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两个月来,由于昭允的动向不明,害得他迟迟不敢发动攻势,加上公事繁忙,事情也就这么搁下了。

  况且那晚一抱,也害他抱出问题,动情激素不减反增,满脑子淫思邪念,超害怕被她发现他一直在想着很想把她×××,再把她○○○,不管是床上、沙发、浴室或是光天化日之下……啊啊,停机两个月,他快要机能失调了!

  “董事长,我的房间呢?”

  心里哀嚎到一个段落,就听见这不知人间险恶的小羊开口,他连忙收起邪恶思想,换上文明外貌,“这就是我们的房间,有两间,随便你挑。”

  “怎么会这样?先前听曹特助说,员工旅游都是二到四人一间房啊。”

  “对啊,我们两人一间房。”

  “但是应该要男女分开。”她脸色一沉。

  唉,她不如想像中的那么天真。“没办法,正值旅游旺季,临时订不到房,所以只好就这样凑合。换个方向想,总统套房好啊,你不用下去大众池泡汤,直接就可以在房内浴室进行三温暖,多好。”大野狼要行凶之前,总是要想尽办法卸下小羊的防备心的。

  “这样子啊。”有道理。

  瞧,就是这样嘛,她刚才没事想那么多吓自己干么?

  就像两个月前的那一晚,董事长把她抱得好紧,紧到她快要不能呼吸,然而事实证明,那晚他只是喝醉了。

  因为,隔天到公司上班,她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只有她像个白痴患得患失,一夜想着他的拥抱无法入睡,又担心呼他那一巴掌会不会太重。

  唉,想太多了。

  抓着行李随意走进一间房,换上轻便衣服,准备待会就洗三温暖,相信对她身上多年来累积的痠痛有不少帮助。

  仅是一门之隔,她丝毫不懂门外男人的痛苦。

  她门一关,紧绷在沙发上的慵懒人瞬间破功,无力地瘫软,像只无骨章鱼。

  谁知道他必须花费多少心力,才能控制得住自己?

  他该开心她的粗线条,没发现他的不良念头,还是难过她之所以粗线条得没发现,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意他?

  在恋爱里头来来去去,穿梭迂回,不是没有爱过,不是没有动心过,但失控得如此严重,真的是第一次。

  当他无法自己地在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时,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第五章

  “好舒服——”

  泡完三温暖,再溜进喷射水柱前,任水柱冲打每个穴道,在二十几坪大小的浴室里玩了将近三个钟头,张昭允才万般舍不得的离开,只因她肚子饿了。

  “你洗真久。”语气柔柔的,但有些微埋怨。

  然而,当李冀东一触及那双嫩白又匀称的长腿时,等到快打盹的眸瞳突然发亮,在心底猛吹口哨。

  天啊,那双腿真是迷死人了!勾得他心痒痒的,再加上她刚沐浴完,身上飘着沐浴精的香味,还有很自然的拭发动作……等等,她脚踝上怎么有道疤痕,那伤痕看起来……

  “董事长。”张昭允这才想起这套房里除了她,还有另外一头牛,擦拭头发的动作不由得加快。

  “别那样擦。”见她胡乱擦发,他心疼得快要死掉,打断了原本的思绪,一个箭步上前抽走大毛巾,硬是把她往沙发椅一推,然后像在数头发般地擦着她的发,轻轻地以拍打的方式吸走水份。

  张昭允只能瞪着前方落地窗外的蓝色海洋,正襟危坐,就连大气也不敢轻呼一声。

  现在是在演哪一出?

  “董事长,吹风机吹,比较快。”他的手指穿越她的长发,在头皮上轻轻掠过,像阵风刮进她的心底,吹皱一池平静,害得她说起话来也跟着结巴。

  “那怎么可以?”这么漂亮的头发怎么可以使用吹风机?“头发要慢慢擦,自然干是最好的。”

  “……听起来真有研究。”她尴尬笑着,告诉自己稳住,非要稳住不可。

  人家又没那个意思,可千千万万别会错意。他长得很有型,办公时的认真模样最帅气,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落进这个超大号的陷阱,一旦双脚踏空,那就是万劫不复、粉身碎骨了。

  他太出色,心不定,女人在身边来来去去,就连丹妮儿店长都还在等他,如此具有杀手能力的男人怎么能喜欢?

  真是爱上了,就得要有自觉会死在他手里。

  “那当然,我最喜欢头发了,那种完全没经过吹、染、烫折磨过的纯黑直发,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轻拭着美丽的乌丝,太过愉悦的气氛之下,让李冀东不小心露了底牌。

  “……听起来,你似乎挺喜欢头发的。”她的头发被抓成一把一把慢慢擦,每当他的长指掠过,总在她的颈项间引起一阵骚动。

  “是啊,我……”糟,他刚才说了什么。

  “好怪。”一个大男人喜欢头发,听起来好像是有某种特殊癖好的宅男。“那你为什么不自己留?”

  张昭允回身,很自然地抚过他微湿的发,两人突地靠得很近,没有预警的两颗心眼看就快要撞击在一块——

  “您好,已经六点了,请到餐厅用餐,谢谢。”桌上电话突地响了,从扩音器中传来管家甜美的声音。

  张昭允抚着的手还黏在他的发上,而她的长发还被挟持在他的手上,两人靠得很近很近,近到可以嗅闻到彼此的气息,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感觉彼此胶着的视线正微微发烫,偶有滋滋滋的声响穿插其中。

  脸突然发热,不不,不只是脸,还有身体,还有胸口,还有还有……不行,太刺激了,停!

  “你的发质有点硬。”理智回笼,张昭允硬是强迫自己出声,然后拉回不知羞耻的手,再把视线狠狠扯开,把心稳住,努力深呼吸。

  “……对啊,我的发质太硬,不适合留太长。”顶上的重量轻释,他好失落。“一个大老板,蓄着长发,也不伦不类啊。”说完很苦的哈哈大笑,粉饰太平。

  “不会,你的话,应该会很有型。”他的轮麻深,鼻骨很立体,要是蓄长发,刘海慵懒地斜过脸,会带着几分颓废贵公子的模样,就完全符合她最喜欢的类型……嗟,她在想什么?怎么可以把董事长视为未来的恋爱对象?他不适合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