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昭允,谢谢你、谢谢你,我特地买了你最喜欢的巨无霸来谢你。”罗太太拎着纸盒走近。

  “那多不好意思。”嘴里说得客套,然而张昭允的双眼亮得教人避而无路。

  好香、好浓、好醇厚的草莓香草双层奶油在呼唤着她,引诱着她薄如羽翼的理智……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但是现在是上班时间,坐在客人的位置上吃,实在太嚣张了,她绝对绝对不能犯下此等错误。

  清秀面容依然没太大的变化,然而心间却是汹涌澎湃,理智与渴望无情地拉锯着。

  “不会,只要你再告诉我下一支名牌就好。”罗太太将她拉到另一旁的沙发椅坐下。

  “罗太太,上班时间,我不能坐在这里。”张昭允为难地瞪着她手中的纸盒。不行了,她真的不行了~~

  “没关系,我作主,我就不信丹妮儿会怎样。”罗太太硬是将她拉下,打开纸盒,带着香草气味的双层巨无霸泡芙立时出现在面前,铺在最顶端的那块奶油草莓不断对她招着手,教她狂咽口水。

  “昭允,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些消息的?真的是如你所料,只涨到三十五块就开始跌了。”

  话一出口,坐在几步远外位置的李冀东忘却了甜点教他欲呕的厌恶感,震愕地皱起眉头,抓起手机走到店外。

  “登晖?!”他咬牙低吼。

  “有!”曹登晖在电话那头很朝气地回答,早已抛开了怨妇的身份。

  “广荣的案子交接了吗?”李冀东压低嗓音。

  “交接了,你不是说交给总经理处理吗?”

  “你不是说买主非要我亲自到场吗?”

  “人家急着要,就签约购定啦。”曹登晖抓抓脸,不懂老板的怒气从哪来。“这是本来就预定好的,你……”

  不等他说完,李冀东便挂断电话走进店里,挑了个她俩最近的位置坐下。

  只是还没听见对话,就先瞧见她豪爽的吃相……呃,说豪爽是好听,实际上,吃得这么阿莎力,她算粗鲁了。

  天,他已经多久没瞧见这么粗鲁的女人了?

  而且那味道,恶~~那种东西,她怎能吃得如此满足啊?光是看他就想吐了,让他想起为了当蛋糕师傅而逃家的没用弟弟。

  心里正嫌弃着,却见罗太太递了张面纸过去,她接过手,先以指优雅地揩去唇边的奶油,而后再将指头放进嘴中吮吸,像是好吃到连渣都不想浪费,然后再慢慢地抹嘴,满足地漾起笑意。

  笑意清淡,但漾在那张清奇的面容上,像是捧在手间的一捧清泉,沁人心脾,令人感到舒服神往,又像阵初秋的凉风袭面而来,钻进他的鼻息,渗进他的皮肤,撞进他的生命里般。

  好想化身为她指上的一抹奶油,被吮进那温热的唇中啊……

  李冀东再次傻眼,有种魂魄被异位的错觉,狠狠地恍惚了一下,直到再次听到她们的对话。

  “罗太太,谢谢你的招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股票是投机行为,我觉得你还是投资国外基金比较踏实。”她的嗓音没有丹妮儿的娇嗲,没有艾美的脆亮,但是却圆润得像是玉珠滚过丝绒般令人浑身发麻的滋味。

  他又震了一下,恍惚得更严重了。

  “我也知道,但是就改不了这习惯。”罗太太哈哈笑着。“喏,再告诉我一次嘛,只要再一次就好。”

  张昭允面有难色,暗忖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真的是最后一次,再来我就帮你选一支绝对不赔钱的基金。”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都怪她当初不该为了拉业绩而以股票当话题闲聊。

  “好好好。”

  至于后头,她们究竟又说了些什么,李冀东都没听进去,只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恍若再告诉他,对了、对了……欸,什么东西对了?

  “你怎么了?”

  像过了一世纪般,他被眼前艾美突然放大的彩色脸谱给吓得跌进椅背。

  “你在干么?!”什么态度?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艾美?”哇,她是什么时候变丑的?

  没事干么把自己搞成一只彩面狒狒?色彩鲜艳得像只到处求偶的孔雀,让他瞬间倒足胃口,并开始怀疑自己以前是被催眠的状态,要不怎会追求她?

  “讨厌捏,这店长好像在找我麻烦,不管我要买什么,都跟我说缺货。”她说着,一脸不爽外加跺脚,表现出非常不满的姿态。

  “是吗?”李冀东有点心不在焉。

  眼前出现的是美丽的吮指画面,耳边听见的是那珠润圆亮的嗓音,明明就不是极品,但偏就是那么对味。

  “你说,怎么办?”她扁起嘴,踩着像是质问他的三七步,等着他的回答。

  丹妮儿刚巧也从VIP房走出,正想要跟艾美杠上,却突地听见他说:“嗯……我们分手吧。”

  “嗄?”丹妮儿嗄得比艾美还大声,急步跑来。“你刚才说什么?”

  “丹妮儿,替我挑件礼物送给艾美。”窝在椅背,李冀东懒洋洋地回忆着突生的轻悸,虽说心跳太快了些,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一阵酥麻又带着莫名喜悦,好像在告诉他,有某件要彻底改变他的大事要发生了。

  “B!你少瞧不起人了!”艾美甩了他一个巴掌,愤愤离去。

  李冀东还是在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