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喔,看来是老哥的新伴,怎么了?这次改吃小甜点,不吃主餐了?

  手足促狭的视线让李冀东的眼神又更阴郁了几分,直到李振凡不敢再嘻皮笑脸,他才转头对张昭允说:“好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我还想再跟他聊一下。”她露出了梦幻少女般的羞涩表情。

  心头像是被什么重物给闷槌了下,痛得他有半分钟说不出话。

  “那好,你们聊吧,我到外头打几通电话回公司。”他假装潇洒离席,但有点沙哑的嗓音泄露他的不安。

  他知道那是什么眼神,也知道那是什么期望。

  刚才她那模样,就和他跌进那片爱情死海时一模一样!

  动情得太快了吧?虽说天雷勾动地火只需要一秒钟,但,她移情别恋的速度这么快,要忠心下二的他情何以堪?

  只是脸红红的张昭允哪会知道他心痛得要死,跑到外头透口气,顺便再拟作战计划,径自冲着李振凡笑,“你跟董事长长得不太像呢。”

  “他比我帅?”每个人都这么说,他习惯了。

  “不,你比较帅。”因为会做蛋糕。

  “真的?”喔喔,终于来了个识货的,不过,这是老哥的妹,要是下手的话,肯定会被挑断手筋丢进海里灭尸。“但是不可以移情别恋喔!”

  “移情别恋?”

  “就是不可以跟我搞暧昧,我老哥会伤心。”而且,她也不是他的菜,不过她对他的手艺很捧场,所以他也多欣赏她几分。

  “为什么董事长会伤心?”不懂。

  “他喜欢你啊。”

  停顿半秒,张昭允突地哈哈大笑。“你误会了,今天是我们的员工旅游,只是碰巧我们两个人同一批而已。”

  “这么巧?”哇,她是圣女吗?让老哥如此无所不用其极?

  “会吗?”巧?

  “你知道吗,我哥很讨厌甜点。”看在老哥没立即把他逮回家的份上,他就替他美言几句。“只要我一做甜点,他就抓狂,要是强迫他吃,他就翻脸,若是真吃下去了,马上跑去跟马桶相亲相爱,要不然就是直喷鼻血。”够伤人了吧。

  张昭允一派天真地皱起眉。“可是他陪我去过很多次蛋糕店,就连这一次,也是他特地找来给我惊喜的,而且我喂他吃蛋糕,他也没吐啊。”说得好像董事长在讨她欢心似的,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就算你喂他毒药,他也会吞下去的。”他戏谑的笑。

  “你真的误会了。”她非常认真说,尽管心跳得有点太快。

  董事长真是在讨好她?是这样吗?该死,她竟然在意起董事长了,但她偏又对对面的男人心动,这是什么状况?

  未曾恋爱过,所以一次开火就立即一箭双雕?

  她是这种玩弄爱情的恶女吗?

  李氏兄弟皆有其风情,若说李振凡是月亮,那么李冀东肯定是太阳,热情狂妄,散发着自信魅力和傲睨的姿态。

  那颗大太阳会喜欢她这株下起眼的小草?

  开玩笑的吧。

  不过,她有点恍神,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想法。

  “误会也罢,反正我的看法是错不了。”老哥身边女伴没断过,但从没见他对谁献过殷勤,可以想见她在老哥心中有多特别。“不然,你以为这家饭店就只剩下总统套房?”

  她一脸呆样。

  “套房是不是就可以泡汤,还有三温暖和水柱?”

  她呆呆点头。那又怎样?

  “我老哥不希望你泡大众池。”

  “为什么?”

  “春光外泄喽。”

  “那倒是,董事长还颇有看头的。”他要是到大众池,肯定会吸引诸多目光。

  李振凡闻一旨傻掉,顿了三秒才吼,“我说你啦!关我老哥什么事?他有什么春光好外泄的?”这女人是哪来的天兵?逻辑超人一级耶。

  “我?我有什么好春光外泄的?”自从她的体重狂掉二十公斤之后,前平后平,实在没什么看头。

  “你不知道男人对于喜欢的女人是恨不得把她关进房,塞进衣橱里,最好永远不要见光,只要出现在他面前就好?”

  “我好像有听我哥说过。”她傻傻回应。

  “我哥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是男人都会这么想。

  “真的是这样?”哎唷,她会不好意思。脸热热,心痒痒,觉得自己好像被拱上天边,踩在云面上,一切不踏实得像是梦。

  “你们在说什么?”在餐厅门口装忙碌兼拟战术的李冀东不忘分神偷觑里头动静,在看见她脸皮薄薄地发出红晕之后,马上惊觉什么战术都是屁,马子都要被兄弟给把走了,再不抢回来就跟他姓!

  于是他冲了进来,准备拆散一对看似有共同喜好且有几分默契的情侣。

  懒得理睬弟弟戏谑的笑,他抓了张昭允的手就疾步往外走,没想到,她竟然像是在原地生根发芽似的,教他怎么抓也抓下动。

  难道,她就这么想跟那混蛋继续聊?

  正想着,回头,却发现她之所以闻风不动,并非是因为他那个笨蛋弟弟,而是正有一群颇具相扑身段的女子部队经过餐厅门口。

  也许是张昭允的视线太强烈,让女子部队中的其中一个突地转过头。

  倏地,两方视线对上,在空中交锋。

  过了几秒,对方先开口了,“学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