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超时空辣妹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语绢?”他又眼花了吗?居然又看到她,他想她想疯了。

  “萨尔飞,是你吗?”商语绢不晓得这里是什么地方,直到看到他,整个紧绷的心才松懈下来。

  “语绢,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他一把拥住她,那份真实感让他好满足。

  “这是哪里?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她有好多疑问,真是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抓她做什么?

  “你说谁抓你?语绢,快告诉我。”他嗅出一些不对劲,刚才那些人是谁?

  商语绢火大了:“我还要问你,是不是你叫人把我掳来的?萨尔飞,快把我送回去,我老爸会担心死的。”她使劲地捶他。

  “等一等,先让我把事情弄清楚,语绢,你先别气嘛!”他握住她的小拳头,包容她的脾气。

  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王子,抓到刺客了吗?”

  安蒂还是和罗德烈来探个究竟。

  喝!怎么回事?商语绢倒抽口气,目瞪口呆地瞅着面前穿着华服的女孩。

  “她……”真的见鬼了!

  震惊的不只她一个人,安蒂同样呆掉了,谁要是突然见到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站在眼前,不吓昏才怪。

  “扶着我,我想……我要晕倒了。”商语绢眼皮一翻,当真倒进萨尔飞怀里。

  “语绢。”他慌忙搂紧她。

  “我——”安蒂紧跟着身于瘫软,被身旁的罗德烈接个正着。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罗德烈真的想不出怎么会冒出另一个公主。

  §第七章

  “语绢,你醒了吗?”

  她听得出是萨尔飞呼唤她的声音,商语绢挪动头颅,直觉地转向声音的方向。

  有些如梦似幻,她瞪了他好几秒,才回忆起发生的事。

  她躺在一张大床上,四周垂着白纱,床垫软绵绵的。

  “萨尔飞。”她嗓子微哑。

  “你醒了,我担心死了。”他的表情如释重负,拢起的眉头缓缓抚平。

  她试着坐起身,手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侧头一看,不禁像被烫到般神速地收回手,人已经跳进萨尔飞怀里。

  “啊——她是什么东西?”天呀!一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妖怪”?不对!她柳眉一挑,小心翼翼地靠近她,手指轻轻地戳戳她,咦?有温度,也有弹性,应该是个人才对。

  安蒂这时候也睁开眼,也被眼前呈现的脸吓住。

  “啊!你是谁?罗德烈——”她惊慌地叫着爱人。

  萨尔飞安抚着她:“公主不要怕,她就是我所爱的女人,至于她为什么和公主长得相像,我也无从解释,罗德烈已经去请王后过来了。”

  “真的和我好像喔!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属什么星座?什么血型?”难得遇见这种事,商语绢从头到脚打量她,好想多了解她。

  安蒂无言以对,不知是吓得魂还没归位,还是答不出来。

  “这位是塞伦诺斯的安蒂公主。语绢,你别吓到人家。”他戏谑地警告,她恢复得很快,而公主还未从震惊中醒来。

  “你是公主啊!看起来好像我。”商语绢眼光仍在她身上打转,“我可不可以叫你安蒂?我们虽然长得像,但你比我有气质多了,而且又是个公主,身份很匹配……”

  萨尔飞伸臂勾回她:“匹配什么?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我很清楚,商语绢,老天爷决定把你送来给我,你就认命点,不然有你苦头吃。”

  她装傻:“你在胡扯什么?我是被绑架的,可不是老天爷送我来的,我都还没跟你算账,你还好意思威胁我,最好快快送我回家,我就好心不追究这件事。”

  “如果我不呢?你要拿我怎么样?”他好整以暇地问,终于把她盼到,他又不是白痴,会白白错过这次赢得美人心的机会,这次没有她父亲从中介人,他有十成十的把握让她心甘情愿地留下来。

  商语绢跪在床上,和他平视:“萨尔飞,我命令你放我回去,你不能把我扣留在这地方,我不是这里的人,你没有权利,知道吗?”她可以想到老爸会有多担心害怕,搞不好一紧张血压又升高了。

  他挑高眉,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神情:“我当然有权利,你是我未来的王子妃,身为你的未婚夫,我有权利决定你该在什么地方,奉劝你不要想逃,这里不像你的世界,我随时可以抓你回来。”

  “你在强人所难,我跟你早在八百年前就没瓜葛了,谁又答应当你的王子妃了?都是你一个人在自作多情,我不会嫁给你的,你死心吧!”

  “我会让你软化的,这次休想我再放你走,上次我是傻瓜,失去你的痛苦我不想再尝了,我要定你了,你最好有所觉悟。”他说得如此真诚,即使霸道透顶,商语绢还是听得脸红心跳,感觉相当受用。

  她噘起唇,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你要我,还得看我要不要你,以为自己是唐璜转世啊!女人都会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吗?少臭美了。”

  对于他们这番打情骂俏,一旁的安蒂是看傻了眼,敢这样对一位王子说话的,也只有这女孩了。

  “你们不……不要吵架,有话好说。”她当真以为他们是在斗嘴。

  斗得不亦乐乎的两人停顿了一下,这才注意到房里还有别人。

  商语绢绽开笑靥,笑得连含苞待放的花都开了:“我们不是在吵架,他这人有时候太无理取闹,需要有人敲敲他的脑袋瓜子,你不要太认真。”她对这女孩子有种亲切感,就像忽然跑出个姐妹来,让她感觉好温馨。

  “我才不是无理取闹。”颈侧传来他模糊的抗议声,他正将脸埋在她的粉颈上偷香,双唇若有似无地轻吻着。

  “你在公主面前能不能克制点?好痒耶!”她躲着他的攻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