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贝勒不好惹 > 上一页    下一页


  “贝勒爷受伤了……”总管见主子的手掌被碎片刮伤,赶忙要拿药箱。

  “你也出去!”他冷冷地瞪着弯下双膝的芮雪,朝总管下令。

  从来没见过主子这么失控过,总管只能遵命,并顺手带上门。

  小厅内没有声音,只有伊尔猛罕怒火正炽的喘息声。

  “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欺骗,还有背叛。”他恨咬着牙,几乎要把牙绷断了,然后瞪着跪在跟前的芮雪。“是‘她’让你送来的对吧?‘她’以为送这些东西来就能抹煞自己做过的肮脏事?”

  她仰高螓首,瞅着眼前的高大男人,此时眼中泛满红色血丝,还有青筋爆凸,充满愤恨难消的表情……那是多大的恨才能让他变成这样?又是什么样的过节?侧福晋说是上一代的恩怨,真的只有这样吗?

  “贝勒爷才尝了一口就认出是谁做的?”芮雪瞥了一眼他正滴着血的右手手掌,心想若要帮他包扎,大概不会领情,只好先想着该怎么让他平息怒气。

  伊尔猛罕瞪着仍旧跪着的娇小身影,既不恳求饶恕,也不发抖哭泣,这样的丫头让他既喜爱又恼怒。

  “是因为太恨她了,才会这么牢牢记得?”她试探地问。

  他沉声斥道:“住口!”

  “奴婢不晓得贝勒爷和侧福晋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也没有资格过问,只是恨一个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贝勒爷别因这个字而失去了理智。”芮雪不想看到他这副样子,不想见他这么痛苦。

  “放肆!”伊尔猛罕怒咆。

  芮雪垂下螓首,口气恭顺,可是表现得却正好相反。“奴婢是放肆,那么就让奴婢再放肆一次。”说着,便径自起身,过去执起他的右手手掌。

  “你——”他觑着她细心的检视伤口,幸好血不流了,想抽回手掌,却因她眉眼之间关怀心疼之色,怎么也拒绝不了。

  多想有个人能抚平心头的创伤,给他失去已久的温暖……他在她身上已经寻到了,因而抗拒不了……

  她抽出自己的绢帕,小心地包扎。“恨一个人恨到伤了自己,那不是便宜了对方,贝勒爷是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连这事儿都不懂。”

  “你这是在教训我?”方才那股怒火莫名地消了。

  她红唇一扬。“奴婢哪敢教训贝勒爷,只是说说自个儿的经验。”

  “你也……这么恨过人?”

  “曾经恨过,不过后来就想通了,再恨他,他还是那个样儿,不会改变,只有自己傻傻地恨,恨到夜里睡不着,白天没了精神,不小心打破了杯碗,还挨了主子的骂,得在门口罚跪,被其他奴仆取笑,想一想吃亏的怎么全是自个儿了,越想就越不合算,所以就不恨了。”芮雪绑了个结。“好了。”

  伊尔猛罕怔了怔。“就这么简单?”

  “是这么简单。”她盈盈一笑,然后又回到原位跪下。

  “你这是在做什么?”他又没罚她跪。

  她装得很卑躬屈膝地说:“刚刚是奴婢放肆,这会儿放肆完了当然得回来跪了,贝勒爷的气又还没消,没说让奴婢起来。”

  “起来!不准再称奴婢了。”伊尔猛罕好气又好笑,索性伸手将她拉起,顺势揽进怀中。“这次就原谅你,以后不准再欺骗我。”

  觑着笑意晏晏的眼儿,再也抗拒不下想亲她、要她的欲望,俯下俊脸……

  芮雪见他的嘴就只剩下不到半寸,几乎要贴上了,霎时紧张得忘了呼吸,直到四唇相接,充满男性气息的唇舌舔吮着她的,先是轻轻撩拨,慢慢地加重吮舐的力道,还有他灼热的鼻息……让她全身酥软,像要化了……

  “贝勒爷!”外头的总管听到屋里忽然没有声音了,急个半死,只差没冲进来查看。“贝勒爷没事儿吧?”

  “我该回去了。”她羞赧地避开他又凑来的嘴唇。“外头的人都很担心着急,快让他们进来,不然真要以为出事了。”

  伊尔猛罕可不许她拒绝,又重重地吻了一口,让她记住自己的味道,这才勉强放开了。“你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贝勒爷……”

  “好了,我已经决定了。”他霸道地打断她。“扎安!”

  总管火速进来,见主子好好的,而且还神情愉悦,甚至亲密地搂着那丫头,看来不久之前的怒火滔天眼下已经风平浪静了,真不知这丫头是怎么办到的?

  “把地上收拾干净。”

  于是,奴仆进来打扫干净,然后出去。

  “扎安,去把通行令牌拿来。”伊尔猛罕对总管说。

  “嗻,小的这就去拿。”没过一会儿,已经将可以自由出入贝勒府的令牌拿来了。

  伊尔猛罕将巴掌大小的令牌交给芮雪。“有了它,你想进来,不会有人拦你。”

  “可以吗?”她双手接过。

  他佯装沉下脸。“你这是在质疑本贝勒?”

  “那我就收下了,一定会好好保管它。”芮雪将它包覆在掌心中,心里明白这是多大的恩宠。

  这是头一回,被人这么疼宠着。也许她的心里也渴望着有人这么对待自己,只是知道不可能,也不会有,所以从来不做这样的奢望。

  芮雪更知道这也是在于对自己的信任,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她,冷不防地,想到自己的身世,尽管庆亲王根本不知道也不记得还有个女儿,王府里也没有人会正式承认……

  这事儿该跟他说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