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李冀东闭着眼,眉头随着她加重的吻微微皱起,呼吸紊乱,心跳失序,浑身受尽煎熬,拚了命地阻止自己反客为主、反守为攻,只是忍耐忍耐,但他真的没想到她的唇竟是这般柔软,青涩的吻竟蕴藏着如此致命的吸引力,就在她快要退开的剎那,理智完全弃守,坚持远颺,他、失、控、了!

  张昭允依依不舍地想要停住吻,唇才略微分开,瞬间就有股力道压上她的后脑勺,逼迫着她不得不再贴住那两片唇。

  在她惊诧之余,他已经撬开她的唇,灵滑的舌钻入其中。

  吻,炽热得像是要焚烧灵魂般烧烫,不再只是唇瓣的贴覆,而是更凶猛更具力量的占有。

  她终于尝到了真正的吻,唇舌纠缠得像是要缠进她的生命里,吻得那般狂野又激情,像阵骤变的雨,拍得她浑身痠软,气喘吁吁。

  然而,被挑引起的欲火岂是一个吻便能善后?

  李冀东的大手抚着她柔润如丝的发,轻抚那细致的颈,落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翻手滑入衣衫底下,触及如他想像一样滑细且饶富弹性的肌肤。

  “等等!”突如其来的碰触教她如大梦初醒般出言阻止。

  同时间,李冀东也粗喘着气息,顿然清醒。

  天啊,他在干什么?!

  他的手还在她的衣衫底下,此时此刻还舍不得移动,他下流无耻又龌龊!

  明明说好不再对她有非份之想,但她不过一个吻就把他搞得理智全无,是他太低估爱情的魔力,也太高估自己的定力。

  看着身下的她脸上布满玫瑰色的红晕,眼角眉梢还残留着求欢的气息,他的心在沉沦,再也回不到遇见她之前对爱的潇洒。

  “那个,你你你……”张昭允咽了咽口水,怎么也说不出他的热情正抵在她的腿间:“手……要不要、先离开?”

  该死,她在说什么?怎么头晕晕的,讲起话来很笨拙?

  但意识是清楚的,她认为楚河汉界就快要一触即发,能闪过几个地雷区,自然对双方都好,因为,一旦再往下进行,她往后要的,可就不只是回忆了。

  这一点,他务必三思。

  但是,他会突然失控,是因为有点喜欢她吧?

  在专柜时,她听丹妮儿店长说,他就算还没把上也会先把人拐上床,所以,他现在应该是被她诱上床,而且是带有感情地被诱上。

  “……”现在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时刻,请先让他冷静一下。

  该死,他不想放开她,不想把最心爱的女人让给弟弟。

  都怪她,没事说什么要他陪练吻技,要用吻技让那混蛋上勾!

  天底下的好事怎么都给了那个死人头?他这个长子就是活该倒楣得替他打江山,好让他抱得美人归?!

  超不爽,超想反悔的,如果他现在说,他今天说的都是屁话,要她全都忘掉,不知道她作何感想?

  正忖着,突地手机铃声大作,他暗咒了声,起身下床接电话。“喂!”很不爽地吼。

  “大哥,我弄了蛋糕,叫昭允回来吃吧,是她最爱的泡芙冰淇淋蛋糕。”电话那头是李振凡轻松愉快的语调。

  “我叫你回公司做蛋糕的啊!”×的!他不是一副对昭允兴致缺缺的模样吗?干么还特地下厨为她做蛋糕?

  “她说想吃,我才试的。”发什么火呀,是他马子喜欢,他才做的耶,而且还是依照她喜欢的量身订作。

  要不是为了讨好她,希望她在大哥面前替他美言几句,让他重回糕点业,他才不会这么无聊。

  “知道啦!”吼了声,挂断电话,李冀东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猛抽了两三口,才说:“对不起。”

  “嗄?”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张昭允听得一头雾水。

  “我逾矩了,希望你不要在意.”他强逼自己说出这串话。

  因为,振凡已经表明了心意,她的恋爱有望,他理该帮她实现,也感谢振凡的电话,要不再进行下去,可真要天地不容了。

  张昭允听完,眨眨眼,快步走到他身后,猛地挥拳往他头上落下。

  “啊!”谁拿石头丢他?!

  回头,望见她薄泛雾气的澄澈水眸,教他胸口狠狠扎痛了下。

  “好你个对不起!”她近乎失控地吼着,飞步离开。

  门板重重地甩上,像是甩在他的心头上,闷闷的一块大石压得更沉更痛更无法呼吸了。

  “不然要我怎么办?!”他吼着,颓然的往沙发上一倒。

  “你是吃错什么药了?”

  “炸药!”

  横飞过来的杀气教李振凡乖乖闭上嘴,绝口不再问两人今天消失了半天是蒸发到哪去。

  但,不能怪他想问啊。

  大哥一回公司就拿他开刀,到了晚上,她要他共度晚餐,像是一场情人约会,可脸色臭得好像是要找仇家报仇,他开始怀疑自己不是她的虚拟情人,而是真正的仇人。

  “吃饭啦!”发现他还瞪着自己瞧,张昭允再次发火,脾气愈来愈无法控制。“再看,就戳瞎你的眼!”

  “喂,是你找我吃晚餐,说要培养感情,我正想要问你想培养哪种感情,不用那么凶吧。”他是好心想要撮合她跟大哥耶,这么劳心劳力的现代月老要去哪找?感激他一点行不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