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真的吗?”不知她心里的唾弃,李冀东很认真地思考着她的建议。

  嗯,长发为君留,就是这种感觉了,对不?

  “对了,我饿了。”快快转移话题,她觉得好尴尬,认为两人不适合在这么安静的空间里继续对话。

  “走吧。”放下手上的毛巾,他一身轻便。

  “我们穿这样,会不会太休闲了一点?”她不确定的看着他。

  她穿着牛仔热裤配细肩带背心,他身着纯白运动衫,下搭一件百慕达短裤,感觉上就好像待在家中一样自在,休闲得比她还嚣张。

  “没问题,我们本来就是来度假,穿休闲是应该的。”难不成还要大礼服加身吗?又不是疯了。

  然而才到餐厅,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有数十双眼一直很不懂廉耻地在她腿上围绕。

  唉,他看得上眼的女人,绝对是极品,也难怪这些苍蝇蚂蚁挥之不去。

  不过,进到餐厅,就不会再有这层困扰,因为吸引目光的,变成他了。

  为什么?

  因为这是餐厅附设的甜点店,里头听说有位天才甜点师傅,所以说啦,选择这家饭店可也费了他不少心神,就希望她会喜欢。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看见她让阳光都失色的笑了。

  “欵、欵、欵~~”低声的鬼叫显示张昭允的心情已经濒临疯狂边缘。

  清秀的眼扫过一圈,餐厅内的摆设教她食指大动!

  糕点、糕点、糕点!举目所见全都是糕点,全都摆放在特殊造景的糖浆树干枝椏间。

  波士顿蛋糕、水果拼盘、沙架蛋糕、法氏千层、提拉米苏、拿破仑、大福……啊啊,梦幻国度啊!

  “快点,五九九吃到饱。”李冀东在旁笑到快要内伤,但为了维持一派绅士气态,听以他努力地忍。

  “五、九、九、吃,到、饱?!”她惊呼呐喊,停顿三秒,立即拿起盘子、夹子朝蛋糕架大举进攻。

  杀呀~~

  没一会,桌面上已满满的都是她的战利品,引来旁人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没空分出心神偷听隔壁桌的女孩到底在谈论什么,李冀东只是很专注地看着不断吞下一份又一份蛋糕的女人。

  看她吃得眉飞色舞,他也跟着喜笑颜开。

  果然,还是吃蛋糕时的她,最美。

  尽管这甜腻腻的气味像是甩不开的鬼魅不断缠着他,但只要能看见她的笑,顶多待会再到厕所吐一吐就好。

  “董事长,快吃。”她不雅地用叉子指着他面前那一盘小山般高的蛋糕。

  “嗄?”这是要给他吃的?

  “好好吃呢。”她笑得眼都眯了。

  “是吗?”他也觉得“她”挺好吃的,至于蛋糕,嗯……

  “快!”张昭允像个五岁小孩,急着想要把这份喜悦与人分享。

  在她的催促之下,李冀东万般艰难地拿起沉重如山的叉子,努力不表现出心不甘情不愿的嘴脸,然后叉了一块蛋糕的角角,快速丢进嘴里,然后,呕~~

  “很好吃,对不对?”

  “不”死命含在嘴里,说出口的是,“对……”很虚。

  “再吃这种!”她又叉了一块波士顿蛋糕,大大的一块,一口满足他。

  以往陪她去吃甜点,他向来只负责看的,如今竟要他吃,还喂他……吃!吃给她看,大不了帅气的抱马桶而已!

  本着壮士断腕的气势把蛋糕含入嘴中,含泪咽下,黑眸水亮亮地泛着雾气。

  这种甜味,还真是像极了他那个不肖的弟弟,逃家一年,至今还没有下落,说不定现在人正在国外打着奶泡呢。

  “还合您的口味吗?”熟悉的嗓音传来,李冀东眉头微扬。

  “你是蛋糕师傅吗?”张昭允平淡的眼在瞬间变成天际闪亮的一颗星。

  “是的。”

  “好——好吃!好吃得我快要把舌头都吞下去了!”真不是她唬烂,而是真的好到无可挑剔。

  “多谢你的夸奖。”蛋糕师傅笑得满足,突地感觉右脸被视线烧得好烫好烫,下意识地看过去,瞬间双眸瞠圆,准备脚底抹油走人,岂料却被人无预警地抓住襟口。

  “李振凡,你想去哪?”李冀东阴恻恻地开口。

  也难怪他找不到人,因为这混帐根本就没有去美国,当初往机场的方向逃,把车开进机场停车场,根本只是烟幕弹,而他竟笨到现在才发现弟弟根本没出境,就在台湾东海岸!

  雪特!他那时怎么没去查出入境资料?

  “原来你是董事长的弟弟。”

  “你好,我是李振凡。”伸出手,礼貌性地握着佳人。

  张昭允却手心发烫,心口颤跳不休。

  哇啊,这是什么感觉?

  心跳得快要喘不过气了,难道说,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一旁的李冀东阴狠地瞪着两人紧握不放的手,很不爽的抬眼瞪弟弟。

  接收到毒死人电波,李振凡立即快快松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