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嗯,老板气色不好,肯定是昨晚出事了,所以——“绝对不是。”正所谓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历经昨晚被强力驱逐之后,他更加肯定张顾问在老板心里的份量,于是他会挑话挑得更仔细。

  只要惹得龙心大悦,今年年底分红绝对皆大欢喜,这是他几年来查观色之下所看出的破绽。

  “喔,那么在你眼里,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像个霸主似的李冀东,隔着玻璃帷幕傲睨他的世界。

  “老板之所以能够被称为投顾金童,绝对不是家族光环,而是你与生俱来的独到眼光和……”

  “谁跟你说公事上?”

  “不然咧?”狗腿到一半被打断,很不痛快。

  “私底下!”

  “喔喔。”继续狗腿。“老板是个事必躬亲的人,又没有老板少爷架子,对待员工向来以真心相待,而且……”

  “就跟你说是私底下,你还一直说公事上!”听不懂人话啊?要不要他找只汪汪来翻译?

  “可我也只知道公事上的相处而已,你要我去哪生私底下?!”很烦耶,不知道狗腿也需要灵感的吗?一直被打断,不爽说了啦。

  “你凶我?”不是很会察颜观色吗?嗄?看不出来他很不爽吗?非要在这当头逼他爆发,发泄在他身上吗?他是无所谓,但是当受气包的人可就要多担待了。

  “老板误会了。”抽走心底的慌,曹登晖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内敛沉静。

  “我的意思是说,公事上和私底下都是一样的,里外皆相同。”

  佩服,居然幺得这么漂亮,他应该转行当狗腿军师才对。

  “真的?”

  “是的。”就算不是,死也要说是,这是特助的生活概况。

  但,看来此番话说服不了颇了解自己的老板,且见他目光迸现危险光痕,脸色铁青得像是裹上狗大便,他就知道自己糟了。

  “……你在唬我。”真以为特肋这么好干?装疯卖傻混吃等死啊?!

  “……老板既然知道,又何必问我?”既然他已经被视线凌虐砍杀成数大块,也就不囉唆了。

  天晓得狗腿一次,会杀掉他多少的脑细胞?特助也是很辛苦的。

  “安慰我一下会死啊!”

  “我安慰了啊。”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还要怎样?不然先分点红利,咱们再商量商量,看要说什么谎话?

  “登,晖!”

  曹登晖闻其声,便知枪已上膛,只能摆好就义位置,准备上路~~

  “开完会了?”张昭允滑润的嗓音在此时,听在曹登晖耳里,犹如是一道天籁,她不知人间险恶的笑靥在他眼前荡出了一片春风,包围着他,保护着他,噢~~他的天使。

  狗腿晖立即潜逃到来人的背后,以她为盾,护住血肉之躯。

  而这一幕,自然是没逃过李冀东那双利眼。

  “怎么过来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走到她身旁,一把将手下打飞到门外,还以眼瞪他,示意他识相的关上门。

  “怎么了?”后知后觉的张昭允这才感觉古怪。

  “什么怎么了?”李冀东一笑抿爆火,心里惦记着下回再见分晓。

  “呃,是不是我拜托你的事太为难了?”他脸色不太好,可能是任务有些艰难。

  “怎么会?”哼哼两声以表他的下屑。“这么一点小事,哪可能为难得了我?”发现她的脸色不对,他快快解释,“我没有喜欢他,拜托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已经要登晖去跟宇中联络,今晚七点约在福屋柳席。”

  真正为难的是,他竟然成了将心爱女子交出去的媒人,真去他的!

  “真的?”她小小开心一下,但不知为何他脸上的阴影总让她没有办法开心得很完全。“我没有时间好好妆扮。”

  “这样就很好了。”白衬衫配上及膝黑色长窄裙,够标致够养眼了,他得要强迫自己冷静,才不至于到处去戳瞎他以外的男人眼睛。

  “可是,我不知道福屋在哪里。”

  “我知道,我带你去。”这就是他的计谋。

  开玩笑,破坏不难,就把公事上的那一套搬过去,套进公式,那就对了。

  “你要陪我去?”清润的眸子闪亮亮的,这是除了品尝泡芙之外的第二级愉悦闪光呢。

  “你跟他又不熟,多个人总让你比较自在一点。”他说的头头是道,然而心底想的又是另一套。

  哼哼,他都想好了,传闻徐宇中是个Gay,虽说没有证据,但他可以用自己当试验品,一来徐宇中要真是个gay,他和昭允之间立即game over,二来,若要不是Gay,像是Gay,然后把他淘汰出局!

  福屋的特级包厢柳席,是间约有二十张榻榻米大小的日本风味厢房,推开纸拉门,可以瞧见日式庭院,淡淡晕黄色彩润泽里头有着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林木,当然也辉映着那口有几尾彩斑鲤鱼的池塘。

  拍拍手,不知道那些鲤鱼会不会跑过来,但李冀东很用力地拍手,因为有只魔掌正抓着他的手不放。

  “喂、喂,你在干么?”虽说这原本就是他的计划之一,但这一幕应该是经过精心设计之后,美丽地呈现在昭允面前,而不是趁她去洗手间,那人就这么无耻地捞过界啊!

  传闻是真的,徐宇中是Gay,而且好像对他有意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