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是,他知道她曾经是举重选手,她有天生怪力,要抱起他一点都不困难,但没事干么抱他呀?

  她的脸近在眼前,柔软的胸就在他的臂上,但这种被美人拥入怀的动作,是他一辈子没想过,更是他一辈子都承担不起的羞辱,如果抱他的人不是她,他肯定翻脸!

  “你在流鼻血。”想不出委婉的话,张昭允直截了当的说,也又想起了李振凡体醒过的话。

  “嗄?”

  “有没有觉得头晕?”她快步走进饭店走廊。

  “……有。”就是因为晕,才没有挣扎。

  “觉得火气大?”

  “……嘿啊。”

  “觉得像在流鼻涕?”

  “……我知道我在流鼻血。”请不要用那种对付小孩的口吻对付他。“……我

  会不会很重?”

  可恶,肯定是刚才吃蛋糕的缘故!他不吃甜的,一吃就流鼻血想吐……

  “不会。”她以为他是在担心她的臂力。“抓举都能抓超过一百三了,依我看,你连八十都没有吧。”

  “那么,你可不可以把我的身体稍稍拉开一点。”

  “可以。”她以为他是不好意思跟她靠太近.

  其实她也挺不好意思的,但他流鼻血了,而且量不少,她满担心的。

  待她将他的身体稍稍拉开一些,他立即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

  “手帕?”啊啊,这条手帕真眼熟。“你要擦鼻血吗?”

  “不。”他轻轻摇头,优雅地抖开手帕。“你知道吗?手帕有很多用途,好比说……遮羞。”说着便把手帕往脸一盖。

  要是被任何熟人看见他被一个女人打横抱起,他也不用做人了!

  张昭允闻言,不由得放声大笑,笑声爽朗,尽管有点放肆,但听起来就是很悦耳。

  “冀东?”

  靠!这样还有人认得出他?李冀东不爽地拉开手帕,看见来者,二话不说就转而把手帕盖在张昭允脸上。

  “你在干么?”两手抱着他,她实在没有第三只手拉开遮住视线的手帕。“你这样子,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看不见才好。”开玩笑,眼前可是杀手级的人物,等到她看清楚,谁敢保证她不会再心动.跑出一个混蛋弟弟就够他心烦的,现在再跑出一个裴巽,是想要逼他去死吗?“裴巽,你没看到我、没看到我——”

  “……嗯,我没看到李冀东被一个女人抱着。”裴巽面无表情地点头。

  “靠!快点走啦!”丢脸死了。

  “你挡住我的视线了。”张昭允叹气。

  拉下手帕,他俨然把她当马儿赶。“快快快~~”

  看着对面的男人,张昭允微微颔首,快步自他身边走过。

  回到套房,把羞愤欲死的男人搁在床上,张昭允跑进浴室拧了条毛巾出来,难得柔声的问:“还有没有很不舒服?要不要我请饭店人员上来帮忙?”

  “不用了。”其实流鼻血很好处理的。“我仰躺一下就好,谢谢你的毛巾。”

  “我帮你洗。”她拿起手帕,却忍不住多看一眼。

  “不用了,脏了就丢了。”他挥着手,却见她看得很仔细。“怎么了?难不成这条手帕能让你联想到刚才那个男人?我跟你说,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千万别看上他,绝对会万劫下复,我保证!”

  看着他,她轻勾着笑在他身旁坐下。“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想和他聊天?既然她没把裴巽看在眼里,不管要聊多久,他都欢迎得很,早知道流鼻血可以换来她的嘘寒问暖,他就该先把自己扁到流鼻血。

  “记得我跟你提过我去年发生车祸吗?”

  “嗯。”

  “那时候我遇到了不少贵人,要不我的伤可能不会好得这么快。”看着手帕,她的思绪飘得很远。

  “怎么说?”

  “我出车祸时,被撞晕了,脚踝挫伤,流了不少血,但是有个好心人帮我在脚踝上绑上手帕止血,而后又遇到好心的人把我送到医院。”她说着,笑眯了眼。“我一直很想要感谢那个人,可惜不知道他是谁,那时绑在我脚上的手帕,跟这一条的花纹很像,唯有颜色不同。”

  她轻轻软软的嗓音叙述着回忆,对车祸当时有太多的感恩,以至于没发觉她每说一句,李冀东的脸色就苍白了一分。

  不会吧……她一席话,说得他心惊肉跳。

  他记得当初车祸为伤者绑上的手帕,确实是跟这一条同款不同色……

  “你很不舒服吗?”

  回过神,看她俯得极近,忧心仲仲的模样,更教他惶惶不安。

  “你……”他艰辛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我问你,是不是去年的五月四号?”

  “你怎么知道?!”她眺了起来,像见鬼般地瞪着他。

  “送你去医院的人是不是姓潘?”他几乎是在发抖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