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对呀,大哥,你明知道去年是我开车撞到她,还要我跟她交往,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李振凡也开炮了。

  炮火隆隆,轰得李冀东心惊胆眺。

  为什么才一眨眼的工夫就风云变色了?

  “说,为什么?!”张昭允拳头紧握,青筋跳动。

  “因为你喜欢他啊……”还要他说吗?

  “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怒吼,且有致一同地再吼——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她怎么可能喜欢我?!”

  看着两人极有默契的指控,李冀东登时无言。

  “可是那时在餐厅初见面时,你明明就对他表现出心动的感觉。”他小声反击,稳住阵脚。

  都不知道他有多痛心,刻意把她带在身边,想要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要不日久生情也不赖,可谁知道她老是看见他身边的人,从不知道他这份心意忍得有多辛苦,现在还怪他。

  “那是因为他是个蛋糕师傅!”这点认知,是她不久前才得到的答案。

  “咦?”

  “大哥,她喜欢的是我手艺,心动的是我身上的甜味,又不是对我的人,她喜欢的是你!”猪头。

  李冀东立时瞠圆眼,一脸难以置信。“是这样子吗?”难道,今天就是圆满的结局之日,他这个苦情男主角总算可以脱离苦海了?

  “先别提那个。”打住他的感动,张昭允冷冷道:“我问你,听我说过车祸经过,你大概就知道肇事者是你弟,既然知道,为什么又硬要撮合我们两个?”

  一般人是不会把被害者跟肇事者兜在一块的,不是吗?

  “因为我以为你喜欢他嘛,你说你最大的心愿是想要谈一场恋爱,而且,他会肇事也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追赶他,他就不会撞到你,所以我……”

  “内疚?”

  “呃……”

  “所以想弥补我?”

  对啦对啦,她都说对了。

  “尽管你喜欢我,还是决定要放弃我,因为你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肇事者,所以打算滥竽充数,实现我的心愿?!”说到最后,张昭允额边的青筋已经随着呼吸跳颤。

  他记住她说过的每句话,她很感动,但是不该自以为是地决定她未来的人生!

  因为他内疚,所以就算喜欢她,也打算要掩住这份感情,因为想弥补,所以找他老弟当替代品,他把她当什么了?!

  “喂,你把我当什么?!”李振凡气呼呼的抗议。

  什么滥竿充数?他的桃花可旺得很。

  “啪!”的一声,张昭允找不到机会发泄的怒火,一古脑地赏给白目的李振凡,只见他笔直往后一倒,千均一发之际教哥哥托出身体,要不就会直接贴上人行道,可能真的要坐上救护车喔咿喔咿而去。

  “我懂了。”收回拳,她寒着脸转身走人,气势磅礴。

  “你听我解释!”李冀东喊着,正犹豫要不要丢下弟弟追上去,岂料被聪明的李振凡发现,急急扣住他的手。

  “不用了!不准再来招惹我!”她头也不回地吼,人行道上的人很自然的为她让出一条路,比当年摩西开红海时还要壮观。

  “昭允!”可恶,放手啦!

  “哥,我头好晕,你不要丢下我不管……”呜呜,他好可怜,他今天是负责被扁的,好惨~~

  像是失恋潮似的,一波接一波,席卷了鼎盛投顾。

  会议结束之后——

  “呜呜,她不要我了,我的心都痛死了。”

  “要是痛死,你就不会呼吸了,笨。”

  “你有没有人性?”曹登晖捧着血肉模糊的心,发出怒吼。

  “有人性就不会接下这份工作。”李振凡似笑非笑。

  真以为他这么喜欢这份特助的助理工作?都怪老哥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害得他也请不动靠山当说客,只能在公司里混吃等死。

  “你肯定没有失恋过!”才会说出这么没天良的话。

  “那倒是。”

  “就算你是董事长的弟弟,也不能这么骄傲啊。”呜呜,他们李家基因好,个个都是俊男型男,不像他,小小一个董事长特助,劳心劳力,天天忙得像条老狗,也难怪女友变心不回头。

  说到底,他不知道欠了他们李家多少债,这辈子才要受他们欺凌。

  “无关骄傲,就女人拚命贴过来,我赶都赶不走。”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啊呜~~”麻木不仁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其他同仁都颇为同情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而会议桌主位传来的幽然叹息,瞬间抓住所有人目光。

  “我懂他的心情。”李冀东心有同感。

  众人倒抽口气,目光更迷离,就连哭爹喊娘的曹登晖都被吓得闭不上嘴。

  “……干么这样看我?”

  众人显然像是撞鬼一般,唯有了解实情的李振凡放声哈哈大笑。

  “饶是这般情圣也会有失恋的一天,有什么好稀奇的?”活该!

  “啪!”的一声,火热热的锅贴再次贴上。

  “干么又打我?!没看到我昨天被你们两个扁,眼睛还青着吗?”是打算要把他打成异形啊!“明明就是你自己在那边胡思乱想,还想充当月老乱点鸳鸯谱,现在遭报应了,就打算算在我头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