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君请息怒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怎么证明?”话才刚出口,璇雅就被人打横抱起,让她脸色乍变。“你、你要做什么?放我下去!”

  “首先福晋忘了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这会儿看你的精神已经好多了,那么总该还给我了吧。”毓谨抱起浑身僵硬的纤躯。“何况咱们是夫妻了,圆房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璇雅顿时慌得六神无主,试图挣开他的怀抱。“我……我还没准备好……贝勒爷先让我下去……”事情为什么会失控了?原以为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可是一眨眼间,就失去了主控权。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由我来就好。”他咧嘴笑说。

  “快放我下去……”她真想一拳打掉毓谨那张得逞的笑脸,却只能徒劳无功地抡起粉拳往他胸口打去。

  “福晋别把小手打疼了,我可是会心疼的。”毓谨大笑。“想不到福晋还有这么泼辣的一面,真教人看不出来。”

  “你……”她用力晃动手脚,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见着贴身侍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连忙求救。“喜儿……快点救我……”

  “她不敢的。”毓谨横了喜儿一眼,目光透着一丝警告。

  “格格……”喜儿面有难色地看着主子,以自己的身分哪敢插手,再说这样也好,只要圆了房,坐实了福晋的位子,主子就不会老是想着要怎么和贝勒爷作对,也不用担心会被打入冷宫了。

  来到屋前,毓谨一脚踹开房门,抱着璇雅进房,她急急地想了个藉口——“现在是白日,只怕不太适合……”

  “夫妻之间恩爱,有谁规定得在夜里才行。”他回头瞟了一眼带上门的喜儿,心想这丫头还算是机伶,值得嘉奖一番。“难不成太皇太后会不许?那改日进宫我再去问问她。”

  她被堵得无话可说,当他们进了内室,来到炕床前,见毓谨真的打算跟她圆房,她不禁又急又羞。

  “放我下去!你听到没有?”

  见状,毓谨佯叹一声。“看来福晋真的很害羞,那我只好先忍一忍,等培养了情绪再说,反正时辰还早,有一整个晚上可以慢慢来。”说完,便让璇雅双脚落地。

  “你……你别过来……”一脱离他的怀抱,她马上跳得远远的,小脸满是羞窘。

  “不过去怎么让福晋早点习惯我的亲近呢?”他好整以暇地反问。“我保证会很温柔,让福晋享受到愉悦。”

  “你……这话去对别的女人说吧。”璇雅羞愤地怒视他。

  “说得也是,在福晋眼里,本贝勒不过是狗骨头,人人抢着要,就你一个不屑,即便要把人送给你,你还觉得累赘。”毓谨当场揭穿她的伪装,经过几次交手,要对付她就必须杀他个措手不及,否则她还真会跟你一直耗下去。

  她震惊地看着他。“你怎么知……你居然偷听?!”赫然想起这不就是那天和喜儿的对话,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自己却笨得没早点察觉,他一定在心里取笑她的愚蠢。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贝勒怎么也想不到太皇太后口中温婉娴静的璇雅格格,居然会在背后说人不是,还真有些失望。”说完还叹口气。

  “这样最好,以后咱们就各过各的日子,互不相干。”璇雅不想承认被他的话给刺伤,兀自嘴硬地说。

  毓谨笑叹一声。“你话虽这么说,心里却很难过,因为你已经对我动了心,但又害怕我的宠爱不会太久,所以才急着把我推开,将来就不用担心受到伤害。”这是他深思之后才理出的答案。

  “谁说我害怕了?”她昂起秀丽的下巴,既然让毓谨识破,那就不需要再伪装温驯顺从,隐藏真实的自己了。她没必要像在宫里,时时都得谨言慎行,免得惹上大祸,给太皇太后带来麻烦了。

  他一步一步的将璇雅逼到墙角。“我说的,因为你担心我很快就会腻了、厌了,所以打从一开始才会这么柔顺听话,因为大家都以为我讨厌缺乏主见、又太温顺的女人,这么一来就会冷落你、疏忽你……”

  璇雅连连后退,他的每一句话都说中自己的心事。

  “不过福晋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也太小看男人的好胜心了,如果你跟其他女人一样争风吃醋,表现得想独占我,我反而不会特别在意,偏偏你老是惹恼我,这可就跟别人大相径庭,让我更想要得到你的心,想知道你爱上我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毓谨索性挑明了,坦白说出自己的目的,等着她接招。

  她这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我才不会爱上你!”

  “那么换你来夺走我的心如何?”他一脸笑谴,眼光却又出乎意外的真诚,就这么指着自己的心口对璇雅说。“只要你有本事,尽管来把它抢走,只要能抢得走,从此就属于你一个人的。”

  “我才不信。”这种见异思迁的男人说的话,鬼才相信。

  毓谨使出激将法。“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认为你没本事?”

  “谁说我没信心……”璇雅才冲口而出,马上就后悔了,恨不得咬住舌尖,瞪着眼前一脸似笑非笑的男人,有些动摇。“你是说真的?”

  他一脸委屈地喟叹。“头一回对女人说真话,人家居然不信,真是让人感伤,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

  璇雅秀眸往毓谨一瞪。“少来这一套,我可不会上你的当,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知道我的福晋最聪明了。”说着,毓谨又挨了一记瞠瞪,这才正经地说:

  “因为我也想知道爱上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滋味,如果对象是你,我愿意试试看。”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听了这番话,璇雅恼怒地娇斥:“你把爱当作什么,是可以随便尝试的吗?如果不喜欢就可以两手一摊说不玩了?”

  “那么你就来教教我,教我怎么爱一个女人。”他一改轻浮的态度,认真地说。“还是你胆子太小,只敢把我推给别的女人,而不愿接受挑战?”

  她下巴一扬,眸底绽放出斗志高昂的光彩,让小脸显得益发耀眼动人。“谁说我不敢接受?好,那就看谁先爱上对方,那个人就算输了。”

  “一言为定。”毓谨从来没有这么快就被女人挑起了欲火,也惊讶于她敢向他挑战的勇气,让他折服,同时又想征服她,更进而想让她爱上自己。这辈子也只有她一个女人,教他光是用想像的就非常期待。“既然咱们达成协议了,那么总该可以继续方才被打断的事。”

  璇雅先是一怔,接着才会意过来,小脸火红。“你……就不能等改日吗?我……今儿个不太方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