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长得太祸国殃民,又太花心,实在不适合当恋爱对象,就算她现在急找爱人,但宁缺勿滥,绝不凑合伤己。

  “时间差不多了,我随口说一支股票,你只要告诉我,今天收盘前,那支股票的票值多少就可以。”难不成这女人是说真的?瞧瞧,她灵眸澄澈无浪,无畏无惧地迎向他,像是初阳底下的第一滴朝露,无垢纯净,好美。

  “为什么要这么做?”眉头微微拧起。

  “为了要证实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一方面是如此,一方面总要让他找个藉口接近她接近得理所当然吧。

  “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他微敛长睫,用最感性、这世上最无人能忽视的超级电眼放电。“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一次差使我的机会。”

  开心吧,这种机会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

  李冀东直瞅着她,没错失她眼底闪过的欢愉,可惜的是,他不知道她高兴的是即将要得到一个免费爱情军师。

  只是……“如果我输了呢?”她相信天底下没有白用的军师。

  “别说我吃定你,只要你陪我约会一天就好。”如何?更开心了吧?

  平板表情微微闪动着春风,教李冀东更加确定她对自己绝、对、抗、拒、不、了,哈哈哈~~没人逃得出他的手掌心的。

  “好!”当然好,到时候她就可以从中学习他的约会经验,等到实际上阵时,就不会手足无措。

  打这个赌,无论输赢,她都赢定了!

  百货公司地下一楼美食街,甜点“铺塔亭”的生意热闹滚滚,由于师傅坚持现做现卖,于是人龙早已排到楼梯口外拐了好几个圈。

  而李冀东就在这人龙里头。

  从六点,慢慢地、慢慢地到了七点,再从两点更缓慢地、缓慢地到了八点,然后,从几乎快要地老天荒,到世界尽头般地等到海枯石烂,那刚出炉、香喷喷得教他很想吐的巨无霸泡芙终于交到他的手中。

  “谢谢您的惠顾。”门市小姐小脸红透透,娇羞地说着。

  压下心中的烦躁和不爽,李冀东给了一抹赞赏的微笑,快步离开这个让他很想死的环境。

  真是够了!

  想不到那女人真是有着神奇的第六感,收盘前的股值居然被她猜得一分不差,原本以为她会开出什么差使他、动用他肉体的条件,想不到……呵呵呵,真是想不到,她要的居然只是苦工一枚!

  要是当其他苦工,他还不觉得痛苦,但要他排队买泡芙,真是……超想飙脏话!

  这甜腻得教他火大的味道,只会让他想起那个不事生产,只想当蛋糕师傅的笨弟弟,还有想到当初追到美国,还是没把人追回,让那死孩子无故消失了一年,公司所有大小工作都丢给他,他就更觉得痛心。

  混蛋,有本事就别回来,否则就打断他的狗腿!

  “谢谢~~”

  李冀东还在心底哀嚎,没注意自己何时走进了专柜、何时走到张昭允的面前,她朵朵开的笑靥就这么没预警地撞进他的心头。

  哇哇~真是太刺激了。

  “人很多,对不对?”一改假人平板无波的表情,张昭允热情地招呼,快手接过他手中的泡芙,且早已煮好了一杯咖啡在等他。“过来这边坐吧,店长说我可以休息一下。”

  急着安抚心跳,又急着要消化她突来的转变,他真是超忙的,但,烦躁和不爽在转眼间一口气手拉手宣告失踪,心底只剩下泡芙留下的甜腻,教他莫名感动着。

  “你生气了?”动作俐落地打开纸盒,张昭允正准备大快朵颐,只因店长说她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休息。

  不过十分钟够她嗑掉两客巨无霸和一杯咖啡了。

  “没。”本来有,但现在连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都不见了。

  “然后呢?”她开始狂嗑泡芙,边吃边露出死而无憾的激动。

  他被她突生的五彩绮丽面容给怔住,好一会才想起她的问话,“你说什么?”

  “我说,证实了股票只是我的神奇第六感,然后你想怎么做?”配一口卡布基诺,她简直幸福得快要上天堂了。

  为了打好彼此的关系,所以她临时改变了自己的初选,原本要他当军师的,如今,只要一个巨无霸就可以打平,相信他对她该会生出几分好感,往后要是拜托他,相信应该不会推托才对。

  “我想怎么做?”他慢半拍地反覆咀嚼着这句话。能怎么做?她问他,他要问谁?他又不是专攻超自然现象,问他这种状况要如何处理等于白搭。“抱歉,我没这方面的门路,可能帮不了你。”

  他不信怪力乱神之事,什么外星人、什么轮回转世,都无法存在他的脑袋之中。

  张昭允听了,差点喷泡芙。“你在说什么啊?”她哈哈笑着,没有一般名媛掩唇轻笑,更没有小家碧玉的含蓄笑法,反倒是笑咧了嘴,露出一口清白编贝,笑得猛搥沙发,简直快要笑翻。

  这人很宝喔,她问东,他答西,还答得很有一个样子。

  “你在笑什么?”他轻咳两声,示意她笑得客气一点。

  虽说他颇享受她毫不矜持又不拘小节的笑,但太大声了,这时分店里人潮不少,多少替他留点颜面吧?

  “抱歉。”她爽朗说着,吐了吐舌头,又喝了口咖啡,压根不觉自己轻吐丁香的俏模样,看在李冀东的眼里就是种最苛刻的挑逗。

  该死,他竟感觉蠢蠢欲动,真糟。

  “不用抱歉,只要笑小声一点就好。”再咳两声,发现嗓音一样瘖哑,索性放弃挣扎。

  “我不是故意要笑,而是……”呵呵,他也挺有趣的嘛。“我刚才是问你,你会把我超准第六感这件事说出去吗?”

  “我为什么要说?跟谁说?”跟有兴趣的人说?他哪知道有哪些人有兴趣?

  闻言,张昭允舔了舔指尖的奶油,对他的好感突生数分。“原来你只是花心而已。”而不是一个会善用周边资源当生财工具的人。

  “什么意思?”他很花心吗?他只是很心软,舍不得拒绝他人邀约罢了,跟花心什么关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