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君请息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得到她的同意,毓谨露出胜利的笑容。“好了,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要交代依汗和苏纳他们。”说着就下床将袍褂穿上。

  见他出去了,璇雅不禁觉得缘分真的很奇怪,不管怎么抗拒,该你的就是你的,逃也逃不掉,不过她现在很感谢太皇太后,若没有这场指婚,可能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尝试再去爱人、去接受感情。

  隔天早上,一行人来到渡口,搭上一艘往来长江三角洲一带载运旅客的‘无锡快’,因为事先跟船家包下整艘船只,因此除了船员,没有外人。

  璇雅捣唇偷笑。“你真的确定要坐船?”

  “这么短的路程……不算什么……”船才不过驶离渡口没多远,毓谨就俊脸发白,可是说什么都得撑住。“而且这样比较……比较快……”

  “要是真的不舒服就到船舱里歇着,不要逞强。”见毓谨当真会晕船,璇雅揉着他的胸口,心也泛疼了。

  “我……我没事……”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毓谨更不能吐。

  “那就把这个带在身上……”她从荷包里拿出一样物品,是用银打造的颈饰,上头刻有蝠蝠和祥云的装饰,以及‘长命百岁’四个汉字。“这是我出生时,阿玛听说民间都会让孩童戴上长命锁,可以保平安,于是也请人打了一条,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放在身边,现在我把它给你。”

  毓谨虽然不信邪,但还是顺了她的意,将长命锁放进皇上御赐的荷包内。“我想最多十天半个月就会去接你了。”

  她并不在意需要多久,只要他没事就好。“我知道,其实你让依汗护送我去就好,不必陪我走这一趟。”

  “我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呕……”才说到这里,毓谨捂住嘴乾呕一声。“这儿可不比在京城,有太多的变数,我再怎么自负,也不能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呕……我快不行了……”

  “要怎么样才能让你舒服些?”璇雅顺着他的背。

  “不如咱们到船舱里做些别的,说不定我就会忘记晕船的事了……”话还没说完,胸口就挨了一记粉拳。“我说娘子,为夫已经很不舒服,你还舍得打我?”

  “因为你该打。”她娇声嗔骂。

  “我只说做些别的事,譬如可以下下棋、聊聊天,是你自个儿要想歪,不能怪我……”毓谨赶紧撇得一干二净。

  “贝勒爷!”依汗突来的叫声打断他的话,因为嗓音透着紧绷凝肃,让毓谨马上有了警觉。

  远处来了一艘载运南北旅客的‘满江红’,因漆以红色,故得此名。那船像是冲着他们而来,在后头紧追不舍,就在两艘船的距离缩短之后,可以看见对方的船上载了些什么人,毓谨很快地将他们打量一遍,最后把目光定在其中一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脸上,依他们站的位置,还有自己的直觉,应该就是带头的。

  毓谨笑哼一声,玩心大起,自然也忘了方才还在晕船的事。“看来日月会的人已经等不及了。”

  “毓谨贝勒。”率先开口的便是那名男子,他就站在船头,两手背在身后,目光如电的望着毓谨,两人就这么较量起来。

  他挑了下好看的眉。“如果本贝勒猜得没错,阁下应该就是……日月会副总舵主姚星尘。”

  姚星尘见他居然一下子道出自己的身分,脸色倏沈,心生怀疑。

  “副总舵主想得没错,日月会里的确是出了内奸,这内奸把你的长相、年纪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本贝勒,就只差总舵主还是个谜,不知副总舵主可否一解本贝勒的疑惑?”毓谨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一下子就猜中,那么当然要故意让他们彼此猜忌,才能坐收渔翁之利。

  “休想!”姚星尘低斥。

  “火气别这么大,这可是副总舵主先找上门来的。”毓谨好整以暇地笑说。“不知有何指教?”

  “当然是要你的命!”姚星尘话声未落,便提气一跃,施展轻功,掠向对面的船只,手上的长剑已经出鞘,直刺向毓谨的咽喉。

  毓谨先一步将璇雅护在身后,再接过苏纳递来的随身宝剑,然后兴味浓厚的迎敌。“本贝勒倒要瞧瞧副总舵主有多大的本事……”

  跟在姚星尘身后的几道身影也随后落在甲板上,和苏纳、伊汗以及属下展开激战,船员全都吓得缩在一旁不敢动。

  “那贝勒爷就试试看!”

  接下姚星尘的挑战书,毓谨手中的剑宛如灵蛇,缠住对方的兵器,他平常是宁可多动脑子,但不表示对武艺有所懈怠。

  “副总舵主该知道本贝勒不可能只带着几名侍卫就出门……”此刻的河面上就有几艘乌篷船,上头全都是做平民打扮的侍卫,就是为了防范这种事发生,此时正往这儿聚集。

  “那又如何?”姚星尘快速地移动脚步,像是故意要将毓谨引开些,让他无法再保护身后的女子。

  就在这当口,一缕丽影翩然落在璇雅面前,在璇雅尚未反应过来之前,那人已扣住她的手腕,跃身而起。

  毓谨俊脸丕变,大声叫道:“璇雅……”才想过去救人,姚星尘的攻势却也没有停止,让他错失机会,只能看着自己所爱的女人被挟持。

  直到璇雅惊魂未定的站稳脚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艘船上,不过更让她讶异的是劫走自己的,居然是怡香院的名妓向明月。

  “明月姑娘?”她很快地镇静下来,也猜得出自己已然成了人质,但她不许自己乱了阵脚,这样对眼前的状况并没有帮助。

  向明月放开她的手腕,心下不得不佩服璇雅的冷静。

  “夫人……不!该称呼你一声福晋,只要福晋愿意跟我配合,我可以担保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为了救赵永昌,她只有这条路可走。

  “配合什么?”璇雅退后两步,想着此刻人在船上,的确是无处可逃。

  向明月并不怕她会跑。“只要有福晋的协助,就可以请毓谨贝勒用赵永昌来做交换,到时你便可以毫发无伤的回到他身边。”

  “赵永昌……他就是你的心上人?”

  “没错,还请福晋成全。”向明月诚恳的祈求。

  璇雅可以体会她为了所爱的男人愿意做任何牺牲,自己何尝不也一样。“明月姑娘也应该了解,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人质,好用来威胁所爱的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