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等一下啦,不要推我,先给我一点她的基本资料,知己知彼,我才能百战百胜啊。”没有自信,就算有最前卫的武器也没用啊。

  “厚,哪能有什么资料?”她超想要掐死他的。“她也才来我这儿工作没多久,前阵子才通过试用期咧,哪能提供你什么资料?顶多知道她是体育系的,当初会决定试用她,是因为她够高,像个自然衣架子,可谁知道她根本不擅长打扮,就连业绩也不突出,说混吃等死是难听,但确实没有什么太亮眼的表现。”

  好啦,就这些,够不够多?

  “体育系?”那一款的?目光飘向依旧如老僧入定,八风不动的假人。“应该是径赛类的选手吧。”

  目测一百七十三左右的身高,不管是篮球排球都太矮,身上没几两肉,也不像是打垒球的,所以应该是径赛类选手,好比百米竞赛或者是跳高跳远之类的……嗟,想到哪里去了?

  “她是体育系的?!”他又问了一次,像是很不死心似的。“已经通过试用期?”

  他常来耶,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发现过她?

  也对,她不起眼得像是店内摆设假人,哪可能得他青睐?若不是听见她有精准的股票内线消息,他想,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店里有这么一个狠角色。

  “履历表上是这么写的啊。”

  “是吗?”那她怎会对股票这么清楚?原以为她是商学院的……嗯,也许内线消息是别人给的,跟她唸什么系都没关系。

  忖着,余光瞥见有几分福态的罗太太又像阵急惊风地跑进来,还带着令他作呕的奶油香气,让他当下很想拂袖而去。

  但是假人动了,他的心也跟着动了,努力地催眠自己奶油味道是特级红酒香,忘却欲呕的甜味。

  然后,目光跟着假人转动,屏住气息地盯住她的每个举动,直到假人恢复成真人,满足地品尝令人想吐的泡芙,然后听着罗太太叽哩呱啦、叽哩呱啦,最后走人,他立即递补而上。

  一大片的阴影压过来,让向来高人一等的张昭允倍感威胁,不得不抬眼迎向头顶上的黑影。

  只见黑影有着一张电流横窜直闯的俊脸,精心打扮过的行头配上唇角那抹轻佻又不羁的笑……虽说早见过他多少次,还是忍不住要在心里暗暗为他赞叹,真是帅啊,无怪乎他身旁的女伴一天一换,从未重复。

  想必他身经百战,已经到了可以出本把妹不败手册了吧?

  若是他愿意当她的恋爱军师,那么,她的爱情应该也能一帆风顺……

  “你好。”心里暗涛汹涌,但张昭允脸上却没表现出百分之一,只是唇角微掀,淡淡问好,然后赶快再敛下眼。

  呼~~长得太帅,有碍健康呢,心跳得太快太快了,快点深呼吸,呼~吸~

  “不好。”

  “嗄?”她傻愣愣地抬眼。

  “你只给罗太太名牌,却没给我半点甜头。”太可恶了,她的表情跟瞧见一只小强没两样,给点笑容会死啊?真懂得怎么伤他的心。

  “呃……”被他听见了?

  “先说好,我不是偷听,是你们自己在我面前的座位说的。”只是没告诉他,他的耳力比一般人还要好。

  张昭允有些困窘,但是依旧面无表情,不吭一声。

  其实,她心底有千言万语,但不擅言词就是这么吃亏啊!在家中只有男人的环境中长大,她连含蓄是什么玩意儿都给忘了,矜持?看都没看过,在这种情况底下,要她怎么能够说出适中且贴切的话?

  面对张昭允的平静无波,李冀东浓眉微挑,在心里暗暗惊讶三声──这女人真是狠角色,看见他这等清俊面容,竟还能无动于衷,甚至根本甩都不甩他。

  没关系!加强电流~~我、电、死、你!“能给我一点消息吗?”十万伏特齐飞外加裹上磁粉的低柔嗓音,我要彻、底、征、服、你~~

  “呃……”完蛋了,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当初怎会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呢?罗太太有些小气,所以守口如瓶,不让其他人分享利益,但没想到会有人偷听。

  她哀悼着自己的粗心大意,压根没想到敌军企图以十万伏特的电流逼她举白旗投降。

  “不给我也没关系,至少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的。”可恶,他放电放到流汗,嗓音压到最后变哑,这女人居然还能够不为所动,教他颜面要摆到何处?

  “我猜的。”

  “嗄?”

  “猜的。”可怜,年纪轻轻就耳背了。

  李冀东看着她无波无纹的表情。喔喔,这女人很硬喔,连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都说得出口。

  “你怎么猜的?”想玩?可以,他奉陪。

  “自然就会在脑袋中浮现。”

  喔喔,现在是要谈论超自然现象吗?有够不老实,他要是相信的话,就把头摘下让她踢!“既然这样的话,你怎么不自己买?”肥水不落外人田,有这份超自然的能力,干么施惠不相干的第三人?

  “我大哥说,可能会有报应。”所以她就很宿命地等到时机成熟时再说,而时机成熟,指的就是遇到有命能花横财的人。

  虽说她对命理没有研究,但看罗太太长得方头大耳,下巴圆润,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富大贵之相,告诉她,应该是没有关系,况且她有定时捐善款,还会买巨无霸犒赏她。

  所以,她做的没错。

  李冀东闻言,啼笑皆非,看着她很久,想了下,很潇洒地拨开落下眉的刘海说:“这样好了,我们来打个赌。”

  “嗄?”清秀的脸依旧没变化,尽管心底早已是一片惊涛骇浪。

  难道说,他看上她了?

  嗯,可能吗?他身边的女伴亮丽缤纷得像是天边的一道彩虹,他哪里看得上她这荒山野岭里的小溪?

  就算他真看上,她也不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