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今天是我生日耶,为什么上头不是写Happy Birthday?”

  嗄?她看不懂?“呃,那是、那是……”

  “那是什么意思?”她指着,眼眶带泪,但还是问得很蓄意。

  这种事本来就要用说的,用写的,想来个先斩后奏?

  “宝贝,嫁给我,好不好?”他跪下了,跪倒在她一双长腿边。

  “求婚都还没求,我也没点头,竟然敢给我写Happy Wedding?”

  “你看得懂?”

  “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以为体育系的肯定只有四肢才发达吗?

  “没有,不敢,我最爱老婆了,老婆~~”他像个撒娇鬼一样,拿了戒指就往她指上套,套好便直往她身上磨啊蹭的,从腿慢慢爬上她的腰,打算出其不意偷个吻,却被她挡住。

  “想亲我?”她笑得很贼。

  “嗯嗯嗯。”想得要死,这一个月来竟找无机会出手,天晓得他快内伤了,满脑子的淫思邪念快要把他逼疯。

  “好。”在他行动之前,她从蛋糕上挖了一坨奶油往唇上一抹。

  “来。”

  她挑眉嘟唇的模样比玛丽莲梦露还要性感,但唇上那层奶油……他吃了,吞了,咽了,然后放轻动作地轻吮缓啮,再转而探入她的口中,共尝那份甜蜜,直到奶油在他们的唇舌之间消失到只剩下缠绵的滋味。

  好一会,他才嗓音低哑,极为不舍地停下这个吻,“依此类推,如果,我把奶油涂在你的哔哔(由于十八限,以下不当言语皆消音处理)再亲,可不可以?”

  闻言,被吻得意乱情迷的小脸倏地涨红,正打算点头,却突然听见四面八方传来兄长们的怒吼,“姓李的,你很下流耶!”

  “不要脸,怎么可以教坏我家妹妹!”

  “就是啊,我劝你适可而止!”

  “不要逼我们与你为敌!”

  张昭允闻言,羞恼地起身,拉开更衣室的门,一只只狂啸的狼顿时缩成怯生生的小猫。

  “他哪里下流、哪里不要脸?结婚之后这种事都是很正常的,为什么需要适可而止?如果我说,我很想把奶油涂在他的哔哔上头,那你们是不是也要与我为敌?嗄!”她火大了的狂喷火。

  四兄弟闻言,像是会传染似的,厚厚的脸皮一张张爆红,然后一个个掩面痛哭,夺门而出。

  “你不是我妹妹、你不是我妹妹——”

  见状,她立即把门上锁,才回身,已经落在烧烫的怀抱里。

  “你真的想把奶油涂在我的哔哔上?”好刺激,从没玩过这么特别的。

  “要不要试试?”

  “好啊。”

  于是,张昭允的生日兼求婚蛋糕变成他途使用,两人身上沾满了奶油,烙铁般的肌肤几乎要将奶油融化,就在缠绵与摩挲之间,出现了古怪的第三类液体。

  “……你要不要先擦鼻血?”

  “待会再擦!”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他等?

  “……要是你晕了呢?”

  “我才不……会……”

  (全文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