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我告诉你,昭允的酒量就是被我们训练出来的,只要跟我们喝个两三天,保证立即超越她。”张大如是说。

  烂土慢慢地凝回人形,爬坐起身,觉得体内的骨头肉块一段段地回到原本的位置,尽管在健身房已经吐过三摊,但仍超想吐,现在要他喝酒,不如直接把他打晕!

  早上在公司忙着操盘,还得要处理大小公事,注意各大洲的股市行情,下班后遭他们凌虐,现在还要给他灌酒,直接叫他去死好了。

  “如果你不想赢,我也不勉强。”张大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在客厅茶几上摆了酒阵,声势在几瓶XO的助阵之下,显得极为浩大。

  “我想赢啊……”声音又哑又虚,两眼无神,双脚飘浮,双手无力,李冀东被蹂躏得不成人形,但还是想赢回美人心。

  “那就……喝吧!”张二递上宽口杯,里头斟满了琥珀色的液体。“搬!”

  瞪着那满满的一杯酒,他含怨带恨地瞪着眼前四兄弟。照这种特训进度下去,他三天后也不用来了,直接挂点淘汰。

  “逊!”小四接过手,潇洒搬空到底。

  “瞧见没有,酒就是要这样喝的。”张三超不屑地斜睨他。

  李冀东不自觉的颤抖,突然很想逃。

  酒才不是这样喝的,应该是要慢慢品尝滋味,哪里是这样牛饮?这种喝法,不酒精中毒也会醉死!

  “是不是男人?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张大最终使出“是不是”攻击。

  “不要激我,再激下去,就算是脾气这么平和、个性这么善良的我也会受不了的。”双眼聚凝火花,李冀东一簇火在胸中点燃。

  “就是要激你,怎样?没用的男人。”张二呵呵笑。

  哇靠,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这这种字眼侮辱!“喝给你看!”真以为他死啦?不就是一杯酒?

  漂亮地撑到极限,把酒喝完,他虚软地趴在沙发扶椅上。

  会死、会死、真的会死……

  “喂,你不会以为特训只有一杯吧。”小四又倒了一杯,扳开他的手强灌。

  “等一下……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救命啊~~他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喂!你们在干什么?!”那划破黑暗的一道曙光投射而来,嗓音有如天籁般令人心颤。

  李冀东掀开沉重的眼皮,瞥了他的天使一眼,随即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中。

  能看见她担忧的神情,被灌也甘心了。

  “你们!”张昭允河东狮吼,一时间张家四个大男人逃的逃、跑的跑,全都闪到边边,无人敢轻举妄动。

  走到李冀东身旁,她轻拍他的脸,发现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像是昏了,脸色苍白得吓人,身上满是辛辣酒味,还有淤青的伤痕。

  “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她火大了。

  “教训他啊。”也算是训练嘛。

  “谁要你们教训他?就算要教训,也该是由我来!”受气的人是她,有权报复的也是她,他们凭什么抢劫她的权利?

  她都看见了,他们在健身房里惨无人道地糟蹋他,想不到居然还把他带回家强行灌酒,难不成是要他的命?!

  “你不是讨厌他?我们帮你赶走他,根本就不需要再等到三天后的打赌嘛。”小四被身旁的兄长推出去发言,从此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是老幺。

  “讨厌他是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把他整成这样,不是要她心疼死的吗?

  她要是真打算不再理他,根本就不会有三天后的赌约了,不是吗?一群猪头,一点都不懂脆弱少女的小小整人之心。

  “啊!当然关我们的事啊,你讨厌他,我们也一起讨厌啊。”小四很无辜地扁了扁嘴,开始闪躲妹妹非常冷冽的目光。

  “我说最后一次,不准再整他,要是再有下次……”点到为止,相信他们应该懂她的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喜欢他的喽?”小四脸色更复杂了.

  张昭允抿了抿唇,小脸瞬间涨红,只听见她恼羞成怒地扯开嗓子大吼,“关你们屁事,走开啦!”

  “是!”一群豺狼虎豹瞬间都变成一只只软弱小猫,一溜烟地跑到客厅门外。

  “刚才到底是谁掐我啦!”一到外头,小四就发难。

  “不掐你,你怎么知道要说话?”张大凉声说,目光含着泪水。“昭允长大了。”

  “可不是吗?”张二偷偷揩泪。

  “早知道就多蹂躏他一下。”

  “早知道我就多踩几下!”

  是啊,这就是他们特训的最后目的,因为如此一来,昭允一定会担心,而那个混蛋就可以被美人妹妹抱回去惜惜。

  他们早就知道昭允喜欢他,所以荼毒他,也算是刚刚好而已,毕竟他们只有一个妹妹啊。

  客厅里,张昭允轻轻地抱着李冀东上楼,拧来毛巾替他擦脸,又拿了药帮他抹身上的淤青。

  “傻瓜,他们说什么你就听啊?”她骂,也着实心疼。

  她可以确信他真的喜欢她,但被摆了一道,总是想要出口气啊,就等三天后再

  被她整不就好了,干么这么早过来送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