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我要真讨厌你,要拒绝你,就不会有二天后的约了,笨蛋。我也没说要跟你比腕力还是比酒量,你特训这个干么?傻瓜。”幽然叹着,继续帮他抹药,压根没发现躺平的人偷偷掀开眼皮,闷笑到快要内伤。

  人生第一次被扁得这么开心,被抱得这么愉快。

  虽说被女人抱着走并非那么光荣的事,但如果她想抱,他一辈子都不会拒绝。

  眼一眨,三天过了,战鼓响起。

  李冀东依约来到准女友家,穿了一套米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神清气爽,帅到发光发亮,不像是来踢馆,反倒像是来约会的。

  按下电铃,门开,跑出一只大白能i,他压根没被吓到。“昭仁,昭允呢?”

  “在里头。”指了指里头,张三走在前头。

  李冀东不忘顺手带上门,再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穿衣镜,确定自己完美得像是天神,才满意地走进客厅。

  “昭允。”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已经两天没见到她,感觉已经过了六年,思念早在心底发酵,由酸变苦再转涩,如今总算尝到了满嘴甜味,先苦后甘,真是过瘾。

  “坐。”张昭允压住心里的雀跃,强迫自己漠视他,把最冷的一面端出来,下个马威先。

  “好。”他乖乖坐下,直瞅着她笑得傻气。

  那晚,他睡了好觉,作了场好梦,隔天醒来,面对冷若冰霜的她,天知道他多想扑过去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疼惜到世界的尽头,但不行,因为赌约未过,功德尚未圆满,于是他努力忍下,忍着这两天都不见她。

  知道她不会跟他比腕力和酒量,因为她根本不想刁难,所以他也放心的埋头在工作上,所以今天他要把她看个够,看看看~~

  “你看够了没?!”张昭允小脸一阵绋红。

  “不够。”拜托,看没三分钟,哪够弥补他两日相思?

  “烦!”她转进后方厨房。

  “昭允?”怎么了怎么了?

  “她去请公证人出来,你不用紧张。”老神在在的张大如是说。

  “欵,大哥,你在这里。”他后知后觉的突然发现肌肉男就坐在旁边。

  “……你瞎啦?”张家四兄弟横占了大半餐厅,他居然没看见。

  “瞎了也没关系,看得见她就好。”谁管他配角甲乙丙丁,主角才重要。说着,余光瞥见厨房的门微掀,尚未看见心上人,便先闻到一股教他很想吐的甜味,然后看见这几日疏于管教,不知道又溜去哪的混蛋弟弟,还有那日在饭店巧遇的好友裴巽……

  “喂!这是什么状况?!”他立即跳了起来,看见一干闲杂人等像是看见仇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受邀来制作蛋糕的。”李振凡捧着两大蛋糕走到客厅。

  “我是受邀来当公证人的。”裴巽也跟着入座。

  “谁邀的?!”他要喷火了!

  “我。”缓步进客厅,张昭允正视着他,心里掠过一阵得意,看见他略微困窘的表情,果真是令她痛快一些了。

  “你要振凡做蛋糕干么?”很火,但不能发,憋得很难过啊。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打赌的东西。”她指着蛋糕。

  “蛋糕?”他僵住。

  “对,看谁在最短时间内嗑掉一个蛋糕,谁就赢了。”

  李冀东神情恍惚,瞪着两个约莫有十五吋大小的蛋糕,只见其造型新颖特殊,黑森林为底,再以白巧克力片状点缀,上头还摆满了酸甜的水果。

  他想死,真的。

  那种份量别说是蛋糕,就算是一盘炒饭,正常人也吞不完的。

  “等等,裴巽呢?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不可能联络得到他。”他蓦然回神,想要暂时甩掉那恶心的食物。

  上回在饭店碰头,他特地不介绍两人认识,就是不给她变心的机会,想不到不过是一眼,她竟已刻骨铭心?

  “我请振凡邀请的。”

  “为什么要邀请他?!”很多人都可以,就他不可以!

  “你说呢?”她笑得很坏心,看他又急又激动,便觉得很乐。

  “你你你!”难不成只要她赢,她又要对他说,她要跟裴巽交往?!

  天啊~~一个超级无敌霹雳帅又风流倜傥的男人就摆在她面前,她为什么老是挑他身边的男人?!

  “只要谁赢了,谁就可以跟对方要一个愿望。”她说出简单的比赛规则。

  “每回都是你出题,这次应该换我了吧。”吃蛋糕?要他嗑掉这么大的蛋糕,他直接跳到马桶里就好了。

  “你也可以不比。”张昭允一派慵懒,像是比也可,不比也可,无所谓到了极点,也令他心寒到了极制。

  不是比酒量,也不是比腕力、比预测,而是比不可能的任务!她明明知道他不能吃蛋糕,知道蛋糕是他的克星,换句话说,她是故意的?

  就这么想甩掉他?那那那……两天前的晚上,她的担忧,她的关心,她的不忍全都是假的啊?

  “比!”跟她拚了!

  从这一刻他开始催眠自己,那不是蛋糕,不是蛋糕,是关东煮,是关东煮,好恶心的关东煮……

  “各就各位。”充当裁判的裴巽起身,来到两人之间,等着两位就座,看了一眼时间。“开始!”

  战云弥漫着,李冀东抓起叉子就开始捣烂弟弟的精心之作。

  “大哥,没人这样吃的!”李振凡气得跳脚。

  “你没看过大胃王吗?”喊了声,手上动作没停,捣到看不出整个蛋糕的轮廓之俊,他深呼吸一口,珏挖塞口,塞、吃、塞、吞~~

  味道恶心?大不了下呼吸,味道太甜?哼哼,用吞的!

  大不了吃完再吐,吃完再狂喷鼻血,反正又死不了人,但要是让心爱的女人跑了,他会死!

  张昭允被他狂吃猛攻的姿态给吓傻,瞠眼看了好久,看着内馅的布丁抹上他的唇角,奶油喷上他的脸,他还是眉头深锁,像是在吃毒药还是吃蛆般的深恶痛绝,但速度始终没停顿,看起来像是打算一股作气地吞到完。

  她不由得笑了。

  用蛋糕测量他爱情的深度似乎有点愚蠢,但整他的因素还是占绝大部份。

  她没真的要他吃,只是想整整他而已,略报点小仇,不然她那一口气要怎么抒解得了?

  只是,真的没料到,他吃得好快啊。

  然后——李冀东停下叉子,一脸痛苦难耐。

  她立即意会地指了指厕所的方向,却见他摇头,吃得一嘴鼓鼓的,还在强忍,硬撑着最后一口气。

  “不要勉强。”她终于忍不住地推着他。

  可他仍硬是把塞在嘴里的蛋糕都吞下去,很虚弱地吼,“一点都不勉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