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贝勒不好惹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那天咱们在宫里遇见庆亲王时他说的那番话……就是有关侧福晋的事,你真的信了?”芮雪认真地问。“可是这跟侧福晋说的正好相反,贝勒爷却信了他,反倒不相信自己的额娘?”

  他掀袍落坐,脸色不豫,过了片刻才开口——

  “不光只是庆亲王,就连家族中的长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说她……禁不起荣华富贵的诱惑,说她不贞不洁,抛家弃子,难道他们也会骗我?”

  就因为众口铄金,所有的人指证历历,才由不得他不信,否则他又怎么相信那么温柔美丽的额娘会做出那等不堪的事。

  “可是我却相信侧福晋说的话,若她真的爱慕虚荣,那么更该努力讨好王爷,努力不让自己有失宠的一天,可是这些年下来,王爷甚至有过连着两、三年都不曾踏进侧福晋的房内,侧福晋也从不去跟其他女人争风吃醋,只是安静地待在自己的院落,要说什么福可是都没享到。”这些她都希望他能知道。“这是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会做的事吗?”

  “不要再说了!”伊尔猛罕斥喝。

  芮雪咽下舌尖的话,浅浅一笑。“是,我也说完了,只不过……”

  “你还真多可是和不过。”他将她揽在怀里,叹了口气,这才纵容一哂。“就一并说了吧。”

  她执起他暖热又长着粗茧的大掌,贴在自己凉凉的颊边,轻轻摩挲着。“再怎么恨,总也该让她有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侧福晋可不是真的和你毫无任何关系,别让自己后悔了。”

  “我再想想。”她这样的柔情会让再冷硬的男子都心软了。

  “嗯。”她知道他需要时间接受。

  到了半夜,芮雪一个人醒来,身边的位置是空着,便套上外袍,走过一条穿廊来到另一头的书房,就见屋里烛火果然通明,这段日子大概也知道伊尔猛罕的一些习惯,总是会在夜深入静时处理些事,于是去端了壶茶水进去。

  “怎么起来了?”

  听到门开了,他警觉地从桌案后头抬起头来,见到是她,神情才放松,搁下手中的狼毫笔问。

  “只是想在这儿陪陪贝勒爷,就当我不在,你忙你的。”她倒了杯热茶给他,然后找了个座位,笑吟吟地说。

  伊尔猛罕低笑一声。“你在这儿,我如何能专心。”

  “为什么?我不会出声,也不会打扰到贝勒爷的。”芮雪不想让他有寂寞的时候,所以只要他在府里,就会跟在身边,而她也想看着他,珍惜眼前的一切。

  他从桌案后绕出来,将她从座椅上拉向自己,掌心在芮雪的腰际间摩挲着,让娇躯渐渐热了。“因为我会想抱抱你、亲亲你,接着就会想做那档子事了,那就什么正事也做不成了。”

  “贝勒爷外表看起来正经严肃,原来这么好色。”她嗔笑说。

  “这样就是好色?”伊尔猛罕邪邪一笑,要让她真正见识什么才是。

  “这里是书房……”芮雪频频闪躲,不让他乱来。

  “谁敢说不行?”贪婪的啄着她的小脸,在她嘴上吻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热情唯独对她燃烧。

  一吻结束,她张臂抱住他的腰,面颊在他胸口磨蹭着。“贝勒爷要是想有人陪时,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太逞强了。”

  他闭上眼,缓缓说道:“已经多少年……没人这样抱着我了……”这样暖到心窝里去的拥抱,都快遗忘是什么滋味,也以为再也不会有了。

  “贝勒爷要是喜欢,往后我会常常这么做,只要贝勒爷不再觉得孤单寂寞,就是我最开心的事。”芮雪将他圈抱得更紧,用自己的体温和情意让他不再冰冷。“能这样子跟贝勒爷在一起,我觉得活着真好。”

  伊尔猛罕全身的血液因这话翻腾不已。“为什么能说出这么感动我的话呢?这样让我……变得好软弱……”

  “贝勒爷不喜欢?”她仰起小脸,担忧地问。

  他喉头咕哝一声,再度覆上芮雪的唇。“喜欢……就是因为太喜欢了,芮雪……再跟我说一次你爱我。”

  “我爱你,贝勒爷……永远……”

  芮雪被打横抱起,放在旁边的小床,有时伊尔猛罕处理公事累了,就会在这儿稍作小憩,恢复精神之后再继续,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他们连外袍都来不及脱下,就急切地想要拥有彼此,想要更贴近对方,不想有一丝丝的距离。

  伊尔猛罕在她耳畔粗喘,用行动来倾诉着对她的感情……那饱满而坚硬一再的充满,让她再也受不住的逸出细细的低泣,唤着他、回应着他……

  直到身上的男人获得最后的满足,汗湿胀红的俊脸伏在她的胸口,因这无法形容的美好结合而震撼。

  “这下真的打扰到贝勒爷了。”芮雪微哑地嗔道。

  他笑了,真想就这么赖着不起来,什么也别管,想要放纵偷懒,只要跟她在一起就会有这种感觉。

  “要不是很重要的事,贝勒爷就别累坏了。”她抚着他的发,柔声哄慰,不忍他这么辛苦。

  “近来庆亲王和穆都哩往来过于密切,不知又在密谋什么,只要有可能危害到皇上,都不得不谨慎,所以安了眼线在穆都哩的府里,这两天已经有消息回报了。”伊尔猛罕随口回答了几句。“你先去睡,我再处理一会儿就回房。”

  芮雪踏出书房,带上房门,只能希望庆亲王别真的做出不利皇上的事,若是属实,可是会连累家眷,包括侧福晋在内。

  第二天傍晚,伊尔猛罕带回了几位贵客,贝勒府里少有客人,能和他把酒言欢的更是不多,四人在书房里密谈许久,不许奴仆靠近。

  她也在这个晚上见到被称为“四大贝勒”的另外三位贝勒爷,看得出这三人和伊尔猛罕交情不同,才能让他卸下心防,侃侃而谈。

  直到夜深了,伊尔猛罕才被奴仆扶回寝房,全身都是酒味。

  “我来伺候贝勒爷就好。”她接替更衣的动作,然后搀他躺在炕上。

  “芮雪……”他捧着晕到不行的脑袋,勉强掀开眼帘,唤着她的名。

  “贝勒爷今晚很开心。”芮雪拧了条帕子帮他擦脸。

  伊尔猛罕轻笑一声,知道她就在身边,又闭上眼。“是啊……要不是有他们在……我……真的只是一个人……一个人……”

  见他睡着了,她仍然痴痴地看着,庆幸还有那三位贝勒爷会陪着他,就算将来少了自己,也有人帮他熬过去。

  只是没有将来,因为这天来得比芮雪预期的还要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