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贝勒不好惹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第五章

  十日后,天气转坏,随时都会下雪。

  伊尔猛罕才从皇宫正门右侧出来,正要坐上马车回府,一顶舆轿迎面而来,然后刻意地在他面前停下,坐在里头的居然是庆亲王。

  伊尔猛罕冷怒地瞪着庆亲王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下轿,一派得意洋洋地走向自己,背在腰后的双手跟着握得死紧。

  “王爷是要进宫?”他寒着俊脸问。

  他呵呵一笑。“本王是听说太皇太后凤体微恙,所以想去探望一下,竟然在这儿碰上了,咱们还真是有缘。”

  “那我先告辞了。”伊尔猛罕咬着牙说。

  庆亲王可还不过瘾。“你额娘被本王抢走了,这么多年来你都恨不得杀了我,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你居然还把本王的亲生女儿当作宝贝,还带她进宫去见皇上,可见得有多宠爱,光是想到这点,就忍不住想笑,哈哈……”

  那天回去,左思右想,终于想起她不就是踢他一脚的那个丫头,想不到却是他的种,可惜对她的生母一点印象也没有,再说不管是府里,或是遗留在外头的总共有多少,自己从来没算过,也不在乎,只不过这回倒有利用价值。

  听着他嘲弄的笑声,伊尔猛罕只觉得脑袋轰然一声。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亲生女儿?

  他笑得别有居心。“还听不懂吗?你身边的那个小妾,备受你珍宠的那个丫头可是本王的亲生骨肉。这样你明白了吗?”

  “她不过是王爷府里的丫头。”

  庆亲王笑得更大声、更嚣张。“谁教她额娘的身分低下,不过到底还是本王的种,也幸好如此,否则你怎么会以为她只是个普通丫头,伊尔猛罕,你可得叫我——声岳父了,哈哈……”

  别着了他的道!

  必须冷静!

  “王爷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伊尔猛罕告诉自己不能上当,他要相信芮雪不会骗他。

  “不然你回去问那丫头,到底还是本王的亲生女儿,懂得把握机会,知道怎么抓住你的心,哈哈……真是本王的好女儿,还真是争气,居然成了你的爱妾,想来英雄果然是难过美人关,瞧瞧你现在的表情,是不是很震惊?”庆亲王着实乐坏了,终于看到这小子吃瘪的样子。“这样也算扯平了不是吗?”

  伊尔猛罕不许自己露出半点痛苦的表情,不想让对方更加猖狂,可是涨满胸腔的耻辱和愤怒,教他几乎快站立不住。

  一路放肆大笑,庆亲王心情太好的进宫去了。

  伊尔猛罕定在原地,整个人受到极大的震撼,满脑子只有庆亲王那张充满了耻笑讥弄的恶心嘴脸,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狂怒。

  芮雪……是庆亲王的亲生女儿?

  自己居然还爱着、宠着仇人的女儿,真是太可笑了……他竟是如此愚不可及!以为可以全心全意信任依赖的人,却这么玩弄戏耍他……

  没有选择坐上马车,而是要来马匹,翻身上马,在怒火沸腾的情绪下往回府的方向直冲而去。

  一回府,把门外的仆役和侍卫都给惊得脸色发白。

  “贝勒爷?!”

  瞥见是自己的主子,俊脸上青筋暴凸,神情怒不可抑,没有人敢开口说半个字,只能七上八下的跟着他跨进了大厅。

  “把雪姨娘叫来!”

  总管嗻了一声,要身边的奴才去把人请过来。

  没过多久,芮雪不明就里的来了,只见在场的奴仆个个缩着脖子,一脸惊惶的模样,再把目光调到直挺挺的站在前头的高大男人身上,射向自己的视线……有恨有怒,让她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贝勒爷……”

  “跪下!”伊尔猛罕怒咆。

  她没有先问理由,照他的话做了。

  “你阿玛是谁?你究竟是谁的女儿?”他握紧拳头,强迫自己问出这句话。

  芮雪小脸倏地血色尽褪,这天……来得真快……

  “说!”伊尔猛罕恨极的大吼。“你敢再欺骗我?”

  她置在腿上的小手,攥紧了裙摆,身子微微颤抖着。“我是……庆亲王……的……亲生女儿……”这句话对芮雪来说是一大讽刺,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有个当乞丐的父亲,一个当奴才的生父。

  听她亲口说出来,他双眼泛红血丝,又恨又恼,死瞪着跪在眼前的娇小身影,不但没有泪水横泗,更没有哀声求饶。

  一旁的总管立刻将所有的奴才婢女都赶出厅外,不让这事儿传出去,心中唉叹,真是怎么也没料到会有这种事。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伊尔猛罕握住她的肩头,将芮雪从地上拖起来。“你明知道我最恨欺骗。”

  被摇晃了几下,她连唇色都变白了。“因为……我爱贝勒爷……想这一辈子都这么跟着贝勒爷……”

  伊尔猛罕放开双掌,吼道:“你怎么敢这么说?”

  芮雪脚步踉跄,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然后费力地起身跪着,她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才能让他了解自己的心意。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最会狡辩的吗?”他眦目欲裂地叫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