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丹妮儿一双潋滟的水眸几乎要跳出,而李冀东则是傻眼地瞪着已经被摊平的手,难以置信刚才发生什么事,所有在店内围观的人潮也在瞬间倒抽口气。

  “不算,再来一次。”良久,李冀东才回神,脸颊发烫,很强硬地宣布胜负无效,再来一次,因为他刚才分神了,享受着她腕上细柔肌肤触感而忘了比赛正在进行中。

  “好。”张昭允倒也不囉唆,拉开手打算再来一回。

  丹妮儿抓着两人的手,看见李冀东的眼睛像是要喷火一样,确定这一回他非常集中注意力,而昭允呢,还是和平常一样沉稳内敛。

  “开始!”

  瞬间,双方暗力较劲,围观人士无人敢出声,就连呼吸都刻意放到最轻,免得喘得太大力也会影响胜败。

  只见李冀东咬牙切齿,手臂青筋暴突,反观张昭允神色自若,似乎还可以拉出空闲喝杯咖啡,令人不禁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数道询问的目光张昭允收到了,于是她倾前,用只有身前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李大哥,我输好了。”

  “什么意思?”他气喘吁吁,感觉聚气不易,难以置信她在这当头竟还这么不给面子。

  “我输给你好了。”这里人不少,他要是真输了的话,会很丢脸的,至于她就没这层困扰了,反正她从没赢过男人。

  “不准!”要他胜之不武,他宁可弃权。

  “那你打算要输喽?”

  “我还在努力中!”输什么输?给点面子行不行?他上气不接下气,俊脸涨成猪肝色,有种快要马上风的错觉感。

  “那我不客气了喔。”她微微再加了几分力,李冀东的手臂立即压倒性地朝桌面贴近了几公分。

  “你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张昭允的背后传来阵阵窃窃私语,于是,她临阵脱逃了。

  九局下,两出局,两好三坏满球数,李冀东挥出了一支逆转红不让!赞叹声此起彼落,众人都为他捏了一大把冷汗,然而就只有较劲中的两个人清楚究竟是孰胜孰败。

  比赛结束,丹妮儿赶走围观人士,留下一方清静给两人。

  “你故意的。”好一会,他才调匀气息开口,语中诸多埋怨。

  “没,我只是突然手腕有点不舒服。”给男人面子,这么一点待人处世的道理她懂的,况且人那么多,她不想他被人当笑话看。

  “你真的是女人吗?”他突道。

  虽说,他很感动她替他留点颜面的这份心意,但还是赢得很不光荣。

  话说回来,绝不是他孬,而是她的气力实在是大得不像话。

  “你要不要验明正身?”嗟,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可以吗?”擦口水先。

  张昭允眯眼瞪去。

  “开玩笑的。”他连忙摆出笑脸。

  “我以前是举重国手。”

  “嗄?”这种身材?

  “最高纪录抓举可以扛到一百三十五公斤呢。”

  “咦?!”

  “可惜,去年要参加亚运之前出车祸,阿基里斯腱受伤,丢了国手资格。”语气听来有点遗憾。“车祸过后,我就再也吃不胖了,体重也掉了二十公斤呢。”

  车祸前她壮得像头牛,像他这么俊秀有型的人哪可能坐在她旁边,甚至和她说话?尽管只是为了挑战她的第六感而来,她还是必须承认,他的存在,让她起了微妙绮丽幻想,让她小小的虚荣心略略过瘾一下。

  “这样子啊……”所以他输给她,一点都不丢脸喽?不对吧,他记得她刚才说……“你不是说你没赢过男人吗?”

  “我指的是我哥啊,我哥哥们是健美先生、举重选手,曾经出国拿过奖牌的。”

  “呃……”真是一门虎将啊。

  “那么,我输了,你想要差使我做什么?”

  李冀东只有那一千零一个要求,就是和他交往,再不就是让他摸发摸到爽,但在胜之不武的情况下,他实在说不出口,于是临时想了一个──“到我公司上班,当我公司的投资顾问吧。”

  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感觉也还不赖。

  §第三章

  “哇哇~~”

  宽敞明亮的空间约有十几坪大,摆上基本办公配备之后,还能摆上一组六人沙发,隔壁那扇门里尚附设了一间休息室。

  这真是投资顾问应得的礼遇吗?

  张昭允坐上牛皮办公椅,先转了一圈,再滑到对面那扇玻璃帷幕,看着底下模型般大小的城市缩图。

  她真的可以待在这里吗?

  李冀东会要她当他公司的投资顾问,是因为他终于相信她有着神奇第六感吧,如果有一天,这份第六感消失了,她还能在这里吗?

  敛眼忖着,后方开门声便挟带着一道感性而迷人的嗓音,“还可以吗?如果有什么不足的,跟登晖说一声,他会马上帮你处理。”

  回过头,才发现这间办公室里除了李冀东还多了个人,应该就是他说的曹登晖吧。

  很自然的,她面无表情,颔首示意。

  反倒是曹登晖很热情地上前招呼,“张顾问,你好,我是董事长的特别助理,有什么问题的话,请按内线一号分机找我就可以了。”哟哟,看来董事长这一回是换口味了,该怎么形容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