谈有关小女儿的事,却见他神不守舍,精神恍惚,连大臣再三来请示失踪人口的处理问题,都被他一口驳回,只得转来求助她。

  威廉国王看了她半晌:“失踪几个人算得了什么?

  塞伦诺斯那么多人,少几个人不好吗?有什么好查的。”

  “威廉,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要不是亲耳听到,她怎样也不信从前仁民爱物的国王会变得冷血无情。

  “我没有怎样,从以前到现在都这样啊,王后,难道我说错话了吗?要是当国王的大小事都要管,不是太累了吗?况且只是些平民,没什么重要性,失踪就失踪。”

  “陛下,你是一国的国王,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你太让我失望了。”她伤心地指责着他的不负责任。

  “砰!”他用力一捶,桌面发出巨响。

  “我是国王,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别以为你是王后就有资格,我可以废了你另立比你年轻美貌的女人当王后,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她死白着脸,身子一晃,身后的碧雅搀住她:“陛下,您不该这样对王后说话——”

  “连你也敢命令我?我是国王,我的话就是命令,谁敢有异议我就杀了谁,全都给我滚出去。”他大发雷霆地怒吼。

  丽丝王后伤透了心,自从结婚至今,他第一次对她恶言相向,他变了,他不再是那个爱她的丈夫,简直像变了个人。

  她掩面哭着出去,碧雅扶她走向“忆梦园”。

  众人听了事情的始末,深表不解,安蒂公主直嚷不可能,父王母后一向恩爱,怎么会像仇人似的大吼。

  “母后,父王可能是心情不好,他不是故意吼您的,您别哭了。”安蒂搂着母亲,做子女的有谁愿意见到父母争吵。

  “他根本不是心情好不好的问题,这两天我就觉得他不对劲,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有时看他在发呆,问他在想什么心事,他也不说,以前他都会说出来和我讨论,但现在我们两人的心却离得愈来愈远,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他的。”她心中还是深爱着丈夫,无论如何也想挽回他的心。

  “王后,我能不能请教几个问题?”萨尔飞不认为国王变成那样是他的本意。

  她拭了泪:“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